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知识产权前沿——专访中伦知识产权诉讼团队

总第97期 聂士海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在律师行业,知识产权诉讼向来被视为难度系数高、专业性极强的业务领域,因而国内在这一领域兼具规模与实力的律所并不多见。在近年国内一些知识产权经典案例的媒体报道中,人们总能看到中伦律师的名字。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支团队?手里到底拥有什么致胜法宝?怀揣着仰慕与好奇,《中国知识产权》杂志记者走进了中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团队,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与访谈,有幸收获了该问题的答案。

  “超豪华”的团队阵容

  翻开中伦知识产权团队的成员名册,记者看到多位业内知名律师的名字:张学兵、马东晓、陈际红、程芳、顾萍、王永红、舒海、杨卫华……如此强大的阵容,完全可称得上是一支“超豪华”的精英团队。

  作为团队带头人的中伦创始合伙人张学兵律师在选定律师行业作为执业方向的最初,就表现出了极强的前瞻性和业务能力。20世纪80年代,张律师代理的章光101 品牌保护案开启了他涉入知识产权领域的序幕;代表长城计算机集团在北京中院起诉798 厂侵犯长城计算机集团商标权益案,以及名噪一时的周林频谱仪专利侵权案、康巴斯与北极星的猫头鹰钟表外观设计专利案等则更具有代表意义。尽管1982年我国就已经通过《商标法》,但大多数人并未意识到这部法律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即使在法院中,对于这类案件的审理仍然很陌生,知识产权庭的设置还是几年以后的事情。正因如此,张律师代理的很多案件在各个法院都是第一起。

  团队内的马东晓律师在业界可以说是大名鼎鼎。具有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学位,26年从业资历的马东晓律师,在加入中伦之前先后担任过海尔集团的法务总监和国浩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是一位在知识产权界“含金量”极高、同时具有律师和专利代理人资格的“双证”人才。马律师代理过的案件有相当多都是“大案要案”,如奇瑞与腾讯的“QQ”商标行政诉讼案、“荣华月饼”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最高法院再审案、方正诉宝洁计算机字体著作权案等等。特别是他作为唯冠科技与美国苹果公司“iPad”商标纠纷案中唯冠方的代理人,受到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他曾被授予“北京市十佳知识产权律师”、“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专家”称号,并曾荣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颁发的“十佳知识产权案例奖”。马律师还曾多次受邀参与《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的立法工作,担任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办公室、北京市知识产权保护协会、北京市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联盟等社会组织的知识产权法律专家。马律师著述颇丰,合著作品《苹果的IPAD之痛》曾经登上当年畅销书排行榜的前列。

  团队内的陈际红律师,也是知识产权领域资深的大律师,他具有清华大学的硕士学位,并曾在美国芝加哥肯特大学留学,执业多年,代理过众多的知识产权案件,也为众多的国际企业提供过优质的法律服务,尤其是擅长于知识产权与TMT领域的法律服务工作。陈律师多次参与了与知识产权、电信、IT有关的法律法规的调研与立法工作,亦曾被授予“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专家”、“北京市十佳知识产权律师”称号,并入选国家知识产权局评审的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库。值得一提的是,陈律师根据中国企业的发展现状及国内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率先在国内拟订了《企业知识产权体系评价系统》。该系统已在众多的企业中得以应用。

  在中伦知识产权团队中,有两位颇具“国际范儿” 的美女律师--程芳和顾萍。程芳律师拥有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学位,同时具有中国律师执业资格、专利代理人和美国纽约州律师资格。她曾代表多家国外知名公司赢得专利无效程序及行政诉讼,为多家跨国公司和中国企业提供知识产权许可和技术转让方面的法律服务。程芳律师在2014年被国际著名法律评级机构钱伯斯评为“亚太地区杰出的年轻合伙人”,2015年被评为“生命科学医事法杰出律师”, 2014和2015年被连续评为“知识产权诉讼杰出律师”。顾萍律师是美国纽约州律师、美国专利代理人、美国法律博士。她曾在美国执业多年,先后在美国知名律师事务所从事知识产权业务,业务范围涉及337诉讼调查、专利诉讼、专利申请、商标版权、许可谈判及知识产权反垄断诉讼等。作为美国纽约联邦法院出庭律师,曾代理IBM、富士通、美联银行和爱立信等客户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及各联邦法院及进行了多起337诉讼调查和专利诉讼。

