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知识产权视角浅析欠发达地区区域发展规划注意事项

总第148期 赵雅洁 宁夏大学政法学院讲师发表,[专利]文章

  知识产权与发展规划挂钩并不是新事,发达国家及地区早有先例,许多国家都将知识产权本身作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随着市场经济的繁荣、科学技术的发展、改革开放的深化,中国企业、技术以及中国资本的国际化步伐加快,中国国内从劳动密集型经济发展模式到技术密集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的经济转型等等,我国自2008年起就将知识产权的发展上升到了国家战略高度。目前,我国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新时代,在“一带一路”的东风下,欠发达地区也必然要更加开放地加入到市场经济中去。本文将以知识产权视角,从理论层面探析欠发达地区区域发展规划在地区经济发展规划、产业发展规划以及人才发展规划上应当注意的问题。

  欠发达地区的定义

  我国是二元结构发展模式【1】,是一个人口众多、经济基础薄弱的国家,也是一个自然地理分布差距较大的国家。我国人口与资源分布差异巨大,城乡发展差异较大,各地区发展水平差异较大。改革开放后,中国因为二元结构,逐渐形成了发达地区、发展中地区和欠发达地区。

  从资本、技术与人才的视角如何定义欠发达地区?即与发达地区相比,可投入生产的内、外资短缺;不掌握高收入产业的核心科技;地方现有产业缺乏且长期缺乏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经验的高级劳动力。欠发达地区因为缺乏资本、技术与人才,很容易处在“微笑曲线”的最下端。这种地区的发展往往伴随着高自然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低收入的人力密集型产业模式,产业有极高的可替代性,容易被淘汰;拥有相关产业知识产权数量不多,且多需要依托繁杂的知识产权授权。未来四十年,欠发达地区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从欠发达地区“追赶”或“爬梯”成为相对发达的地区,【2】并能够持续发展。

  改革开放四十年,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地区逐步拥有相对充足的资本,还拥有发展需要的科学技术和相应的产业技术人员。随着人口红利下降,传统粗放式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输出的模式很难填补地区间发展的差距。在发展的时代大潮里,欠发达地区如何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开放地发展地区经济、促进科技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欠发达地区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本文拟从知识产权视角出发,依托现代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即资本、技术与人才,在理论层面浅析欠发达地区区域发展规划中应当注意的问题。本文的核心问题是:未来的四十年里,欠发达地区如何在知识产权视角下进行发展规划?

  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规划与知识产权国际知识产权制度大环境早已确定:欠发达地区在认知上应当走出摒弃甚至诟病知识产权制度的思维模式,主动充实和掌握相关知识,不再把知识产权当作口号。

  全球生产工序已经专业化【3】,在这样的新生产工序面前,国家或地区在贸易中实际获得的收益与其实际贸易收支状况不再必然呈正向关系。欠发达地区还在探讨如何掌握、应用知识产权制度以及积累相关经验时,需要认识到已经有大批拥有成熟知识产权的相关知识权利人、从业人员、产业和地区,聚集在“微笑曲线”中上游。欠发达地区如果盲目地以少量资本储备冲进现代经济活动里,是非常弱势的。劳动密集型发展模式因为缺乏知识产权,很难拥有定价权和确保市场份额,故而有其根植于基因的弊端,即在最终财富分配上,空有庞大的经济生产体量,而不能够实现真正的富裕。用高能源消耗、高污染、密集而辛苦的劳动所换来的劳动收益是一位“过路财神”【4】,表现为:(1)这些财富将轻易地被诸如医疗、环保、节能、教育、智能产业等知识产权集中的高科技产业收走;(2)目前劳动密集型产业时常需要依托于知识产权授权,需要支付极其高昂的许可费。在产业扩张阶段,劳动密集型可能看似有很好的收益,但在产业发展停滞或被新技术替代后,低收益加高昂的许可费模式将使得相关产业不堪重负,正如我国DVD产业的遭遇。

  欠发达地区需要全面、综合、系统地制定经济发展规划,要避免地区发展下沉至“微笑曲线”的底层,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规划中应额外注意本地区知识产权的建立,正确认识到知识产权在现代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角色。经济发展在规划阶段与知识产权制度相结合,是确保欠发达地区发展在“微笑曲线”中上层的必需手段。知识产权是与现代商业社会连接的桥梁。极端的知识产权强执行确实影响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5】,但是一旦脱离了初期的发展阶段,新发展起来的产业会更加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我国的华为等企业【6】以及软件产业的实际经历就证明了这一点。【7】

