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互联网草莽时代的IP先锋 ——专访上海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

总第148期 刘淑均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2019年1月12日,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合并揭牌仪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茂大厦贵宾厅顺利举行。这支新生的律界力量,由原上海融力律师事务所和原上海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合并重组而成,而后又迎来上海源法律师事务所的加盟。三所聚力,共同造就了今天全新的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新升级的融力天闻在业务领域取得了全面发展,各团队提供的法律服务覆盖知识产权、国际投资贸易、海事海商、公司金融等多个领域。其中,最早成立于2002年的知识产权服务团队便是其传统强势团队之一。作为中国最早从事版权及娱乐法的律师团队,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多年来曾为央视网、爱奇艺、阅文集团、优酷、搜狐等多家知名互联网企业提供法律服务,其代理的如索尼唱片诉苏州西部飚歌城卡拉OK版权侵权案、上海步升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北京飞行网音乐软件开发有限公司案等多起案件,曾被最高人民法院以及京、沪等地方高院评为典型案例。

  2019年的春天,ChinaIP记者在融力天闻的“新家”——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的金茂大厦——再次见到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的高级合伙人翁才林和孙黎卿。“人逢喜事精神爽”,刚刚完成新所合并揭牌的两人都显得神采奕奕。一见面,孙黎卿就和记者谈起了团队去年的整体业绩:“团队去年代理的案件数量多达1500件,诉讼案件胜诉率高达100%,团队整体创收超过3000万。”翁才林则强调,“这些都是团队去年共同努力的成果”。

  法律+技术如虎添翼

  采访过程中,“技术”二字是翁才林和孙黎卿口中的高频词。两人的个人履历显示,他们都曾各自代理过大量与技术相关的新类型版权案件,例如2014年度著作权最高判赔额案——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诉迅雷关于《2014、2018世界杯》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北京市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诉豆果公司等关于《舌尖上的中国》著作权侵权纠纷案、全球首例音乐网络链接侵权案——新力哥伦比亚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台湾)诉浙江绍兴伏羲网络公司案等。

  作为非技术出身的法律科班律师,翁才林和孙黎卿谈及互联网技术问题却头头是道。“一切主要都是出于工作需求”,孙黎卿脱口而出,“团队在成立之初,做的便是互联网知识产权,这是我们的强势业务。每天都要和互联网技术打交道,不了解相关技术自然是不行的。”聊起何时开始接触互联网技术,孙黎卿笑称自己“20年前就是个网虫”,他的思绪也似乎回到了逝去的青葱岁月:“我算得上是互联网时代的第一批网民,那个年代大家一起在新浪聊天室里聊天。到了1997年,QQ出现了,紧接着则是各种找资源的工具。我们不断接触这些新兴技术,伴随着互联网从草莽时代一路成长。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够认识到‘技术’在法律案件中的重要性。”

  带着“法律+技术”的坚持,翁才林和孙黎卿于2018年引领融力天闻知识产权团队又办理了多起典型的互联网版权案件,如玄霆娱乐诉百度贴吧小说阅读系列案、北京焦点互动信息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诉百度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等。其中,焦点互动诉百度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入选了AIPPI2018年度的十大版权典型案例。“这是国内首起利用MD5值定位文件,并由此影响侵权责任分配的案例”,谈起这个案件,孙黎卿的语气中难掩骄傲。他同时强调:“做知识产权律师一定要懂技术,只有了解互联网企业商业模式背后的技术逻辑,才能在办案过程中做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在焦点互动诉百度这个案件中,就取证方式的选择,我们仔细研究了很久,并与其他定位方式做了多次对比,最终选择了利用MD5值的方式来进行文件定位。”

  除了将新技术应用于互联网版权案件取证环节,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也在案件中试图打破技术带来的法律困境。“广播组织权是否延及互联网”这个问题在学界和司法界争议多年,翁才林试图在其代理的中广影视系列案件中就该问题寻求突破。“这一系列案件标的额非常高,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该系列案件,让‘广播组织权是否延及互联网’这一问题有所突破。”他继续指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点在于如何理解‘转播’一词。从字面意义上理解,‘转播’一词没有任何限定,这说明法律解释已经为技术进步留有空间。虽然立法时互联网技术尚未普及,但我仍认为如今的法律并不一定要因互联网的普及而修改。”为了进一步佐证自己的观点,近日,翁才林在“知产力”公众号专栏”天闻说“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从比较法角度研究广播组织权是否延及互联网》的专业论文。该文梳理了互联网时代各国关于广播组织权的相关规定,指出:“没有一个国家专门为了互联网技术的出现而进行修法,各国多是通过‘向公众传播权’来解决这个问题,以使用作品的方式界定权利的边界。‘广播组织权是否延及互联网’的关键在于互联网传播是否符合‘向公众传播权’的特征,在我看来,互联网传播自然是符合的。”

