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秀水系列案件看国外品牌打击中国“仿冒品”的现状及市场经营主体的法律责任问题——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诉潘某、北京市秀水豪森服装市场有限公司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

总第18期 周晓冰发表,[商标]文章

 

裁判要旨

市场开办主体作为经营管理者,负有对该市场内存在的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进行及时有效制止的义务。市场开办主体为商户的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应就商户造成的侵权后果承担连带的法律责任。

 

案情

(法国)路易威登马利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在18类商品上依法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了“LV”和“LOUIS VUITTON商标,经审查核准后获得了注册商标专用权,权利有效期均自19961152006114。其中,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在18类商品上被核定使用的商品包括挎包、手提包、旅行包。

北京市秀水豪森服装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秀水豪森公司)于2004427成立,经营范围包括承办北京市秀水豪森服装市场、上市商品等,后其对秀水街商厦进行招商并进行经营管理。2005219,潘某与秀水豪森公司签订了摊位租赁合同,租期为5年,获得经营的摊位号为F458,两年的租金为25.92万元,获准经营的商品为箱包。同年413,潘某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朝阳区工商行政管理局领取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并开始经营活动。

2005513,原告以公证形式从潘某经营摊位上购买了带有“LV” 和“LOUIS VUITTON”标识的女包1个。同年516日,原告致函秀水豪森公司,告知其市场内存在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并列出了销售者的摊位号,其中包括潘某经营的摊位。原告在律师函中要求秀水豪森公司立即采取有力措施,制止上述侵权行为。同年63日,原告第二次从潘某经营的摊位上以公证形式购买到带有“LV” 和“LOUIS VUITTON”标识的手包1个。同年915日,原告诉至本院。同年928日,秀水豪森公司解除了与潘某的租赁合同,并在市场内予以公告。随后,又报请相关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了潘某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同年929日,秀水豪森公司与所有租赁摊位再次签订了杜绝销售假冒商品的保证书。同年1031日,原告再次从秀水街商厦内其他摊位上购买到了带有“LV” 和“LOUIS VUITTON”标识的女包。在上述购买行为中,秀水街商厦为购买者出具了加盖北京市朝阳区国家税务局印章的国税发票,在发票“商品名称”一栏中未填写商品的品牌。

另:2004720,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了通告,严令禁止各商场销售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其中包括“LV” 和“LOUIS VUITTON商标。秀水豪森公司将该通告张贴在市场门口及各商户的摊位上。同年319,秀水豪森公司发布了《开具发票须知》,要求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布的上述名牌商品不得开具发票,并在市场内张贴该《须知》。同年323,秀水豪森公司联合其他几家市场发出了《贯彻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的通告的倡议书》;此外,该公司还编制了《市场管理部制度汇编》,杜绝侵权商品在市场内销售,并实际处罚了部分违规的商户。

被告潘某的销售行为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而秀水豪森公司对此不但不予制止,反而为其提供经营场所,纵容侵权行为的继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规定,其行为属于为他人的侵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其与潘某构成共同侵权。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潘某和秀水豪森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裁决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潘某销售的带有“LV” 和“LOUIS VUITTON”标识的皮包与原告在第18类商品上注册的商标属于同一类商品。该皮包未经合法授权,也没有合法来源,故该皮包系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已明令禁止在北京市行政区域内的服装市场和小商品市场内经销未经商标权利人授权带有相关商标的商品,潘某作为秀水街商厦内的销售者,其应当明知所销售的涉案皮包是侵权商品,因此,潘某的涉案行为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应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秀水豪森公司作为秀水街商厦的经营管理者,负有对该市场内存在的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进行及时有效制止的义务。原告在第一次购买到涉案侵权产品后,即函告了秀水豪森公司,函中已经明确指出了潘某的租赁摊位号,但秀水豪森公司未对潘某采取任何防治措施制止其侵权行为的继续。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潘某继续实施涉案侵权行为。虽然秀水豪森公司在原告起诉后解除了与潘某的租赁合同,但是该市场内仍存在他人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通过上述事实可以看出,秀水豪森公司虽然为防止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但是从客观上分析,首先,在原告第一次函告后,其并未采取措施;其次,在诉讼期间内,其市场内仍存在有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上述情况说明,在本案中,秀水豪森公司对潘某的侵权行为所采取的防治措施是不及时的,使得潘某能够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实施涉案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故可以认定秀水豪森公司为潘某的涉案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规定,秀水豪森公司应就潘某造成的侵权后果承担连带的法律责任。

鉴于原告未就其遭受的实际损失以及侵权行为人的获利进行举证,本院将结合商标法的有关规定,综合考虑原告注册商标的注册时间、公众认知程度、侵权行为人的经营期限及其主观恶性程度等因素酌情确定。对原告所主张的因本案诉讼支出费用的合理部分,法院亦予以支持。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七)项之规定,于20051220做出如下判决:

1、潘某和北京市秀水豪森服装市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侵犯“LV”、“LOUIS VUITTON”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行为;

2、潘某和北京市秀水豪森服装市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赔偿路易威登马利蒂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一万元,并赔偿路易威登马利蒂有限公司因本案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一万元;

