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第五届中国知识产权新年论坛”的声音

总第96期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 陈锦川

  “这次是我们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以后,我和我的几位同事首次来参加的一次会议。对于我们来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秉承着专业、开放、透明、合作的理念,我们要把我们的知识产权法院建成一个法官具有高度的专业素质的这样一个法院,另外我们也期待着跟各方面来开展合作,我们将以一个透明和公开的态度展现给社会各界,我们也欢迎各位能够经常关注我们的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 李明德教授

  “刚刚过去的2014年,就知识产权的事业来看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有新商标法的实施,知识产权法院的成立,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在北上广成立知识产权法院,这个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发展当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在即将到来的2015年,知识产权方面还会有很多新的发展,比如说著作权法的修订、专利法的修订,正在国务院法制办的层面上进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订也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进行相关的工作。我相信我们的政府部门也会发布一些新的文件促进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但是我想无论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决定成立知识产权法院,还是修订法律,还是政府部门拿出相关的文件,推动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都应当是面向企业、面向市场主体。从这个意义上说,召开这样一个经理人的年会是非常重要的,从企业的角度来说,需要经理人为企业的知识产权的获取、保护、运用和管理做出大量的工作。《中国知识产权》杂志,我实际上每一期都看,我希望杂志和我们的经理人这个队伍能够继续向前,在新的一年里推动我们国家知识产权事业继续发展。”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北京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曲三强教授

  “知识产权对于国人来说,经过了短短的30年的时间,我们基本上完成了从被动的接受到主动的去争取去追求这样的一个过程。当然这个和我们国家整体的经济社会发展的形势,以及我们在法治建设方面的进步是有很大关系的。在刚刚过去的十八大三中全会上提出的创新驱动发展以及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我想跟我们知识产权事业都是息息相关的。我觉得这是很受鼓舞的,知识产权事业应该是一个朝阳的事业,是有非常美好前途的事业。”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主席 陈小东

  “品保委2000年在北京成立,现在有来自北美洲、亚洲、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近200家会员,在华投资额近1000亿美元,直接间接创造了几十万个就业岗位。品保委成立以来就本着同中国政府部门、机构和组织合作,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事业进一步做出积极贡献的宗旨,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也得到了认可。原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女士高度评价品保委做出的贡献,称赞品保委是她的得力助手。去年的12月4号,品保委选举产生了新的服务团队,我相信品保委在各位的大力支持下和知识产权人的共同努力下,会继续本着互信、交流、合作、共进的宗旨原则,会员驱动、专业引领、国际融合、成长合规的道路继续阔步前进,谱写品保委健康快速发展的新篇章。”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二庭庭长 张晓津

  “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在这个决定的前序部分是非常清楚的,是要推动实施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切实依法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这几句话完全展现了我们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目的。我相信知识产权人、知识产权法律人一定对这一点感触颇深。这也是我们作为知识产权法官所要面临和肩负的相应的责任。从我们现行的知识产权案件审理的法院来看,如果以北京为例,我们是在基层法院、中级法院和高级法院这三个层级都是设有相应的知识产权庭的,这是在2014年11月6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之前的情况。按现在的情况,实际上一二三中院的知产庭,除了一中院会暂时保留一段时间,因为他有一些剩余案件要处理完,其他两个法院的知识产权庭已经不再继续履职了。之所以有这样的情况,我们知识产权法院所审理的案件并不等同于原来一二三中院的知识产权庭审理的案件,按照最高法院关于管辖的规定,我们的管辖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但是基层法院的管辖也有所变化,我们北京法院原来有12个基层法院是有相应的知识产权审判庭,但是现在有所调整,原先朝阳和海淀法院是最高法院给予了可以审理专利案件的一审的管辖权,现在专利的案件实际上也都收归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为中级法院这个层面来审理相应的案件。人员组成方面,经过北京高院组成的法官遴选委员会的选拔,最终我们遴选产生18名法官,加上4位庭长,一共22名法官,包括我们院长,有3位法官,一共能够行使审判权的是25名法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庭庭长 杜长辉