  除了“广播组织权”这一长期争议的难点问题,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还在接触新技术发展带来的新问题。“AI+IP”是近几年的热点问题,在采访过程中,翁才林透露,“虽然目前未出现相关案件,但未来有关AI的法律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很多客户都在咨询我们关于AI的问题,比如AI写作、AI作曲以及AI之间的侵权,我们也正从技术角度、法律角度寻求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

  随着国家对知识产权价值的日益重视,知识产权案件的触角也已经从民事领域延伸到刑事领域。近年来,融力天闻知识产权团队“快人一步”,办理了一系列互联网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对长期广泛存在的网站盗版现象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其中,章某盗版知名教辅《日有所诵》一案,被上海市检察院确立为知识产权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对权利人赔偿机制的典型案例。“《日有所诵》一案是通过认罪认罚制度实现被告人对权利人的赔偿。这是一个双赢的探索,不仅能够有效打击侵权知识产权的犯罪行为,也能最大程度降低权利人的维权成本,让权利人的损失尽快得到弥补。而被告人积极认罪认罚、配合权利人挽回损失,获得权利人谅解后,也能获得从宽量刑。”

  一个典型案例的背后,是团队数以月计的付出。孙黎卿坦言:“做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难度很大,无论是公诉还是自诉案件,其相关的法律规定尚未形成明确的标准,如立案标准、受理部门等。”除了法律规定的不明确,刑事案件对证据的要求也是一大考验。“刑事案件遵循疑罪从无原则,每一项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都要明确,并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否则案件便会面临退侦的风险。”认识到互联网刑事案件的办理难度,融力天闻知识产权团队依然“迎难而上”。“我们今年办理了数起互联网刑事案件,虽然过程曲折艰难,但结果反响很好。团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尽管案件办理过程涉及到数万笔交易核对等工作,但我们提交的每一项证据都没有瑕疵。”在理论前沿探讨上,团队亦有深耕。“我们积极参与法检系统组织的各类论坛,了解最新的法律动向,以求更好地帮助权利人解决问题。”他将团队的做法称之为“淌路”:“在办案的过程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案件推动法律规定的完善,我们就是这样慢慢地‘淌’出一条路”。

  娱乐时代为IP护航

  如果你平日观看电视电影时,有一直坚持看到片尾的习惯,你可能会发现很多影视作品的法律顾问栏里就写着“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多年来,由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提供全程法律顾问服务的知名影视、综艺项目多达数十个,人们耳熟能详的《新白发魔女传》(吴奇隆版)、《五号特工组》等剧组都曾是他们的服务对象。

  许超是融力天闻的合伙人之一,为影视娱乐公司提供法律服务是他的主要业务之一。刚刚忙完工作的他进入会议室,和ChinaIP记者谈起了“影视娱乐那些事儿”。“作为各大影视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我的主要工作分为两个阶段——前期筹备和后期维护。一家影视公司每年需要运营数十个项目,前期的项目筹备涉及到项目投融资、剧本创作、剧组建组、剧组人员(制片人、导演、灯光、美术等主创人员)和演员聘用”,许超强调,“前期筹备的工作十分重要,做好全面的法律风险防控,例如在剧本创作时通过各种方式确认版权归属、保证剧本版权稳定性,将有利于项目后期的顺利开展。相比之下,项目后期的工作量相对较少,主要是监控影视作品的传播,确保影视作品制作方以及相关授权视频网站平台的利益不被分流。”据孙黎卿透露,许超已经在多个影视、综艺、文化产业项目中积累形成了数十套法律风险防控方案。

  在许超看来,企业法律顾问的任务不仅仅只是为项目做风险防控,从发展的角度,为企业建言献策也是法律顾问的责任。他指出:“国外的影视制作公司,例如迪士尼和漫威,他们的衍生品开发体系已经非常成熟。反观国内影视行业,衍生品开发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国内的影视制作公司目前大多只着眼于票房利益,票房一旦不如预期,就会给投资人造成很大损失,因此国内影视行业已经成为高风险行业。”作为专业的知识产权团队,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在介入客户的业务后,便会就影视版权的量化授权、后期衍生品的开发等问题提供精细化服务,通过拉长影视作品的产业链,分散票房失利带来的风险。

  曾作为北京卫视综艺节目《造梦者》全程法律顾问的翁才林,对于这一业务同样感触颇深。“当时做《造梦者》这个项目非常辛苦,前期我就需要介入到整个综艺节目中去,这样才能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那时我常常要亲自赶到项目现场,就大量的项目细节与客户沟通。”他坦言:“客户对我们的要求不仅仅是审查合同等后台支持,而更要我们深入到业务之中去,在业务合同签订前期就搭建一个整体的法律框架,考量后期可能出现的纠纷,最大程度地降低案件的法律风险。这样做不仅对单个客户益处颇多,也有利于推动整个行业的规范运行。无论是在案件还是在大型项目中,我们都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对行业产生正面影响。”

