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也有涯 而知也无涯——专访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沙海涛

总第145期 刘淑均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2016年5月27日,一则重磅新闻惊爆了整个钢铁行业:应美国钢铁公司(下称“美钢”)申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宣布对我国宝钢在内的40家钢铁企业输美碳钢、合金钢产品发起337调查。这是美国对我国钢铁产品发起的首次337调查。在此次337调查中,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下称“金诚同达”)被选为行业应诉的牵头律所,与美国律所一同为中国钢铁企业提供整体法律抗辩服务,并代理了宝钢、河钢、马钢三家企业,全程参与此案。金诚同达北京总所、上海分所及合肥分所近40名律师共同组成一支强大的律师团队深入本案工作。其中,上海分所的知识产权团队全程参与了宝钢的应诉,在金诚同达国际贸易团队和知识产权团队的法律支持下,本次调查最终以宝钢的全面胜诉而告终。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2年,成立之初,即创立了以知识产权为主业的服务品牌,业务内容涵盖知识产权法律顾问、知识产权诉讼代理、商标专利申请代理等,客户主要集中在高科技企业、上市公司、跨国公司和成长型公司,产业领域广布于信息技术、电讯、生物基因、生物医药等。目前,金诚同达除北京总部以外,在上海、深圳、合肥、成都、杭州、南京、西安、沈阳、济南九大城市设立了分所,并在日本东京设立了办事处。本次金诚同达之行,China IP记者专访了金诚同达上海分所高级合伙人沙海涛律师。
 
  采访在沙海涛的办公室进行,这是一间因为堆积太多书籍而略显杂乱的办公室:地上是成摞的文件材料,办公桌上散落几本看了一半的“大部头”英文法律著作,占满整面墙的书架被各种法律书籍塞得满满当当,间或散落一些有个性的旅行手伴。窗台上五颜六色的多肉植物生机盎然,与彼时窗外陆家嘴的阴雨天气形成鲜明对比。
 
八年相携 与团队共同成长
 
  进入金诚同达之前,沙海涛曾服务于多家顶级涉外律师事务所,并于2012年1月正式加入金诚同达上海分所。沙海涛回忆起初入金诚同达时,上海团队的整体状况并不乐观:“那时候我刚来,上海分所从事知识产权业务的律师大概也就三、四个人,且他们的主要业务也不是知识产权,我可能是上海分所最早以知识产权为主要业务的律师。”面对这样的团队状况,沙海涛表示要从头开始组建整个团队:“我们开始一点点地慢慢做,发展到现在第八个年头了,上海分所从事知识产权业务的合伙人团队已达到近二十人的规模。”
 
  近两年来,沙海涛和他的团队主要业务围绕专利侵权、技术秘密侵权、商标侵权和著作权侵权诉讼,打造了一系列精品案件。为进一步提高团队的专业水平和执业技能,金诚同达内部专门成立金诚同达学院。沙海涛介绍说:“学院成立后,我们会对所有律师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全方位培训,目前,学院刚刚通过‘金石’和‘金鹰’两大计划,对初级、高级律师直至高级合伙人展开有针对性的培训,实现各团队经验共享和办案标准统一。”
 
  知识产权服务与技术紧密相连,沙海涛的团队中不乏技术与法律结合的复合型人才,包括沙海涛本人,团队一共有四位理工背景的知识产权律师。但沙海涛是最特殊的一个--他是法学科班跨入理工科并取得专利代理人资质的知识产权律师。“我个人觉得,没有专利代理人资质其实并不会成为代理专利诉讼业务的障碍。”沙海涛认为,“专利律师更像一个‘翻译者’,面对法庭,专利律师需要将技术语言转换为法庭能理解的法律语言的翻译能力。”而过往的一段经历,让这位率真不羁的律师做出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亦难以做到的决定--文跨理。
 
  多年来,沙海涛经常去美国参加美国知识产权法律协会年会、国际商标协会年会等国际知识产权论坛。在与美国同行交流时,常被问到“作为一名专利律师,你的理工背景是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在美国,所有的专利律师都具有理工科背景。当沙海涛告诉对方自己只有法学背景时,同行的眼神往往泛起疑惑。最初,他还尝试和对方解释,在中国从事专利诉讼业务并不一定需要理工背景,但并不能消除所有同行的疑惑。于是沙海涛决定去考专代。
 
  要通过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第一关需要有理工背景。“没有怎么办?读个理工背景呗!” 2009年从美国芝加哥肯特法学院毕业的沙海涛,三年后又进入武汉大学攻读软件工程硕士学位。“文跨理”说出口只是轻飘飘的三个字,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其中艰辛自不待言。沙海涛告诉记者:“我为了取得这个学位,比我的同学延迟毕业了将近一年。”毕业后,凭着多年的专利实务经验,沙海涛顺利通过了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如今,再有人问起沙海涛的理工背景时,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是软件工程专业的”。
 
