返回网站首页

知产观察家

杂志订阅

联系我们

新媒体合作(网站、微信)

联系人:汤溪贺

咨询电话:010-5218 8228

邮箱:meteor.tang@hurrymedia.com

商标诉讼程序的改革与创新——北京康瑞律师事务所 商标律师 佟燕燕

发布时间:2019-7-31
 
  商标诉讼程序的改革与创新——北京康瑞律师事务所商标律师佟燕燕
 
  本文主要涉及四个方面内容:一是商标诉讼案件的速审制;二是商标行政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审查指南中提到的区分程序瑕疵和程序违法,防止程序空转问题;三是在代理商标类案件中,法院灵活适用证据规则的典型案例;最后是商标类案件中如何运用调解功能,实现纠纷的化解。
 
  采用速审制,提高审查效率
  (图一)
 
  以图一中的“天珠传奇”商标为例,演员杨子在2015年提出此商标的注册申请,申请注册在14类上。提交申请后,被商标审查部门驳回。原因何在?众所周知,天珠是产于西藏的一种宝石,将“天珠”文字注册在14类珠宝等相关商品会让消费者产生误认,即会认为此类商品中有天珠的成分,同时在某些商品中描述了商品指定原料的特点,因此商标审查部门依据商标法驳回了该商标。驳回后原告不服,提起了诉讼。
 
  上述案件于2016年12月1日立案,和以往案件大不相同的是,原告当日就获取了传票,大约在领取传票后的两到三周时间内就进行了开庭审理,整起案件庭审的过程未超过30分钟。从商标的受理到最后做出判决,总计70余天,大大节约了各方当事人的时间,提高了审判效率。最终法院认定,此案涉及商标法中的第10条和第11条两个法条同时适用的问题,《商标法》第10条1款(7)项是禁用条款,其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它和商标是否使用以及知名度高低并没有关系;而第11条则是禁注的理由,标志本身缺乏显著性,不能获得商标注册,但如果商标申请人进行了大量的使用,使这种标志具有了区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功能,即后天获得了显著性,这样的标志是可以进行注册的。显然,商标法第11条与商标的使用及知名度高低密切相关。因此,在相同商品上是不能同时适用《商标法》第10条1款(7)项和第11条。法院纠正了商标评审部门在相同商品上同时适用商标法第10条1款(7)项和11条的错误,对指定商品进行了区分,并分别适用商标法第10条1款(7)项和11条的规定。虽然商标评审部门适用法律有误,但最终的驳回申请商标注册的审查结果是正确的,故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上述案件体现的就是知识产权商标行政诉讼中的速审制,这类案子的特点是当事人较固定,没有第三人,事实较清楚,同时法律关系比较明确。此类案件在立案时就进行了分流,在知识产权法院有专门的速审窗口,驳回复审案件当天就可以拿到开庭传票,同时原告还会签署同意当庭交换证据的承诺书,并可以就案件是简易程序还是普通程序审理做出选择。原告当天拿到传票后,被告作为评审部门固定在每周二、周四去法院签收文件,这样就实现了快速的送达。在开庭过程中会当庭交换证据,围绕案件焦点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结合进行,有效节约了案件审理时间。当前商标速审案件的平均审查时间为20分钟,大大提高了审判效率。
 
  在驳回复审案件中,有一些是商标申请人和引证商标权利人达成了和解,并将引证商标转让给申请人,此种情况下申请商标和引进商标将归为同一主体,引证商标将不再成为申请商标的在先权利障碍,因此,申请商标最终可以获得注册是没有疑义的。但由于商标转让流程在商标审查部门大约为6-8个月,而目前的速审制由于快速审查,往往不会等待转让核准的结果,这就会让当事人通过启动二审甚至再审程序,直到最终获权,可以说这导致了当事人诉讼成本的增加以及部分司法资源的浪费。因此,建议商标速审案件中应考虑个别案件的特殊情况,应当事人请求,启动案件中止程序,以实现效率和公平的平衡。
 
  区分程序瑕疵和程序违法,防止程序空转
 
  在处理商标的行政诉讼案件时,有很多原告主张商标评审部门在程序上存在问题,要求法院撤销评审部门的裁定。但对于此类案件,如果所有的存在程序问题都发回重审,就会导致一些实体上裁定并无问题,而仅程序上存在瑕疵且不影响当事人实体权利的案件,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重复审理,程序空转,导致行政和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
 
