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s 就在你身边

总第76期 文/陈静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也许“创客”一词在国内听着还挺新鲜,也许您认为“创客”是潮人的专属。走进北京创客空间,你会发觉“创客”并不遥远。而大多数的创客们也是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做回封存在心里已久的那个“大男孩”。

  兴趣是最好的导师
  在创客的群体中,有在校学生,公司在职人员,业余爱好者……尽管大家从事的行业各不相同,但他们却因为各自的兴趣爱好聚集在了同一个地方--北京创客空间。

  日前,本刊记者参加了北京创客空间每周三组织的分享会。当白领们都在下班时间赶着回家的时候,有这么一群人,正赶往同一个地点,大家的目的地就是参加分享会。一下班,他们就直奔北京创客空间,有的甚至是“组团”前来,没有地方坐了就站着听或者席地而坐。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大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仍然饱含激情?

  在分享会上,本刊记者认识了其中一位会员程晨,交谈后得知,他已经出版过3本关于Arduino的书籍,而他本人也是酷爱制作机器人。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会认为此人无疑是专业科班出身。而程晨的经历将告诉更多非专业的朋友们,兴趣才是最好的导师。

  1999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学的程晨,当时所学习的专业是交通运输。他介绍当时所学专业课内容主要是运行组织图、选线设计、火车站建设规划等。在当时电脑还未普及的年代,程晨大三才接触到电脑。如同高中就开始利用小霸王学习机中的Qbase游戏平台自己编游戏玩的他,程晨并不是沉迷在网络游戏中,而是开始建立一个网络终端数据库。说道自己当时感兴趣的领域,程晨笑着说道:“我当时的毕业论文是围绕网络终端数据库为主题写的,我后来想,要不是因为非典取消了论文答辩,与专业如此偏离的论文能过吗?可能我也就毕不了业了。”

  2003年毕业后,程晨没有进入到与大学专业对口的单位。而是进入到他感兴趣的电子领域,并自学了编程。最终进入到一间科技公司研发部成为了一名工程师,主要从事嵌入式开发。程晨表示,也就是在获得这份工作后,他接触到了一个新的的领域--单片机。“那时候的单片机是一次性的且价格很贵,不像现在烧进去的程序还可以擦掉后重复使用,所以那时候的工作环境给我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机会。”

  创新的人永远不会被禁锢
  如果说,每一位“创客”都有梦想,那么,“创客空间”就是承载创新梦想的实验室。成立不到两年,北京创客空间已吸引了300多位“创客”来这里交流、分享他们的创新梦想。

  在北京创客空间,每一位创客都可以亲手实现自己的创新梦!

  程晨通过他自身的经历告诉我们,热爱创新的人永远不会被禁锢。

  2008年,程晨被调入海军装备部下属的事业单位从事引俄舰艇的技术研发。也正是这份工作经历,引爆了他对“创新”的极度渴求。“因为当时的研究对象是俄罗斯的舰艇,舰艇的状态基本是已经服役过十几年,并且在仓库停放了十几年,所以上面的技术是比较陈旧的,相对于之前在个人企业的工作,创新性在事业单位可能体现的更少。而当时的工作生活环境相对比较闭塞,所以我浑身的细胞不停地在发出‘我要创新’的叫嚣声。这个项目三年期限结束后我就离开了。”

  2010年底,程晨加入了以前同事创办的以机器人配件及开元硬件相关业务领域的DF R O B OT公司,开始与机器人打交道。“随着科技的进步,原来可能需要两个月做好的机器人,现在基于Arduino平台两天就做好了。”程晨介绍到,Arduino可以用来开发可独立运作、并具互动性的电子用品,或者也可以开发出与PC相连的周边装置,同时能在运作时与PC上的软件进行沟通。而他对于Arduino这一种价格低廉、易于使用的处理器与免费编程平台的兴趣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从个体户到有组织
  如果说程晨之前只是沉浸在自己爱好中,那么通过参与业内的活动,使得他接触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2011年9月,程晨参加了“开源周末”活动,当时上海的“新车间”、深圳的“柴火空间”和“北京创客空间”相关人员也参加了此次活动,这也是程晨与创客组织的首次“触电”。