实力强劲 打造“硬核”案件
 
  作为宝钢应战337调查的中方律师之一,谈及此案,沙海涛肯定道:“这个案子的影响力确实很大,在美国337调查历史上,这是中国企业首次获得商业秘密类案件的胜诉。”沙海涛从书架上拿出一个水晶制成的纪念品向China IP记者展示,“胜诉后,这是宝钢特别为律师团队定制的。”
 
  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发布于2016年5月26日的声明中,美钢指控宝钢、首钢、武钢等中国钢铁企业及其美国分公司共40家企业,在美国合谋修改产品价格并控制产量和出口量,非法获得并使用美钢商业秘密和使用虚假原产地标识,违反了《1930年美国关税法》第337条款,要求启动337调查,发布永久排除令、有限排除令和禁制令。沙海涛向China IP记者介绍:“该案一共涉及了三个诉点:反垄断诉点、虚假原产地诉点以及商业秘密诉点,涉案40家企业,受到的指控不尽相同,有的企业三项全部涉及,有的企业部分涉及。宝钢是唯一一家涉及了三项诉点的钢铁企业。”
 
  过去,中国企业遭遇337调查,巨大的诉讼难度和高额的诉讼费用常令他们望而却步,很多时候都选择不应诉。沙海涛告诉记者:“面对337调查,企业如果不去应诉,几乎必输无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会发布相关产品的排除令或禁制令,这意味着涉案产品将彻底丧失进入美国市场的资格。现在,有实力的企业都会选择应诉予以反击”。
 
  “在应诉那段时间,我们团队几乎每周有三天需要去宝钢,十多个律师开一整天会。”沙海涛坦言,那段时间十分忙碌,且面临巨大压力,“因为这个案件涉及的不仅仅是中国产品是否能够进入美国市场的问题,还涉及中国的国际声誉问题,美钢对于宝钢盗窃商业秘密的指控,对我国的国际形象极为不利。”
 
  此次应战337调查中方大获全胜,沙海涛高度评价整个团队:“他们功不可没,我们的团队配置非常好。”团队中有很多具有海外背景的律师,他们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国芝加哥肯特法学院、美国凯斯西储大学法学院等欧美著名法学院。除此之外,也不乏具有微电子、机械等技术背景的复合型律师。沙海涛表示:“涉及到国际专利诉讼时,团队能够迅速地了解案件情况,厘清办案思路,在处理国际专利、技术诉讼案件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
 
  沙海涛和他的团队在重视专利、技术类业务的同时,近年来在著作权、商标类诉讼也取得了良好的口碑。其中,由沙海涛本人代理的“上海耀宇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诉广州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曾入选“2016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个典型案例”。
 
心系未来 千里始于足下
 
  谈及未来,沙海涛表示,金诚同达将在香港及海外设立分所,“除总部之外,我们目前在国内有9家分所,2019年将在东京和香港设立分所,之后将在北美设立分所。根据客户的实际需求,我们加快海外布局,同时步伐稳重,比如在日本,首先开拓业务,之后才准备设立东京分所。”
 
  沙海涛透露,事务所内部也将迎来一场大部制改革,整个知识产权诉讼业务不再进行细分,各小类案件全部打通并入争议解决部门。知识产权一直是金诚同达的核心业务,非诉业务也将成立单独的商标业务组和专利业务组。他表示:“我们一直在从事商标代理业务,但是并没有将其作为一种独立的业务进行。但随着客户量的上升,客户对于商标代理业务有实际需求,例如商标复审,因此独立商标业务组的成立将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独立专利业务组也将基于客户需求而成立。
 
  2018年11月7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海知识产权国际论坛暨全球知识产权保护和创新发展大会在上海召开,沙海涛应邀参加此次论坛,并以“Enforc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in China”为主题,全程用英文向来自世界各国的与会嘉宾及听众分享了中国司法环境下知识产权的“双轨制”维权途径,同时结合自己多年的知识产权执业经验对该问题进行了独到的凝练和总结,受到与会精英的一致好评。这个发言题目,恰好与沙海涛目前正在澳门科技大学就读国际法博士的研究方向--知识产权国际保护有着紧密联系。
 
  采访中,记者看到,沙海涛的办公桌上堆叠着厚厚的英文博士论文参考资料。为了攻读澳门科技大学国际法博士学位,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沙海涛几乎每周都要从上海飞到澳门上课。其实,就沙海涛如今的资历而言,完全不需要一个博士学位来丰富自己的履历。沙海涛坦言,攻读博士学位,是自己深埋心底多年的梦想。2019年,沙海涛给自己订下的一个小目标是“好好作一篇博士论文”。对他而言,学习已是终身的事业。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