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典型案例】商业秘密案件(6件)

总第123期 China IP 编辑部发表,[其他]文章

1 ▏珠海欧比特控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诉房树磊、珠海矽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

  一审案号:(2013)珠中法民初字第848号

  二审案号:(2016)粤民终770号

【裁判要旨】

  1.本案明确了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确定损害赔偿数额时,法院应根据权利人的主张,在法律规定的四种计算方式中明确适用其中一种计算方式。当采用前一种计算方式无法确定具体赔偿数额时,才适用后一种计算方式。

  2.本案明确了关于损害赔偿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在确定损害赔偿计算方式之后,双方当事人对赔偿数额的计算标准均负有举证证明责任。

【案情介绍】

  上诉人(一审被告):房树磊、珠海矽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珠海欧比特控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房树磊曾为珠海欧比特控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欧比特公司)的员工,2001年入职欧比特公司并签订保密协议。2003年4月,欧比特公司着手研发1553B IP核技术,包括总线控制器(BC)、远程终端(RT)、总线监视(BM)三个功能模块。房树磊是技术负责人。2006年4月11日,房树磊交付了BM模块及相关技术成果。2009年开始,房树磊违反约定,以矽微公司的名义,先后生产、销售1553B系列测试仪。欧比特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委托鉴定机构对欧比特公司的1553B IP核技术“非公知性”以及被诉1553B IP核技术与欧比特公司的1553B IP核技术“同一性”进行鉴定,委托审计机构对欧比特公司2009年至2013年3月止生产销售相关产品的平均单位毛利及毛利率进行审计。刑事一审判决房树磊、矽微公司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刑事二审维持。欧比特公司于2013年8月15日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房树磊、矽微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326673.82元以及合理维权费用345600元等。一审法院根据审计机构审计的欧比特公司2010年至2012年生产、销售相关产品的毛利和毛利率,判决房树磊、矽微公司连带赔偿欧比特公司经济损失5326673.82元及合理维权费用151600元。房树磊、矽微公司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欧比特公司主张以其实际损失作为侵权损害赔偿的数额,依照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欧比特公司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应是矽微公司利用1553B IP核技术生产、销售产品的总数乘以欧比特公司相关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根据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欧比特公司已经初步举证证明涉案的1553B IP核技术是相关产品中不可或缺的核心技术,应以相关产品的整体价值计算损失,而房树磊、矽微公司主张1553B IP核技术在相关产品中对实现整体利润的价值贡献极低,但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而且,该技术非相关产品的零部件,不能以单独销售的芯片价格为依据。二审法院认定应以1553B测试设备的整体价值来计算赔偿数额。同时,综合全案各种因素,应以欧比特公司相关产品的毛利润作为合理利润更为妥当。二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侵权产品数量,最终确定房树磊、矽微公司应连带赔偿欧比特公司经济损失5111231.4元及合理维权费用151600元。

【法官点评】

  维权成本高和赔偿数额低是当前社会各界质疑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不够的突出问题,本案明确了损害赔偿的举证证明责任,针对应以产品整体价值计算还是应以零部件价值计算损失、应以毛利润还是以营业利润作为合理利润等审判难点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最终确定出合理的赔偿数额,充分维护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2 ▏首美创新方案有限公司、首美安全系统设备商贸(上海)有限公司诉无锡三角洲计算机辅助工程有限公司、刘某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一审案号:(2015)锡知民初字第251号

【裁判要旨】

  如果通过对涉案技术信息性质的分析、理解以及掌握该信息的运用原理及功能实现途径后,结合此类技术信息在客户使用过程中的诸多条件制约等因素,足以形成其具有非公知性的内心确信,可以不通过鉴定而直接认定涉案技术信息为非公知技术。

【案情介绍】

  首美创新方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美创新公司)拥有包括H303、H306儿童假人模型(以下简称涉案假人模型)在内的相关假人模型的商业秘密,首美安全系统设备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美安全公司)是其在中国的独家销售代表,有权使用该商业秘密,并有权处理与之有关的诉讼案件。

  首美创新公司、首美安全公司从案外人珠海枫艾迪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枫艾迪斯公司)、王某处获知刘某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涉案假人模型数据,并通过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无锡三角洲计算机辅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角洲公司)使用及向枫艾迪斯公司披露、销售,严重侵害了涉案商业秘密,请求法院判令三角洲公司、刘某停止侵权,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无锡中院认为,三角洲公司、刘某具有首美创新公司、首美安全公司诉称侵害技术秘密的行为。