3、驳回路易威登马利蒂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是五起国际著名奢侈品制造商联手起诉秀水街公司,打击中国仿冒品的五起诉讼中的一起。这五起诉讼的原告分别为:(法国)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意大利)古乔古希股份公司、(英国)勃贝雷有限公司、(卢森堡)普拉达公司和(法国)香奈儿有限公司,涉及的品牌分别为“LV”、“GUCCI”、“BURBERRY”、“PRADA”、“CHANEL”。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一审判决被某些西方媒体称为“具有里程碑意义”。 另有媒体称:“包括秀水市场败诉案在内的一系列保护国际知名品牌在华权益的举措,是中国逐步建立国际化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明证。”

本案的意义在于:确定了市场开办主体的法律责任;有效地规范了市场开办主体的经营行为,对该行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展示了中国政府积极履行国际承诺的良好国际形象及平等维护国内外权利人利益,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和力度。正因为本案件的特殊意义,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评为“北京市2006年十大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之首,该案同时被《中国知识产权报》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并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典型民事案例”。

1.秀水系列案件产生的背景和特殊意义。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永安里的老秀水市场建于1985年,因紧临使馆区受到许多外国游客的青睐,“登长城、游故宫、逛秀水” 一度是北京招揽外国游客的固定旅游线路。新秀水市场20053月重新开业,“秀水市场”也成为北京市朝阳区着力打造的一个品牌。和上海的襄阳路、深圳的罗湖商业城一样,秀水市场以销售价格低廉的“名牌”商品而受到国内外消费者的青睐。而就在新秀水市场开业刚刚半年,五家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制造公司就将其推上了被告席,这也是秀水市场自1985年开办以来首次因销售仿冒品被指控侵权。

长期以来,打击中国仿冒品,抢占中国消费品市场,成为了像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这样的国外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战略。但是大多数的国外企业认为中国的法院审理案件周期过长,赔偿数额过低,因此,他们一般都选择行政查处而非提起诉讼作为他们打击中国仿冒品的主要手段。只有针对那些形成了一定规模、在同行业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中国企业,他们才选择利用诉讼的方式维护他们的权利。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我国政府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司法环境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改善。在这种新的形势下,国外企业的维权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从单打独斗发展为形成行业协会、行业联盟进行维权,以产生规模效应,使维权向深度和广度推进,有些国家甚至将知识产权战略作为自己的国策。同时,国外企业的维权方式也发生了变化,逐渐把维权的目光从仿冒品的制造者扩大到销售者,进而将目光聚焦在具有一定规模的市场开办主体上。秀水系列案件就是这场变化的最好例证。

例如,在2005年初,秀水案件发生之前,拥有“万宝龙”品牌的德国蒙特布兰—辛普洛有限公司提起的系列商标侵权诉讼就是只将个体摊贩列为被告。原告在北京的小商品市场发现了假冒“万宝龙”品牌的笔、钱包、皮包、手表等商品,在申请工商部门查处后,将查处结果作为侵权证据,把秀水市场、红桥市场、天意市场的12家个体摊位经营者分别起诉到法院,要求摊主停止侵权行为,各赔偿原告损失10万元。而此次诉讼,他们又把目光从这些个体摊贩转移到市场的经营主体上来。并且选择北京著名的“秀水”市场作为他们此次维权行动的第一站。

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品牌创建过程中出现的浮躁、缺憾是不容回避的。仿冒品在市场上一度十分走俏,成为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软肋”。“入世”之后,经济全球化拉近了中国与世界的距离,进一步完善具有国际化特征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势在必行,刻不容缓。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目前中国已进入“国际贸易摩擦多发期”,知识产权保护已成为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争端热点,它不仅涉及国际贸易关系,而且还成为影响外交和国家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如何依法维护“品牌”利益,不仅仅是法律问题,也是经济问题和敏感的政治问题。

2.关于市场开办主体的责任认定问题。

本案涉及的焦点问题在于:如何确定市场开办主体的法律责任。这个焦点问题分为以下两个层面:

1)关于秀水街公司是否负有对市场内存在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进行及时有效制止的义务问题。

关于第一个层面的问题:在本案中,秀水街公司与潘某签订了租赁合同,向潘某提供了经营销售场所,收取了租金、经营保证金,从租赁合同中约定的秀水街公司的权利义务看,一方面,秀水街公司有权对市场进行统一经营管理,有权决定市场经营时间、经营品种、范围等,可以根据市场的需要进行调整,有权监督乙方的经营活动,另一方面,秀水街公司负有维护市场秩序,制止违法行为,并向有关行政管理部门报告等的合同义务。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规定,故意为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仓储、运输、邮寄、隐匿等便利条件的行为属于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秀水街公司向潘某提供了经营场所,其作为北京秀水街服装市场的经营管理者,应该知道故意为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仓储、运输、邮寄、隐匿等便利条件的行为属于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故其在收到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的律师函后,即应当知道其市场内有侵犯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情形,从而应对市场内存在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进行及时有效的制止,否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关于秀水街公司是否与潘某有共同的侵权故意,是否为原审被告潘某的涉案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问题。

从本案事实看,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邮寄给秀水街公司的律师函中已经列明了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具体摊位,要求秀水街公司积极采取措施,如有问题可与律师联系,并提供了详细联系方式。但秀水街公司在收到律师函后,并未及时与律师取得联系,亦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制止涉案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致使潘某仍能在此后一段时间内继续实施销售侵犯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秀水街公司主观上存在故意。故可以认定秀水豪森公司为潘某的涉案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规定,秀水豪森公司应就潘某造成的侵权后果承担连带的法律责任。IP(作者,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