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郭寿康

总第57期 文/聂士海 China IP发表,[专利]文章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郭寿康作为我国著名的国际贸易和知识产权法律专家,早在1980年就以中国政府代表团正式成员的身份参加了在日内瓦、内罗毕举行的《保护知识产权巴黎公约》的修订会议。从1986年开始,他以专家组成员的身份参加了中国的复关谈判(乌拉圭回合),1989年至1992年,他参加中美知识产权第一轮谈判。2000年10月,为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讲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我国立法的有关问题》。后又长期担任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有多部关于WTO法律问题研究的著作和译作。

  本刊记者有幸对这位中国入世谈判的亲历者,以及“泰斗”级的世贸问题专家进行了独家专访,倾听他讲述入世十年对于中国立法工作及知识产权发展的巨大促进作用。

  China IP: 世贸规则对于成员国国家的法律规范有何约束和影响?

  郭寿康:世界贸易组织(WTO),按照其秘书处的权威性解释,是世界上惟一处理国家(单独关税区)与国家(单独关税区)之间贸易规则的国际组织,其核心是《WT O协定》。它为国际商业活动提供了基本的法律规则。世贸协定是经成员签订生效的国际法律文件,构成了国际贸易制度和秩序的基本法律框架和世贸组织法律体系的主要内容,其实质是规范成员相互权利义务的世贸规则。世贸组织也被人们称作是一个致力于公开、公平和无扭曲竞争的规则体制。

  人们常常把国际法称为“软法”,就是因为它不像国内法那样具有强制实施的保障和有力措施。世贸规则在这方面前进了一大步,这在国际法的历史发展中也将产生重要影响。世贸规则广泛介入各成员的经济、政治、社会生活,其影响是全面性的、深刻、长远的。世贸规则对成员规定的义务主要是通过成员的国内立法来实施的,要求国内法律、法规、行政决定、司法裁决与世贸规则的要求相一致。因此,世贸组织的规范被认为是高于成员国国家的法律规范,任何国家的经济立法与世贸规则相抵触,就可能被裁定违背世贸规则和受到制裁。

  经验证明,国际经贸规则无论制订得如何完备,如果缺乏保障实施的切实有效措施,最终就会变成形同虚设,不起作用。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世贸规则不但规定了广泛的规范标准,而且也规定了保障规范实施的切实有效的措施,一改国际法的“软法”特性。具体包括法律法规的透明度要求、通知要求和贸易政策评审制度以及争端解决机制。它们都是涉及世贸规则实施的保障机制。

  China IP: “入世”后我国在立法方面都采取了哪些因应措施?

  郭寿康:1986年7月10日,中国政府正式提出“恢复在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中的缔约国地位”的申请。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后,从1995年11月起中国的“复关”谈判改为“入世”谈判。经过15年漫长而曲折的谈判,我国最终于2001年12月11日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正式成员。我国“入世”后,即享有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应当享有的权利,同时也承担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应当承担的义务。这一权利义务也体现在立法方面,一方面我国负有按照世界贸易组织有关规定使我国法律法规与世贸规则衔接的义务,同时也享有在世贸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制订、修改有关法律法规以维护我国利益的权利。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1 2 3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