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力诉讼团队:服务创造价值

总第85期 鲁周煌 中国知识产权杂志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与北京知识产权律所相比,上海方面显然在天然地理优势、起步时间和规模上都差了一截。然而,作为全国的经济和金融中心,上海独特的环境也造就了一批异军突起的年轻知识产权律师团队。

游闽键

  “我们和北京应该是差异化的竞争,我们做细活,他们做大活。可以说,上海律师做案子,北京律师做事业。”提及南北差异,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主任游闽键这样告诉本刊记者,“上海的文化就是做细活的文化,我们要求自己的律师每个案件要像做艺术品一样办成精品案件。”

  坐落在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是一家涉及知识产权、国际贸易、建筑房地产、金融证券、海商海事等多领域的综合性法律服务机构,执业律师超过两百余人。2001年,游闽键加盟协力,组建了协力最富影响力的知识产权团队。时至今日,这支团队从最初的2人发展到60余人,从知识产权代理公司、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研究所、知识产权咨询公司发展到目前的知识产权金融部门,逐步形成了一系列完整的知识产权法律服务产品线。“秉承协力的理念--服务创造价值,我们一直在不断完善自己的法律服务。从权利的产生、权利的维护、权利的管理直到权利的转化,我们希望可以通过专业的法律服务,使企业的知识产权获取最大的价值。”游闽键说。

  行走前沿,打造特色

  中国第一起反垄断纠纷案--书生公司诉盛大网络垄断纠纷案、反流氓软件唯一胜诉案--很棒小秘书软件侵权案、中国网络游戏第一案--神州奥美诉浩方在线著作权侵权案、软件最终用户第一案--Discreet诉上海对点文化传播公司著作权侵权案、西部知识产权第一案--Adobe公司诉汉湘文化软件侵权案、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一案--安顺地戏诉张艺谋署名权侵权案……多年来,协力所代理的诸多经典案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知识产权诉讼里程碑式的“第一案”。

  “客户常称赞我们对前沿、具有争议的知识产权法律问题把握得非常准确,敢于尝试新型疑难案件,这和整个团队的专业功底是密不可分的。”游闽键说,“活做得很细很扎实,理论研究的功底很强,这是我们的基本要求,也是法院对我们的评价。”

  据介绍,在协力每年代理的约三百余件知识产权案子中,涉及商标专利、著作权、商业秘密、不正当竞争和反垄断等业务,而作为协力备受关注的特色领域,著作权侵权案件就占了总案源的40%,这其中主要包括计算机软件和互联网领域。与专利相关的商业秘密也是协力的擅长领域,约占业务量的30%-40%。

  特色领域的打造离不开游闽键、马远超、傅钢这三位团队带头人的默契合作。游闽键作为早期投身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市场的创业者,专注于知识产权诉讼,多年来成功受理千余起知识产权案例,其中有多起社会影响力很大的知名案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做知识产权律师之前,他曾创办过一家软件公司,并成为首家入驻上海张江软件园的企业。“在早年经营软件公司的时候,我发现很多软件厂商非常关注知识产权问题。当时国内的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市场刚刚形成,主要集中在专利商标上,著作权的案件并不多见。”游闽键告诉记者。带着对软件知识产权的浓厚兴趣,法律出身的游闽键毅然开始了全新的创业--加盟协力,组建一支知识产权诉讼团队。而这支团队最初的定位是IT知识产权,业务主要围绕刚刚兴起的计算机软件行业,很快这支年轻的团队就在上海开辟出一块法律新领地,也为日后协力在著作权领域的出色成绩打下了基础。

马远超

  马远超是最初组建协力诉讼团队的元老之一,作为上海本地律师,他的质朴纯厚令人印象深刻。十几年来,他的团队曾成功代理过多起知名知识产权反垄断纠纷诉讼案,如微软公司诉青岛某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入选当地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红色龙纹旗袍案,入选上海十大典型版权案例;布鲁斯特墙纸设计图维权案,堪称“中国墙纸行业维权第一案”……他所承办的案子,也多次受到CCTV《今日说法》等电视新闻媒体的采访和报道。

  “多年来,我们团队以国外企业为主要客户,比如微软、惠普、雅培、西门子等世界500强企业;但2008年之后,随着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企业维权意识增强,客户中的国内企业数量也在明显增多,目前主要集中了腾讯、盛大、中国船舶集团等一批国内大企业客户”,马远超说,“随着客户数量的增加,我们也非常注重提升服务的质量。比如根据客户的反馈,我们在服务流程中专设小组,搜集整理各地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的判决书和学术观点,事先掌握各地法院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的倾向性意见。”