  在为互联网版权企业提供法律服务的十数年间,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积累了大量优质的客户资源。对此,翁才林透露了团队的“独门秘诀”——“敏感性”。“团队多年的法律服务经验,让我们对企业产品的法律风险十分敏感,这种‘敏感性’体现在技术、商业模式等多方面。以技术敏感性为例,虽然不是技术人员,但是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发现一项技术中的法律问题”,他告诉CHINAIP记者,“再举例而言,客户在推出一款新的APP前,我们都会认真的‘玩’明白这个产品,再给客户提意见。我们与客户业务紧密相连,与之相关的法律、技术、运营模式等问题,我们都会深入了解研究。”加强不同客户之间的联系是团队维护优质客户资源的另一个“秘诀”。多年担任法律顾问的资源积累,让翁才林和孙黎卿认识到了资源叠加的重要性。孙黎卿说:“如今是社交经济时代,作为法律顾问,我们也会基于客户需求为其业务牵线搭桥。这样的方式不仅提升了我们与客户之间的粘合度,也在无形之中降低了客户的业务成本。”

  在传统的企业法务支持之外,融力天闻还肩负着为企业提供知识产权前沿问题研究报告的任务。翁才林表示:“客户在开展新的业务之前,往往会委托我们的知识产权团队对该业务进行深入研究,而我们也会为其提供非常务实、针对性很强的报告。”

  三剑合璧扬帆起航

  谈及融力、天闻世代、源法三所合并一事,孙黎卿淡淡一笑,把将大事说成是“一不小心就把船开到这么大”。当然,事实绝非如此简单。孙黎卿向记者仔细介绍了合并前三家律师事务所的业务情况:原融力律师事务所主要致力于金融领域(银行、保险、证券、信托、保理、私募、基金等)的法律服务,原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的知识产权和TMT领域的法律服务在全国名列前茅,原源法律师事务所则长于银行投资、外商投资、公司事务等法律服务。“三家律师事务所的长项各有不同,但有着相同的发展愿景,大家都希望能够推动律师事务所做得更好、走得更远。三家律师事务所力量的整合,能够实现资源共享和专业互补,全方位满足客户需求。”三所合并后,融力天闻的持证律师达到了120位。“每一位律师都有自己的资源圈,相互叠加便会产生1+1大于2的效果。”目光长远的孙黎卿看到了合并所带来的隐藏价值。

  在翁才林看来,要想实现融力天闻的长足发展,首先应当加快内部融合、明确发展战略。为了适应新经济形势和互联网环境下的法律服务要求,融力天闻已经设立了战略规划与品牌发展委员会、青年律师发展委员会等所内横向联系机构及律师服务中心等部门。“接下来,我们将设立公司与并购、银行与泛金融领域、知识产权与娱乐法、房地产与建筑工程、投资与融资、资本市场与证券、涉外与外商投资、民事与商事、刑事与行政、劳动与人事等十个专业委员会。未来,我们将以知识产权反垄断、影视制作与娱乐法、网络刑事犯罪三大类业务为基石,推动全所的专业化发展,为TMT领域提供跨版块、全方位服务。”

  据介绍,三所合并后,融力天闻知识产权服务团队的人数已经达到34人,包含12位合伙人。团队成员的背景也十分多样化,除了拥有国内名校的学历,团队的年轻律师还大多具有海外背景,此外,拥有技术和法律双背景的律师人数也很可观。孙黎卿透露:“团队律师大多可以英语为工作语言,部分律师还精通日语、韩语,熟悉国际性业务。就法律与技术双背景而言,目前团队已有六位专利代理人,他们都是团队发展专利业务的储备人才。”

  孙黎卿对于团队的长足发展信心十足:“团队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有着强大的中坚力量。团队中的每一位合伙人都能挑大梁、担重任,这种能力不仅体现在承办案件上,在参与大型会议、招投标等大项目中,他们也都可以独当一面。”孙黎卿认为,这与团队的培养模式密切相关:“团队内部规范系统的培养模式,推动了青年律师的快速成长。在这一模式下,青年律师通过不断参与各类交叉业务,全面理解知识产权案件的办理全过程,他们对于知识产权前沿问题的认识也因此愈加深刻。青年律师如今还是团队的后备力量,但假以时日,他们将成为新的中坚力量。”

  对于未来的发展,翁才林胸有成竹:“融力天闻的成立是一个新开始,随着融合的深入、战略的确定、能力的提升,融力天闻这条小流终将汇成江河,聚集洪荒之力,乘流顺势、稳步前行。”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