  “下面我把从11月6日以后知识产权法院受理案件的一些基本情况简要做一些介绍。从11月6日到12月20日,12月20日是我们去年的司法年度。从去年的收案情况,一个半月的时间,从挂牌当日就开始正式收案,当日收了20件案件,去年一个半月收了367件,这里面应该说主要是一审案件,二审的案件现在陆续的在进入。一审案件当中以行政类案件为主,去年行政类是221件,行政案件当中商标行政为主体,商标行政占到一审行政类案件的67%,专利占到33%,这个比例目前应该说是四六分,这个比例还会有一个变化,商标案件的比例还会不断加大。从去年受理案件的情况如果做一些具体的分析,应该说有这么几方面的特点,一方面,从已有的受理案件上,行政案件多,这也符合设立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主要的定位。行政案件221件,占到一审总收案的6成。第二类特点是涉外因素案件多,这方面案件占到了超过25%的比例。第三类是受关注的案件多,因为在我们受理的案件当中,比如涉及到一些微信、陌陌、莫言等等这些商标的案件都可能在审理过程当中会比较受到关注。第四个方面,涉案技术难度比较高,因为这里面技术类案件占到很大比例,超过40%,这里面涉及到很多不同技术领域,包括今天在座的中兴还有华为相关的一些案件。这个是去年一个半月反映出立案的特点,同时今年以来,从12月21号到1月7日,我们统计了这半个月,目前收案是224件,全部都是一审案件,包括行政案件是183件,行政案件里面商标是136件,这里面商标的比例从之前的67%现在上升到了75%,也就是说这种商标行政案件现在在增加,而且这个趋势应该说越来越明显。”

  智谷公司总裁 林鹏

  “知识产权怎样为企业服务,把创新的价值在知识产权上体现,从而提高国家创新的能力,这一系列的事情最终我想还是要在市场的角度把它体现出来。第一是知识产权交易,因为现在中国知识产权交易的市场慢慢也开始蓬勃发展起来了,但是在知识产权交易的过程当中,怎么样去把它专业化的执行,从而能达到和保护投资的知识产权价值有一个保证。第二,在知识产权运营这个模式上,在我们国家现在经济发展到以创新为主导的情况下,是不是有一些多元化有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可以去探讨或者是执行。比如说去年在中关村海淀区倡导下,北京成立了中国第一支专利基金,这也是一个新的模式。第三,科技成果转化,特别是发明专利,我们国家投入这么多科研经费,从大学、科研机构乃至个体,投入这么多精力财力物力,但是最终怎么把这个科技的成果通过市场的手段,把它变成钱,把知识转化成价值,这实际上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不管在中国还是在国外,转化率都很低。我们可以剖析一下有哪些因素阻碍了技术转移,然后我们能做一些什么事情,来提高它的转化率。”

  新诤信副总裁 陈晓嫣

  “现今,很多企业对网络平台上的侵权问题有着非常大的困扰--如何通过技术手段从庞大的网络数据中筛选出有价值的线索,最后实行落地的打击。我们认为,主要可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线识别,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对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进行一个跨平台的监测,除了电商平台、社交媒体平台,还有搜索引擎,他们之间的数据是互相交织在一起的。我们通过一些通用搜索及垂直搜索把所有的平台打通,抓取所有的信息,针对消费者的一些吐槽反馈或者称之为品牌的声誉风险管理,从中发现最有可能涉嫌制售假的目标,梳理其完整供应关系,为后续配合公安的调查取证提供非常直接的指向作用。然后再结合线上的后续调查,比如我们通过这些线索识别出目标的联系方式、实体地址、犯罪嫌疑人的背景情况以及多个目标之间的联系等,当我们与公安部门接触时,所有这些线索就能更好地帮助制定行动计划,为实施有效打击提供了非常有力的数据支持,包括民事诉讼时的证据支持。最终所有这些原本网络上的数据痕迹,通过专业的电子鉴证技术保存下来,最后都会成为法庭上的证据。”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