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专访世界贸易组织(WTO)知识产权部总监Antony Taubman

总第148期 王子宜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AntonyTaubman现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知识产权部总监,负责世贸组织的知识产权、竞争政策和政府采购项目。他于2002至2009年担任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环球知识产权议题部(兼任传统知识部及生命科学项目)总监,职责范畴广泛,包括知识产权与基因资源、传统知识与民间风俗、生命科学,以及环境及气候改变、人权、粮食保障、生物伦理、原住民问题等相关环球议题。Taubman先生一直在澳洲外交及贸易署(DFAT)从事外交事务,至2001年加入澳洲国家大学新成立的澳洲农业知识产权中心,专门负责国际知识产权法的教研工作。

  2001年11月10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国加入WTO组织的法律文件。WTO组织素有“经济联合国”之称,在WTO的规则框架下,知识产权受到高度重视。中国在加入WTO及之后的18年间,修改了《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成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法庭,重组国家知识产权局,使得自身的知识产权综合实力与保护力度显著提升。目前,中国知识产权在实体保护方面已与WTO的要求基本相当。

  近年来,中国法院充分运用司法审判权,受理了一大批知识产权民事、刑事和行政案件。据统计,2018年,全国法院共新收一审知识产权案件30.5万件,结案29.2万件,比2017年分别上升40.7%和41.2%。在新收案件中,民事案件28.3万件,行政案件1.3万件,刑事案件0.86万件。民事案件中,涉及著作权的有19.5万件,涉及商标权的有5.2万件,涉及专利权的有2.2万件,涉及其他类型的有1.4万件。ChinaIP记者有幸在第八届亚洲知识产权营商论坛上采访到了WTO组织知识产权部总监AntonyTaubman先生,他对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交出的漂亮数据表示了高度赞扬。

  在谈到中国近几年的知识产权发展状况时,Taubman先生表示,从WIPO所发表的数据报告中能够看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专利申请和商标申请的领先国家之一,这是知识产权在中国的重要性的最直观、最客观的证明。

  国际贸易中的知识产权

  当然,在知识产权近年来的发展过程中,WTO也遇到过不少挑战。正如Taubman先生在采访中所表示的,目前还存在有贸易政策制定者甚至贸易谈判代表不了解知识产权的情况,同时也存在着知识产权专家不了解贸易体系的情况。Taubman先生的其中一项工作是在不同区域之间进行翻译,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让人们明白知识产权是可以交易的商品。

  “我可以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全球价值链。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全球价值链,发展中国家逐渐认识到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性,同时也正在设法明确自己的位置。我们必须仔细谨慎地研究知识产权如何成为价值链的组成部分,这不光要看产品的物质部分,还要考虑到无形的知识产权部分。”Taubman先生向ChinaIP记者解释道。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也曾说过:“当今全球价值链中的无形资本将逐渐决定企业的命运和财富。它隐藏在我们所购买产品的外观、感受、功能和整体吸引力中,决定了产品在市场上的成功率……而知识产权是企业维持无形资本竞争优势的手段。”2017年,WIPO在对各企业产品生产的全球价值链进行研究后,第一次揭示出全球销售的制成品中近三分之一的价值源于品牌、外观设计和技术等“无形资本”。Taubman先生认为,这样的研究能够更好地推动知识产权保护事业向前发展。

  Taubman先生谈到的另一个例子,则与应用程序经济有关。应用程序经济是指围绕移动应用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包括应用程序的销售、免费应用程序产生的广告收入或公共关系,以及应用程序的硬件设备。移动应用为企业家创造了新的财富,也改变了商业运作的方式。“很多数字产品过去都是可具象商品,比如书籍、音乐、电影等。我想指出,这种由具象化到数字化转换的本质是知识产权的许可。例如我下载一首歌,我真正购买的其实是使用这首歌的许可。”

  Taubman先生认为,无论是在全球价值链还是应用程序经济中,知识产权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但如今仍然有贸易代表不了解知识产权在贸易中所担任的角色。

  WTO中的知识产权

  随着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以及知识经济的到来,版权产业已经在发达国家的国民经济中占据了重要地位。知识产权贸易逐步成为了一种独立的贸易形式,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共同构成了WTO的三大支柱。Taubman先生表示,在知识产权领域,WTO还在努力理解知识产权制度在知识经济中的重要意义:“在知识产权领域,我们不光看到了互联网和数字贸易的兴起,还看到了生物技术领域的飞速发展。很快我们就发现,在技术层面,知识产权成为了一种贸易政策问题。”谈到WTO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发展时,他向ChinaIP记者介绍道:“WTO正在应对飞速变化的技术环境与政策环境,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帮助WTO成员国政府理解、分析这种环境,并且具备在该环境下开展工作的能力。在我看来,这是我们为成员国政府和特定的发展中国家做出贡献的一种重要方式。对于WTO,人们经常关注的问题往往是贸易谈判和争端解决,但事实上WTO还有很多其他的工作,比如与成员国政府合作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这是WTO的一大工作重点。”

  知识产权是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却也是最不为人知的部分,其在贸易政策领域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对此,Taubman先生表示,WTO需要让知识产权在数字技术的挑战以及不断发展的全球价值链中获得更高的重视,帮助知识产权在贸易政策背景下发展出一种更实用、更现代、更适时的理解。

  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

  如今,知识产权保护已经成为国际经贸体制的“标配”。知识产权制度作为经济发展的现实工具,其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其中,律师们往往倾向于关注法律,特别是立法问题,但这只是知识产权制度的法律基础。采访中,Taubman先生对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到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建设逐步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法律基础、立法结构,接下来是建立知识产权相应部门。一个国家的工业产权局或知识产权局需要具备有效管理知识产权的能力,其中就包括确保注册的商标或申请的专利具有高质量和高价值。同时,加强知识产权司法建设也应得到重点关注。明确知识产权制度的时间发展及其渐进的制度发展,在更大的经济中为知识产权找到一席之地,在更大背景下理解知识产权,为自主创新产业搭建发展平台,在创新和经济政策中建立一个平衡而有效的知识产权体系,严格知识产权的保护,并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将是每个国家知识产权事业腾飞的必由之路。”

  同时,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企业来说,Taubman先生认为,现阶段正是它们应当努力把握住的难得良机。他指出,在过去,由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限制,小公司不可能进入国际市场发展。而如今,在全球市场上找出路对于各类规模的公司而言都已成为一种可行的策略。“我们知道,没有一个国家或经济体能垄断企业的创造力。如今全球性知识产权事务的新环境,确实为企业提供了寻找国际伙伴或进入全球市场的机会。不管是利用一些全球大平台,或是找到一条独立的进入市场的道路,如何进入国际市场都是公司自己的选择。全球的小型创新公司都将为找到进入全球市场的道路而感到异常兴奋。不过我们也应认识到,这一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Taubman先生进一步解释道。

  采访进行到最后,Taubman先生为此次亚洲知识产权营商论坛送上寄语:“我本人在知识产权领域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目睹了多年来世界知识产权的演变,也参与了许多政策讨论。我认为,知识产权从业者和知识产权政策制定者之间迫切需要进行更广泛的对话,目前为止这种对话还不充分。在本次论坛中,各国知识产权从业人员分享了各自的实践经验,这对帮助我们理解知识产权的有效使用及相关问题的解决之道都大有裨益。及时有效地与知识产权从业者、政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进行交流,正是我来到这里的最重要的理由。”


查询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