  1、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涉案假人模型由点构成元素,由元素构成部件,部件由材料、属性信息等来定义,其中每个点均为一个不同的数据,可以说每个点所对应的数据是假人模型的基本构成要素。这些数据需要假人模型文件打开运行时才能得以直观体现,相关公众不可能在公开渠道获得上述数据,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假人模型销售后对于购买者而言,亦有期限、复制、传输等诸多限制,除购买者之外的其他人很难接触到上述数据,据此可以认定涉案假人模型的数据为非公知信息。同时,涉案假人模型一天的使用价格近218元,可以看出上述假人模型具有一定的市场价值和实用性。合同还约定了相对方负有保密义务,且具体使用人应签有保密协议,可以认定首美安全公司在经营中对上述数据采取了合理有效的保密措施。根据上述事实,涉案假人模型的数据可以认定为技术秘密。

  2、通过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刘某系采用不正当手段获取了涉案假人模型数据,刘某及三角洲公司在经营中使用了上述数据,并将上述数据披露给王某,允许王某使用上述数据。

  综合以上事实,可以认定刘某、三角洲公司实施了非法获取、披露、使用、允许他人使用涉案技术秘密的行为。刘某在上述行为中起了主导作用,并收取了相应的报酬,应当与三角洲公司共同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无锡中院判决:三角洲公司、刘某立即销毁涉案数据,禁止披露、使用、允许他人使用该项技术秘密,直至该项技术秘密已为公众所知悉为止;赔偿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合计50万元。

【法官点评】

  在技术信息类商业秘密案件的审理中,原告主张的技术信息是否不为公众所知悉是商业秘密能否成立的关键,也是审理此类案件的难点所在。本案审理法院突破以往此类案件一般将系争技术问题先提交司法技术鉴定,再根据鉴定意见作出侵权判定的传统做法,通过对涉案技术信息性质的分析,充分理解并掌握该信息的运用原理及功能实现途径,结合此类技术信息在客户使用过程中的诸多条件制约等因素,直接认定涉案技术信息系非公知技术,并在分析该技术信息亦具备价值性且采取保密措施的情形下,认定涉案技术信息为商业秘密。本案有关技术信息非公知性认定的审理方式与思路具有典型示范意义,有助于克服司法技术鉴定耗时多、成本高的缺陷。

 

3 ▏百花公司诉卓基公司等商业秘密纠纷案

  一审案号:(2014)浦民三(知)初字第1045号

  二审案号:(2015)沪知民终字第643号

【裁判要旨】

  若教案内容已被公开,则不符合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构成要件。

【案情介绍】

  原告百花公司和被告卓基公司均从事幼升小的培训行业。被告胡某、徐某曾在百花公司处担任主讲教师。两人任职期间与百花公司均签订有劳动合同和保密协议。2013年9月,胡某、徐某从百花公司处离职后设立了卓基公司。百花公司主张,其在经营过程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特有的教学方法、教学体系和教学内容,包括发放给学生家长的联络册、《学习习惯&集体活动记录》、《学习状况报告表》及仅限于老师使用的第六周教案内容,且拥有自己的客户名单,上述内容均构成商业秘密。百花公司各教学点内教室功能区域的划分也应作为知名服务特有装潢保护。胡某、徐某不仅在卓基公司对外招生过程中故意宣传自己为百花公司的创业老师,使用百花公司的客户名单,还在教学过程中采用与百花公司几乎完全相同的教案、纸上题、评分表、教具等教学材料和教学方法,并对外宣传自己“与日本名列前茅的专业幼儿教育中心合作”、“所教孩子可达到98%的名校录取率”。卓基公司的教学点还刻意采用与百花公司教学点高度相似的室内装潢。百花公司认为三被告不仅擅自使用百花公司知名服务特有装潢,其行为还侵犯了其商业秘密,并构成虚假宣传。故起诉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连带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费用69,000元,并消除影响。