  中伦广州办公室的合伙人王永红律师,长期在广州地区从事专利代理和知识产权律师工作。他曾代理过大量的专利商标、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讼,包括为美国伊英克公司处理专利侵权争议、为广东威创视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理专利侵权诉讼为北京趣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代理不正当竞争纠纷,为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代理版权维权项目等等,并承担过多项大型研究课题。王永红律师还广泛参与业内活动,表现十分活跃,现同时担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舒海律师是中伦上海办公室的合伙人,他拥有丰富的企业知识产权管理经验,曾先后担任吉列(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及阿迪达斯体育(中国)有限公司总法律顾问,在处理公司法律事务和知识产权事务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擅长合同和公司事务、体育赛事赞助、明星代言、危机公关、合规事务、欺诈行为调查、知识产权管理和执行等方面的法律咨询。多年的企业工作经历让他对于企业的法律服务需求有着非常透彻的了解。

  多年从事商标代理工作的杨卫华律师是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硕士出身,主要负责商标法律服务流程的前端工作。她曾代表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公司处理商标争议案件(“搜狐”认定驰名商标),代表央视网CCTV. com参与信息网络传播权处理有关的监测和侵权纠纷诉讼案件,并曾代表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鸟巢”)处理过商标异议系列案件和建筑作品著作权侵权纠纷系列案件,其中“盛放鸟巢”烟花案入选2011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件典型案例。

  紧密型的协作机制

  作为最早涉足知识产权领域的中国律师事务所之一,中伦知识产权团队在张学兵律师的带领下,已经为国内外众多客户提供过广泛而深入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服务,在此过程中也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取得了杰出成就。这主要得益于中伦对国内外知识产权相关产业发展的长期密切关注,得益于中伦知识产权团队的丰富经验,得益于中伦在地产、金融、公司、国际贸易等相关法律服务业领域的共有优势。

  马东晓律师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伦知识产权团队在人员以及专业上的优势体现在办案思路和服务特色上。具体来讲,就是可以根据客户以及市场的需求,随时配备人员攻坚克难。以前美国职业男子篮球协会运动员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与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乔丹体育)之间的78件“乔丹”系列商标争议行政诉讼为例,中伦团队商标注册组和权利保护组先后有九位律师和商标代理人参与工作,有效地保障了这样一个批量性案件的有效服务。实际上在今年商标授权确权案件爆炸式增长的情况下,中伦团队一共办理了100多件商标行政诉讼案件,其中不乏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没有一支高水平成规模的律师团队,是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的。

  外界对于知识产权律师的直观印象多是停留在庭审现场,而实际上整个诉讼流程的大量基础性工作都是在后台完成的。多年从事商标代理工作的杨卫华律师对此深有体会:“中伦知识产权团队商标注册组主要负责商标法律事务的前端工作。在商标评审阶段,就要把各项基础工作做实,全面收集梳理各类相关证据,为下一步的诉讼阶段储备充足的‘枪支弹药’”。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中伦知识产权团队是近年来迅速发展起来的一支稳定高效的团队,它主要依靠中伦律师事务所的制度平台和企业文化磨合而成。中伦知识产权团队共有七十多人,依靠专业分工管理机制,在内部分为两个业务组,一个是注册登记组近四十人,另一个是权利保护组三十余人。知识产权诉讼团队主要集中在权利保护组,其中具有专利代理人资格的“双证” 律师十余人。中伦作为一家国内顶级的综合性事务所, 在专利商标、著作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商业秘密及不正当竞争等各个知识产权业务领域,均有卓越的专家律师和人员梯队,以及与律师一起密切配合的专利商标代理人队伍,这是中伦与竞争对手相比凸显的竞争优势。深层次的理论思考