  2012年4月21日,中国首届创客嘉年华在北京举办。通过“创客乐园”(现场展示与交流)、演出、工作坊、论坛和创客成果展等活动,全面展示创新实践。70个参展项目分别从生活、工作、沟通、娱乐和公共空间5个维度展示创客如何改变生活。

  对于首届创客嘉年华的成功举办,北京创客空间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创客们的群体也正逐渐庞大。“正好当时DFROBOT公司也有一些宣传计划,而与创客空间也达成了很好的合作意向,如此我也就利用职务之便,光明正大的经常泡在北京创客空间,渐渐的也成为了这个组织中的一员。”程晨说起自己何时可以称为“创客”时表示,2012年,是自己创客生涯的起点。

  加入创客空间以后,基于“开源和分享”的创客精神,程晨对自己擅长的领域设计了不同形式的分享活动,包括Arduino模块应用介绍、工作坊等等。在分享过程中,程晨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打破人们认为Arduino是专业人士玩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自身的经历,他认为并非科班出身才能学好,同时也希望用自身来影响一些对该领域感兴趣的朋友,便陆续出版了3本与Arduino相关的书籍,口号则是“零基础学会Arduino!”

  “首先,创客空间配备了很多工具,我能够在这里做我的小机器人。另外能够和很多人交流,有不同相关知识的人可以给你很好的指点,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氛围。”程晨表示,当创客这个人群基数大了之后,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一些优秀的创新项目。

  如何保护创新可自由选择
  创客的发展,是基于开源硬件。实际上,在最早的时候硬件都是开源的。包括打印机、电脑、甚至苹果电脑,他们的整个设计原理图是公开的。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很多公司在思考“为什么要开放自己的资源”。于是,在那一时期很多公司都选择闭源。这种情况再加上很多的贸易壁垒、技术壁垒、专利版权等,就出现了不同公司之间的互相起诉,类似于三星和苹果之间的“专利战”。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创新,但是会阻碍小公司创新者或者个体创新的发展。

  在这个曾经“开源过”的前提下,很多人就在思考硬件是不是可以重新走上开源这条道路。之后一小批爱好者,也就是创客就致力于开源的研究。

  开源硬件延伸着开源软件代码的定义,包括软件、电路原理图、材料清单,设计图等都使用开源许可协议,自由使用分享,完全以开源的方式去授权。硬件创新逐渐从大公司为主导走向去中心化的“创客”天下。这使得创新层出不穷,新技术的普及迅速加快,进而引起了投资人和媒体的关注,并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目前,北京创客空间已兼备了社区与孵化的双重功能。一方面,空间每周举办工作坊和技术分享会,并开放会员申请,为有想法的人提供分享和实践的平台;另一方面,空间与项目团队合作,以团队的分成或股份作为交换,在为期半年左右的孵化期内免费为他们提供办公场地和设备资源。8个团队在这里拥有了自己的项目,5个项目成果已经申请专利

  程晨表示,作为单个创客本身,兴趣和爱好占主导地位。创新成果他更喜欢与大家分享,更是朋友眼中的“布道师”,就是否申请专利而言,只是个人意愿的体现。分享与保护并不冲突。

  同时,正是有了北京创客空间的运营理念,在发现创客们做出一些好的创新项目时,往往可以在知识产权保护以及产品生产销售方面给出专业的意见。

  在当今物欲横流、工作节奏紧迫的社会,很多人似乎已按照既定模式在生活,而人性本身的创造力似乎反而被忽视了,也弱化了大家的动手能力。回想起来,如今会更加怀念那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年代。“每个男人都有一颗男孩的心,只是因为伴随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的压力,我们必须要肩负起更多的责任。”程晨希望更多的人能够通过一个平台来将自己的想法实现。创客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种文化,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创客。

来源:China IP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