  欠发达地区的发展所面对的下一个四十年,与东部沿海地区早年发展的市场大环境不一样,国内国际的形势已经不同,不能盲目、完全照搬在先的劳动密集型发展模式。目前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迅速地被机器替代,如果迷信劳动密集型初始发展之路,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将迅速面临“经济虚胖”的困境。【8】欠发达地区错过了以劳动密集型模式发展地区经济的黄金时期,应当快速整理思路,抓住新时代“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新的国家发展浪潮与转型契机,知识产权不应当仅停留在地区政府的口号上,科学地建立切实有效的地区知识产权体系,才能保障地区发展。

  欠发达地区产业发展规划与知识产权1982年5月6日,邓小平先生在题为《我国经济建设的历史经验》的讲话中阐述了我国改革开放一开始的规划思路,即以我们的自然资源换取国外的资本与技术,但这条路行不通。他指出,获得资本与技术均不是容易的事。中国1979年改革开放之前的国内及国际情况,决定了中国打开国门后只能选择劳动密集型发展模式。与1979年所处的环境不同,如今已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之后,欠发达地区所能选择的发展模式不只有劳动密集型这一条出路。

  在地区产业规划方面,选择符合地区发展的产业的同时,应当注重本地区的知识产权成体系的积累,不能停留在零星的、充数式的权利申请上。知识产权是无形财产,这是学术上的说法。而在商事实务、地区发展乃至国家发展中,知识产权更是“现代经济活动中的货币”。欧盟在2017年11月出台的发展战略中,明确指明了知识产权就是货币。【9】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向海外公布的整合数据显示,1985-2006年宁夏回族自治区20年间专利申请数量仅略超5300件。而北京、上海、广东、深圳等其他发达地区,每年的专利申请数量以万件记。【10】可以说,部分欠发达地区甚至没有“现代经济活动的货币”。

  地方政府应该积极引导企业转变对知识产权的认知。与1979年相比,现今全球经济结构与知识产权结合得更加紧密,精尖核心科技进一步被精细化垄断,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现在的“发展”其实就是不发展即被彻底淘汰的困局。

  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和改革需要前沿的、客观的、实际贴合地区科技发展水平的科技治理及知识产权指导纲要。确保地区内的政策能够刺激地方中小型企业良性发展,加快知识产权孵化的速度,鼓励地区产业拥有成系统的自主知识产权。自主知识产权是未来四十年欠发达地区能够与其他地区或国家谈论发展的根本基础。在产业引进方面,不能单单注重引进某个工厂、某个企业或某些资本,应同时强调构架在现代知识产权体系上的技术和人才引进。

  除了发展新产业,欠发达地区已有产业需要更加快速的升级,同时要打破阻碍转型的屏障和快餐式思维;在创建更加合理高效的知识产权商业化引导的同时,从发展政策层面重视知识产权专业人才队伍的引进或培养。拥有专业的知识产权团队,才能够更有效提炼本地区产业的知识产权,发挥知识产权应有的作用,同时有效使用已有的国内国外知识产权制度。专业的知识产权团队是地区产业发展的强大助力。

  欠发达地区人才发展规划与知识产权

  任何地区的发展都需要人才。中国在过去40年的时间里,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突出成就,也是中国“人才”的成就。邓小平先生在《尊重人才,尊重知识》中最先指出,我们有不足,我们要认;认清了,解决不足的根本办法,就是尊重人才、尊重知识。

  欠发达地区要实现真正的发展,必须以人才强区战略为基础,人才发展规划需注重人才对口,同时加快已有的人才升级,创建更加合理有效的转型引导。一方面,确保已有的基础投资、初期产业和已培养的人才不被浪费,保障现有人才政策有效落实和实施;另一方面,应当认清发展的理性与竞争的残酷,注意到人才自身也在被淘汰的道路上,注重已有人才的快速升级。当今知识的更新换代与技术的升级淘汰已非常快,相对于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地区,欠发达地区在人才吸引上处于劣势。欠发达区域发展人才规划不能盲目地“凑人头式”地粗放引进,这样的人才引进模式投资成本高、见效慢、周期长、风险大。

  欠发达地区的人才面对的竞争对手不仅有发达省份大学或国外发达国家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还有人工智能以及日益强大和精密的数据库。如果欠发达地区对知识产权重视程度不足,除了在人才吸引方面更加处于劣势之外,同时也会加快人才的淘汰速度。决策制定者在思维模式和规则架构方面,应明确知识产权的私权属性,肯定人才的重要性,强调和鼓励知识产权,并尊重人才的知识产权;要将人才所学在过时之前转化到实践中去,从大环境上打造相应的平台。

  结语

  新时代背景下,知识产权对欠发达地区的重要性,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有明显的发展转变:(1)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对知识产权的依赖度明显增高了,在规划中,决策制定者从需要意识到知识产权,转变为在规划层面必须懂得和熟练应用知识产权;(2)现阶段欠发达地区的产业无论是新产业孵化还是旧产业转型,在规划初期开始就需要专业的知识产权团队,而不是事后的知识产权追赶;(3)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现今人才的发展对知识产权及相关平台的依赖度都在增高。