  在诉讼实务方面日益取得佳绩的同时,中伦律师还不断追逐知识产权领域的理论课题,并乐于与业界同仁分享他们在知识产权前沿问题上的一些探索和实践。

  “中伦知识产权团队能够紧紧把握市场动向,以理论研究跟踪新类型的案件,为客户争取最大利益。近年来员工离职带走原单位商业秘密的案件有所增长,该类型案件对于公安、检察院乃至不少法院来说都是新类型案件,其中也不乏一些理论上的难点,中伦知识产权诉讼团队以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专业的服务业绩,承接了多起侵犯商业秘密案件,既有民事案件也有刑事辩护, 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其中最高法院再审的一起商业秘密案件,赢得再审判决;烟台的一起民事诉讼,获得了五百万的赔偿;大连的一件刑事辩护,一审判决后释放被告人。”马东晓律师说。

  在谈到有关商标案件的办理思路时,马东晓律师强调:“其实司法政策在商标案件当中意义非常重大,我们很多时候都会看到,法院审理商标案件和其它案件有明显的不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司法政策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最近几年,最高法院在司法解释中提出这样一种观点,我们可以称之为市场格局论,即要尊重既已经形成的经济秩序和市场格局,这在商标侵权判断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考量因素,这也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心得。”

  在知识产权案件中经常会涉及重大疑难复杂的法律问题,在诉讼代理过程中往往是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 理论和实践也因此会产生较大的冲突。王永红律师对此感同身受:“由于知识产权案件所具有的特点,律师有时也会陷入两难境地。即使初期已经做好了完备的工作计划,在诉讼进行当中也会随时出现各种突发性状况, 这时律师与企业法务之间有效的沟通就显得格外重要。作为一个法律人,本身也有自己的理论主张,但在与客户的看法发生冲突时,律师也会面临矛盾的选择。

  当前我国正在大力建设创新型国家,身为知识产权领域的法律工作者,中伦律师备感责无旁贷。对于如何更好地推动全社会的创新发展、建设良好的知识产权大环境,马东晓律师提出了自己的建言:“作为专门从事知识产权诉讼的律师,我认为在全社会大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过程中,知识产权从业者应当在各自岗位上充分发挥职能,为实现全社会的创新发展贡献力量。具体而言,律师应当在知识产权的创造、管理和运用领域发挥专业优势,为企业提供好的服务,法官应当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运用专业知识定纷止争,打击侵权。目前看, 阻碍创新发展的一个障碍是侵权赔偿数额偏低,使得创新者没有动力创新,这个问题尤其突出。”

  爱生活的知产律师

  在多数人眼中,知识产权律师是一种很高大上的职业。因此,许多人对他们充满了神秘感,觉得他们都是一群只会工作而不懂生活的人。通过对中伦诉讼团队的采访,记者发现,这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群体。

  的确,身为知识产权专业律师,普遍都会面对极大的工作强度和心理压力。对此应该如何去应对呢?王永红律师认为,律师是心态非常疲累的一个群体,经常处于“温饱不知”的状态下从事工作,心理压力很大, 也会影响到身体健康。因此,把握平衡的心态对于律师来说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人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做加法的过程,不断往自己身上压担子,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但随着年纪的增大,就应该学会逐步做减法,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认为事事少了自己不行,而是要把工作合理地分配给团队成员去分工完成。”王永红表示,“在工作之余,也应该注重生活。我自己感觉在这方面做得还算不错,会尽量多地去参加一些户外运动,最近又开始尝试玩越野。业余时间都会跟家人在一起,陪孩子上课、出游等等。”

  舒海律师也表示,从事律师职业往往会忽略家庭。自己在事业起步阶段,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当中,留给家人的时间很少,对此心中倍感愧疚。现在事业处于稳定发展阶段,要多花点时间陪伴家人。

  其实,和普通人一样,知识产权律师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人生思考,也时常要面对职业的困惑与生活的选择。之前早就听说马东晓律师酷爱足球,但当与记者谈及这一话题时,他却表现出一脸的无奈:“说起来全是眼泪!我年轻时非常喜欢踢足球,但现在已经很少有时间踢了。”

  “在我看来,足球运动与法律工作有相似之处,都是团队作战。与乒乓球运动强调个人技术不同,足球是一项非常讲求团队配合的运动,因为在踢球过程中,球员之间难免会磕磕碰碰,甚至有时还会故意犯规,但都不会影响到整体的协作,毕竟在足球场上只有做到11名球员的通力配合才能最终取得胜利。”马东晓说。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