  谈及协力的著作权业务,不得不提起合伙人中另外一颗闪耀的新星--傅钢,近年来,傅钢因代理盛大网络一系列著作权侵权案而多次曝光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其中尤以盛大对阵百度一案而名声大噪,也曾多次接受过本刊记者的采访。除了著作权案,傅钢也成功代理过多起知名的商标和不正当竞争案。

  学术研究,化疑解案

  协力所代理的诸多“国内第一例”案件,不得不让人把目光投向另外一个特殊的幕后角色--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而研究所的常务副所长袁真富博士,正是本刊读者熟知的专栏作家,现任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

袁真富

  “2005年下半年,国家开始在上海试点民办非盈利性研究机构,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于是应运而生。”袁真富告诉记者,“依托律所成立一个与其业务相辅相成的研究机构,这样的形式在同行中相对来说还比较少。”

  “从战略上讲,研究所的成立是为了完善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的全产业链,它的最初定位是为企业的知识产权管理提供咨询和帮助,属于中间环节,且不完全针对个别企业。”袁真富向记者介绍,“研究所也为诉讼团队提供后方支持。一方面,在案件来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些前期调研活动,工作人员会收集和提供国内外相关的研究动态,并把这些研究资讯转化为一些公共产品,比如《知识产权案例报告》、《知识产权管理资讯》等,除了内部团队共享外,也可以提供给诉讼的客户;另一方面,作为一家研究机构,我们可以协助律所处理一些具体的社会事务,比如开展一些专家研讨会。”

  多年来,协力代理的诸多前沿案件、疑难案件的解决,也得益于团队与研究所之间理论与实务的紧密结合:从案子到研究,再从研究转入实务。前不久由马远超代理的金骏眉通用名称认定一案,是一桩纷争多年、盘根错节的案子,在上诉前,研究所专为此案举办了一场学术研讨会,邀请到国内许多知名学者的参与,“举办研讨会可以为案件的成功处理提供思路,也为企业本身提供一些管理方面的建议。”袁真富说。

  除了为诉讼团队的业务提供研究协助外,作为一家独立的实体,研究所也为国家相关部门提供决策意见和课题研究报告。据袁真富介绍,研究所每年的课题量至少在六项以上,近三年就完成了约三十项。多年来,研究所和国家版权局、上海市知识产权局、江苏版权局等多部门合作紧密,承担了一些具有重大影响的科研项目,如《上海版权产业报告》,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和示范效益。

  业务创新,知产金融化

  “2013年,随着业务的发展,我们在现有的国内6家分所和国外3家分所的基础上,正在筹建扩展另外2家分所。业务量的上升和分所规模的扩大,也要求我们拿出更加有附加值的法律服务产品,而不仅仅只是诉讼。如何让企业现有的知识产权价值最大化,如何让睡在抽屉里的知识产权活起来,我们现在正在做这件事--让企业的知识产权产生金融价值,变成金融杠杆。”游闽键告诉记者,“这就是协力一直以来提出的理念--‘服务创造价值’。”

  而建立这样一支知识产权金融团队,对专业性和综合性人才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游闽键向记者解释:“协力作为一家百花齐放的综合性事务所,除了知识产权,内部还有诸如融资并购、反倾销、反垄断等专业团队,这些团队之间不仅可以形成客户资源共享与整合,而且可以实现专业对接。知识产权金融化,恰是我们的金融团队对接知识产权团队共同产生的法律服务产品。”

  近年来,随着国家扩大对知识产权的金融支持,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等融资手段开始逐步火热起来,而国外相当盛行的知识产权证券化却一直未得到突破。2013年3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规定中对公司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进行了突破,明确其中包括“财产与财产权利”,这为企业实施知识产权证券化提供了法律依据。“未来我们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知识产权证券化和知识产权金融策划上。对于知识产权证券化来说,过去我们尝试了版权等文化类产品,而未来我们将利用更多创新的产品类型,为知识产权这个天才之火插上金融之翼。”游闽键说。

  而面对知识产权融资过程中迈不过去的槛--评估风险,游闽键显得很有信心:“我们要绕开这个问题,在流程的模式和设计上,设置更多的补充机制。左手拉权利人,右手拉投资人,运用知识产权和金融的专业知识介入金融服务的各项审查、管理、调查等环节,最大程度的完善流程,控制风险。”

中国知识产权杂志总第85期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