  浦东法院经审理认为,就百花公司主张的商业秘密,对教学方法和教学资料,百花公司并未采取合理有效的保密措施,内容或属于公有领域,或通过书籍、免费试听课、教学点及网站等途径公开,不能作为商业秘密保护。对客户名单,百花公司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已建立了长期稳定的交易关系,亦不能作为商业秘密保护。就百花公司主张的知名服务特有装潢,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提供服务的知名度,且其所主张的知名服务特有装潢仅是卷帘、家长休息区和视频观看点的设置,不能实现区分服务来源的功能,无法作为特有装潢保护。就百花公司主张的虚假宣传行为,卓基公司宣传的与日本教研院的合作和98%的名校录取率等内容均无事实依据,其行为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具有较强的教育资源和拥有境外知名教育机构合作伙伴,构成虚假宣传。据此判决:卓基公司立即停止虚假宣传行为,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45000元;驳回其余诉讼请求。宣判后,百花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随着民间教育培训机构市场的繁荣,各教育培训机构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与教案相关的知识产权纠纷随之增多。本案原告主张将涉案教案作为商业秘密进行保护,但教案内容通过公开出版的书籍、免费试听课、开放式教学点等途径已被公开,故不符合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构成要件。本案确定了教案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规则,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借鉴作用。

 

4 ▏上海牟乾广告有限公司不服上海静安市场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案

  一审案号:(2016)沪73行初1号

  二审案号:(2016)沪行终738号

【裁判要旨】

  认定行为人侵犯商业秘密必须以存在商业秘密为前提,商业秘密的构成应依照法律规定的要件认定而不以约定为依据认定;“未公开”不等于“不为公众所知悉”;软件源程序和文档可能含有技术秘密但不等于技术秘密。

【案情介绍】

  原告:上海牟乾广告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第三人:上海商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两公司

  2012年2月,两第三人向被告举报称,原告恶意高薪聘请两第三人员工,获取其软件源代码等商业秘密,还在网站上进行虚假宣传,故要求予以查处。同年3月20日,市工商局批复将涉嫌侵权行为交被告查办,被告遂予立案。被告对原告办公场所电脑中的数据进行固定和全盘镜像,对原告网站等相关页面进行了截屏打印,并进行了其他调查工作。同年7月13日,司法鉴定所就被告委托事项提交了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是原告办公场所电脑中的文件可以认定的部分与第三人提供的shopex485等四个网络分销软件代码相同,可视为来自同一来源,并真实存在部分软件开发文档。某软件行业协会应被告要求先后提交了书面解答及情况说明。主要内容为:软件源代码等是企业的主要资产,能为企业带来经济利益,其均未公开,从公开渠道或其他渠道无法获得,不会为公众所知悉,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属于商业秘密

  经历两次听证和延期后,2015年6月25日,被告认定原告构成虚假宣传、侵犯商业秘密并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决定合并处罚3万元行政处罚决定。原告不服该处罚决定,以被告无管辖权、违反法定程序、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的事实不清、对虚假宣传行为处罚过重为由,提起本案诉讼。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经市工商局授权对所查办的涉案行为有管辖权,其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法定程序,对原告虚假宣传行为处罚适当,但处罚原告侵犯商业秘密的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故对被告就原告虚假宣传行为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予以维持,但对被告就原告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判决予以撤销。

  判决后,被告及两第三人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对侵犯商业秘密案件的事实认定,首先都要确定属于商业秘密信息的范围以及该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其次才是判断行为人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商业秘密及侵害的程度。但本案被告未审查确定涉案商业秘密的范围及是否构成商业秘密,行业协会未具体分析技术信息内容,其认为源程序等属于商业秘密的结论缺乏针对性和事实基础。被告将订立保密协议直接等同于“不为公众所知悉”,将商业秘密可能的载体——源程序及文档——直接等同于商业秘密,故认定原告侵犯商业秘密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依法撤销部分行政处罚决定,有力促进了行政机关依法规范行政。

 

5 ▏被告人汪某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案

  一审案号:(2014)盐知刑初字第00011号;

  二审案号:(2015)苏知刑终字第00012号。

【裁判要旨】

  在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案件审理中,要注意审查技术鉴定材料的来源以及是否客观真实反映权利人的技术信息,对于营业利润的鉴定意见,要注意审查相关产品的成本、市场价格等基础性财务数据是否客观准确。