  既要保证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又要防止程序空转。关于这一点,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4月出台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对程序违法和程序瑕疵进行了区分:程序违法包括举证期、答辩期内提前裁决,超范围裁决,重新裁决而未更换合议组成员,双方代理等,此种情况下应当撤销被诉的裁定,发回重裁;而程序瑕疵包括未通知受让人参加评审,遗漏评审理由,转换法条且驳回,送达证据不足,逾期裁判、未告知合议组成员等,这些要针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主要考虑是否对当事人的权利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如若产生,则应应当撤销被诉裁定,发回重裁。而如果这些程序瑕疵并未对当事人权利产生实质影响,则法院不会以程序违法为由撤销被诉裁定和发回重裁。
 
  灵活适用证据规则,注重实体公平
 
  主要体现在商标三年不使用撤销案件中,司法机关态度非常审慎,主要是为了实现实体的公平,法院不轻易撤销一个已注册的商标。
 
  在“撤三”类案件中,想谈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举证期,行政诉讼案件有举证期,严格来说,评审阶段的证据是商标评审部门做出决定的依据,但在“撤三”的商标案件中对举证期的标准是放宽的。行政程序中没有提交的使用证据,在一审诉讼中是可以提交的,举证期没有提交的证据,开庭时还可以提交,甚至后面的二审程序也可以提交使用证据,只要最终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商标权利人确实进行了公开、合法、有效的使用,法院还是会维持商标注册的,不会因为举证程序上的问题而撤销该注册商标。
 
  另一个是证据的审查,主要考虑一些特殊主体,尤其是个体工商户,很多时候会考虑到个体工商户商业惯例不经常开发票,甚至不开发票,或者他没有企业转帐行为,一般是个人之间转账或者现金交易,这种情况下法院没有严苛的要求标准。如果有一些记帐凭证或邮寄快递单等其他的证据足以证明商标的权利人有使用意图,也会维持商标注册。
 
  在实际代理案件过程中,能够深刻体会到商标的撤三案件是证据造假的重灾区。甚至有一些国内企业抢注国外品牌,为防止权利人提出撤三申请,还伪造了一些证据。当前已经不是合同或者发票造假,因为这些很容易识别。典型的造假方式是伪造商业交易行为。曾经遇到一个案件,证据非常完美,合同上显示有相关商标名称,发票与合同能形成对应性,但总让人觉得有问题。后来笔者在其提交的证据图片中发现有一份产品条形码信息,把该条形码输入到国家条形码的国家网站查询,发现查询结果跟注册人的商标信息完全不一致,证明商标注册人并没有将标识该商标的产品投入到市场中,其提供的合同及发票系伪造商业交易,不能证明该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使用,最终这个商标被撤销。笔者认为,对于这种失信行为,目前造假者承担的后果往往仅是在诉讼中承担不利后果,如商标被撤销等,对造假者来说无外乎损失了抢注时花费的几千元注册费,违法成本低廉。笔者认为,对于这种造假行为应该和国家的征信系统相关联,让失信者承担更加巨大的代价。
 
  通过案件“调解”,实现纠纷化解
 
  最后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商标的“调解”问题,这里面的“调解”是带引号的。行政诉讼案件不能出具调解书调解结案,但这并不影响智慧的法官在商标的行政案件中发挥调解功能。比如,在驳回复审行政诉讼案件中,出现了情势变更,在先商标已经被撤销,或者引证商标已经转让至申请人名下,这种情况下法官不是直接做出撤销驳回复审决定的判决,而是向被告询问,能否将裁定收回重新作出裁定,如果能收回,原告可以撤诉,这样的好处是快速结案,而且能够使商标的注册权利人最快获权。
 
  另外,就是在商标撤三案件中,法官积极调解,在纠纷化解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笔者前不久代理了一个撤三案件,原告跟第三人,即撤销方和被撤销方有和解的意图,最终在法官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和解,商标完成转让,原告撤诉。让人感动的是,法院法官几次叫原被告的双方律师到庭指导,由于当时的主审法官在商标的转让协议方面给予了重要的指导,才最终促成了双方的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