  综上所述,随着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和完善,无视知识产权而单纯复制其他地区的发展模式已经行不通,不难看出欠发达地区在实践层面所面对的问题和挑战。发展必然带来问题与新的挑战,但也不应该否认发展或拒绝发展。诚如王沪宁先生在他《政治的人生》一书中所写的,我们因为已有的问题实行改革,改革产生新的问题,我们再改革前一场改革带来的问题,这便形成了发展。可以看出,现今欠发达地区的“追赶”已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学习和追赶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硬本领”,如科技和经济发展;另一部分是借鉴及本土化的“软能力”,如知识产权制度等。

  注释:

  【1】吴仪,China`sDevelopmentRoad,中美第一次经济战略对话(2006)。

  【2】“梯子”是科技与知识产权领域常用的描述发展中国家转变成为发达国家的整体过程。所有的发达国家都经历过发展中国家阶段。在发展过程中,“爬梯”的举措和方式,例如,关税、税收、人才

  培养、资源分配、产业扶持、地域发展等等的方式方法及治理模式是多样的,是可以学习与借鉴的。参见YajieZhao,China’sIntellectualPropertySystemintheProcessofCatch-up-withPatent

  inFocus,Unigrafia(2018).

  2002年张夏准著《富国陷阱:发达国家为何踢开梯子》:发达国家在爬上“梯子”之后,会有“踢开梯子”的行为,即避免后起发展中国家使用相同或类似的发展道路与发展方法。在“梯子理论”

  的理论基础上,发展中国家讨论政府在经济转型中的作用。参见Ha-JoonChang,Kickingawaytheladder:developmentstrategyinhistoricalperspective(2002).

  【3】因为全球价值链的成熟,国家与国家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分工,都已经不是产业内部的分工,而是产品内部的分工。

  【4】李德水,2005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2005),http://live.people.com.cn/note.php?id=354060124144346_ctdzb_006(最近访问日期2018年12月22日)。

  【5】ZhipingJiang&RohanKariyawasam,ChineseIntellectualPropertyandTechnologyLaws,EdwardElgarPublishingLimited(2011).

  【6】XueLan&LiangZhang,RelationshipbetweenIPRandTechnologyCatch-upSomeEvidencefromChina,inIntellectualPropertyRights,Development,andCatch-upan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Study,OxfordUniversityPress(2012).

  【7】ShanglingJui,InnovationinChina:TheChineseSoftwareIndustry,Routledge(2010).

  【8】投入资本浪费,社会上大批教育水平低下的、技术单一的、转型及再就业困难的高龄失业人口,还有复杂的环境问题。这也是中国部分地区的经济模式现阶段面临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习近平

  谈治国理政》第一卷中将上述这些问题在中国的症状总结为“经济虚胖”。

  【9】SWD(2017)430。

  【10】中国知识产权局,DistributionofDomesticApplicationsforPatentsReceivedfrom1985to2006,http://english.sipo.gov.cn/statistics/200804/t20080416_380891.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5月7日。

  参考文献

  [1]李德水,2005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2005),http://live.people.com.cn/note.php?id=354060124144346_ctdzb_006(最近访问日期2018年12月22日)。

  [2]吴仪,China’sDevelopmentRoad,中美第一次经济战略对话(2006)。

  [3]《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人民出版社(2014)。

  [4]中国知识产权局,DistributionofDomesticApplicationsforPatentsReceivedfrom1985to2006,http://english.sipo.gov.cn/statistics/200804/t20080416_380891.html,最

  后访问日期2019年5月7日。

  [5]Ha-JoonChang,Kickingawaytheladder:developmentstrategyinhistoricalperspective(2002).

  [6]HiroyukuOdagirietal.,IntellectualPropertyRights,Development,andCatch-up,anInternationalComparativeStudy,OxfordUniversityPress(2010).

  [7]ShanglingJui,InnovationinChina:TheChineseSoftwareIndustry,Routledge(2010).

  [8]ABalancedIPEnforcementSystemRespondingtoToday’sSocietalChallenges,SWD(2017)430.

  [9]XueLan&LiangZhang,RelationshipbetweenIPRandTechnologyCatch-upSomeEvidencefromChina,inIntellectualPropertyRights,Development,andCatch-upan

  InternationalComparativeStudy,OxfordUniversityPress(2012).

  [10]YajieZhao,China’sIntellectualPropertySystemintheProcessofCatch-up-withPatentinFocus,Unigrafia(2018).

  [11]ZhipingJiang&RohanKariyawasam,ChineseIntellectualPropertyandTechnologyLaws,EdwardElgarPublishingLimited(2011).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