【案情介绍】

  江苏谷登公司拥有非开挖水平定向钻机的相关技术,并生产GD2800-L水平定向钻机(即280T),其与被告人汪某某签订劳动合同,并签有相关保密条款。2011年4月份,被告人汪某某未办理正常离职手续离开江苏谷登公司,并将其电脑上的技术图纸拷贝至U盘带到江苏玉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泉公司),主要从事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即300T)的研发工作。2011年5月至2012年7月,玉泉公司陆续生产并对外销售三台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

  经公安机关委托,相关鉴定机构出具以下几份鉴定意见:

  一、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鉴定(以下简称上海鉴定)认为:1. GD2800-L水平定向钻机的相关技术中,含有不为公众所知悉的六点技术信息;2. 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产品与GD2800-L水平定向钻机相应产品所采用的整机设计与技术集成特征相似,但无法判定是否实质性相同;3. 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产品与GD2800-L水平定向钻机相应产品,所采用的履带行走装置及其主要技术参数相同。

  二、盐城市明达司法会计鉴定所(以下简称明达会计所)鉴定认为, GD2800-L水平定向钻机每台平均营业利润403664.73元。玉泉公司销售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3台(含视同销售的1台),给江苏谷登公司造成经济损失1210994.19元。

  三、盐城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以下简称盐城价格认证中心),对280T水平定向钻机履带总成价格作出鉴定,价格为51万元。

  四、明达会计所鉴定认为, 280T水平定向钻机履带总成部件在视同销售情况下每台营业利润为人民币211664.74元。

  盐城中院以被告人汪某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宣判后,被告人汪某某不服向江苏高院提起上诉,江苏高院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盐城中院重审。

  该案发回重审后,公安机关重新委托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工信部鉴定所)进行鉴定。工信部鉴定所鉴定意见为,谷登公司履带总成这一完整技术信息组合,与所属技术领域的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具有明显区别,即使进入市场或者公开展示,也不可能被相关公众通过观察产品而直接获得;该技术信息未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相关公众无法从公开渠道获得该技术信息;且该技术信息需付出一定的创造性劳动才能获得。

  鉴定人员对江苏谷登公司提供的履带总成相关图纸与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进行现场勘验、比对。最终鉴定意见为:一、GD2800-L型水平定向钻机履带行走装置及其相关技术信息在2011年12月8日之前不为公众所知悉。二、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的相关技术信息与江苏谷登公司的上述非公知技术信息具有同一性。

  盐城中院一审认为:一、根据工信部鉴定意见等相关证据,江苏谷登公司设计、制造的GD2800-L型水平定向钻机履带行走装置及其相关技术信息构成商业秘密,玉泉公司YQ3000-L型水平定向钻机履带行走装置及其相关技术信息与江苏谷登公司具有同一性。二、被告人汪某某对使用江苏谷登公司涉案技术信息存在主观故意。三、根据明达会计所认定的江苏谷登公司生产的280T水平定向钻机履带总成部件在视同销售情况下每台的营业利润为人民币211664.74元。本案中,玉泉公司生产、销售了300T钻机三台,故江苏谷登公司的损失人民币634994.22元。

  综上,盐城中院认为,被告人汪某某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盐城中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汪某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免予刑事处罚;

  汪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苏高院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改判无罪。

  本案二审期间,检察机关提供了相应证据,并建议二审法院改判汪某某无罪。

  江苏高院二审认为: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涉案技术信息构成商业秘密的主要证据是工信部的相关鉴定结论。该鉴定的检材中有关技术说明以及技术图纸均未在之前上海鉴定中明确体现,且部分技术图纸的单位标注为湖北咸工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因此,本案中江苏谷登公司提供的部分检材的来源以及是否客观真实反映其技术信息仍存在一定疑点,法院难以采信。因此,根据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GD2800-L型水平定向钻机履带行走装置相关技术信息构成不为公众所知悉。

  关于涉案损失数额,首先,根据涉案工信部鉴定内容,江苏谷登公司履带行走装置相应秘密点并不包括动力系统,因此即便涉案技术秘密成立,损失数额计算也不应考虑动力系统的相关利润。其次,二审证据中,盐城价格认证中心就履带总成作出的51万元鉴定价格,不能排除包括动力系统价格。最后,根据明达会计所的两份鉴定报告,涉案水平定向钻机和其中履带总成的营业利润分别是403664.73元、211664.74元,作为水平定向钻机组成部件之一的履带行走装置利润率超过整机利润的50%,其客观真实性存在合理怀疑。综上,原审判决关于损失数额为人民币634994.22元的认定严重存疑,根据现有证据尚不能认定江苏谷登公司的损失数额达到商业秘密犯罪50万元以上的入罪标准。

  江苏高院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汪某某无罪。

【法官点评】

  本案的审理进一步积累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对于司法技术鉴定意见的审查经验。二审法院依法坚持对鉴定报告内容进行实质性审查,纠正仅对鉴定报告进行形式审查的认识误区。具体表现为:1、注重对财务鉴定报告的基础财务数据的审查。通过核查,发现本案损失数额计算所依据的产品市场价格评估存在重大疑点;2、注重对于司法技术鉴定所依据的技术资料的审查。鉴于本案历经两次技术鉴定,需特别注重审查两次鉴定中技术资料提供情况是否合法,通过审查,发现第二次鉴定所依据的技术资料存在较大疑点。

  本案的裁判结果充分体现出审理法院在依法打击各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的同时,坚持刑法谦抑性原则和刑事证据裁判标准的刑事司法理念。

 

6 ▏圣美迪诺医疗科技(湖州)有限公司与李某某、章某、湖州艾木奇生物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湖州美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一审案号:(2012)浙湖知初字第19号

  二审案号:(2015)浙知终字第269号

【裁判要旨】

  秘密性是商业秘密区别于其他信息的根本属性,是决定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的核心因素。对于秘密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规定:“有关信息不为其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不为公众所知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件中,要注重引导权利主张方准确归纳其技术秘密内容,明确相较于公知技术的技术秘密点,在此基础上确定技术秘密的权利边界和保护范围。在判断被诉侵权技术信息与技术秘密是否实质相同时,应将技术秘密点作为重点比对对象。如果技术秘密点是对公知技术的重要改进,而被诉技术信息具备相应的技术秘密点,则通常可以认为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与涉案技术秘密构成实质相同。

【案情介绍】

  原告:圣美迪诺医疗科技(湖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美 迪诺公司)

  被告:李某某、章某、湖州艾木奇生物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木奇公司)、湖州美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奇公司)

  被告李某某、章某分别曾在原告圣美迪诺公司担任研发部门产品研发副总监、技术部门电子助理工程师职务,二人任职期间均签署保密协议。后章某和李某某共同出资设立艾木奇公司,该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皮下植入式葡萄糖传感器”的实用新型专利。艾木奇公司与其他主体共同设立的美奇公司先后申请获得了名称为“用于葡萄糖传感电极的酶交联机”和“全自动一体式涂膜机”的实用新型专利

  圣美迪诺公司早在2005年就生产出“皮下动态葡萄糖监测系统”产品,遂起诉认为,李某某、章某、艾木奇公司、美奇公司通过使用或公开的方式,共同侵害其涉案技术秘密,请求判令四被告立即停止侵害涉案技术秘密,并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圣美迪诺公司主张的四项技术信息符合商业秘密秘密性、商业价值性及保密性的基本要求,应作为技术秘密予以保护。并通过技术内容比对,可认定美奇公司的技术方案与涉案技术秘密实质相同。四被告明知仍获取并使用涉案技术秘密,且存在意思联络,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本案涉及两个焦点问题,其一,是否构成技术秘密及其权利范围;第二,被诉技术信息是否侵害了圣美迪诺公司的技术秘密。

  关于本案中是否构成技术秘密,关键问题在于圣美迪诺公司主张的两项技术秘密新颖性和相对秘密性的认定。据《司法鉴定报告》结论记载,圣美迪诺公司血糖仪针体涂膜液配方中关键性材料、配比、涂膜顺序及操作流程的综合应用具有独特性,同时,该公司根据其特别的电路设计参数、不同的传感器特性及长期积累的临床数据,在其软件程序中所采用的转换公式、滤波、处理方法、算法、参数及相应的组合也具有独特性,且未在国内外公开文献中述及或被公开,是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均属于技术秘密。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在认定两项整体技术信息是否构成实质相同时,并不能以在一定范围内单一因素量的变化作孤立判断。在美奇公司所用算法的基本流程、计算公式、参数以及用于回顾式血糖值计算、数据显示的大部分参数相同的情况下,可以综合判断美奇公司实时血糖监测产品的血糖值算法与圣美迪诺公司主张的血糖值算法构成实质相同,四上诉人构成共同侵权。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