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听作品著作权的立法缺陷与修法建议

总第151期 赵玉忠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发表,[著作权]文章

  我国《著作权法》自1990年颁布、1991年6月1日实施以来,经历了2001年第一次修正和2010年第二次修正。随着大众传播技术的不断创新与广泛应用,著作权传统保护制度面临着新的挑战。2012年国家版权局启动了《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工作,2014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并通过网络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四年来这个修订草案尚未送达国家立法机关审议通过,盖因社会争议颇多,尤其是在“视听作品”规范方面。

  本文将分析现行法律以及修订草案有关“视听作品著作权”规范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应的修改建议。

  关键词: 视听作品 著作权法 修法建议

  关于视听作品的定义

  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中,视听作品被表述为“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释义为:电影、电视、录像作品,指摄制在一定物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播放的作品。此定义存在三个缺陷:一是没有将不通过摄制方式制作的视听作品涵盖其中,如通过多媒体计算机制作的动画作品;二是实践中难以避免将某部文学作品被许可他人后分别摄制成电影、电视剧、录像片三部作品的情形;三是如此定义,容易滋生影视题材撞车、社会财富浪费的恶果。[ 徐东海、唐汇西、戈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356页,《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371页,《著作权法实用指南》山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2001年《著作权法》第一次修正以及2010年第二次修正(以下简称“01/10法”),照搬《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1971)》概念,将此类作品表述为“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修正)释义为:它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修正),百度百科。]这个表述仍存在缺陷,它没有将不通过摄制方式制作的视听作品涵盖其中。虽然01/10法补充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条款内容,但是很难将“多媒体计算机制作的动画作品”纳入“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类别之中。

  反观《伯尔尼公约》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文学和艺术作品’一词包括科学和文学艺术领域内的一切作品,不论其表现方式或形式如何,诸如书籍、小册子及其他著作;讲课、演讲、讲道及其他同类性质作品;戏剧或音乐戏剧作品;舞蹈艺术作品及哑剧作品;配词或未配词的乐曲;电影作品或以与电影摄影术类似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百度百科。]首先,《伯尔尼公约》开明宗义地对“文学和艺术作品”进行科学规范,即“不论其表现形式或方式如何”,之后采用“列举”式阐述若干类别作品,因此没有遗留任何漏洞。其次,虽然《伯尔尼公约》巴黎文本修订于1971年,但是因其明确表述文学和艺术作品“不论其表现形式或方式如何”,因此它仍然可以适应互联网时代对网络视听作品形式的保护。

  2014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14法草案”),将“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修订为国际社会上普遍使用的“视听作品”概念,即“是指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连续画面组成,并且能够借助技术设备被感知的作品,包括电影、电视剧以及类似制作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征求意见》,国务院法制办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4-06/10/content_2697701.htm]遗憾的是,该草案法条仍保留了“以及类似制作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释义,实属画蛇添足。依此推论,是否还应列举出“录像片、网络剧、动漫游戏、综艺节目”之类的视听作品?

  关于视听作品的著作权项

  01/10法关于视听作品设定的权项包括发行权、放映权、出租权、摄制权、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14法草案关于视听作品设定的权项包括发行权、表演权、播放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改编权。

  (一)关于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01/10法设定的广播权释义为:“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01/10法设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释义为:“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事实上,从上述释义中,既推导不出它特指的是“互联网环境”,也推导不出它特指的是“交互式传播的行为”。换言之,上述释义也包括了公众在单位、家庭、广场、列车和飞机上收看电视节目的现实情形。

  从大众传播学角度来看,电子媒介信息传播具有以下三种形态:第一种是点对点传播(电子邮件、移动短信不属本文讨论范畴),亦称窄播或双向、交互传播,例如电台付费歌曲点播、电视台付费电视节目点播等。第二种是点对面(即一点对多点)传播,亦称广播或单向传播,例如电台播放新闻和音乐,电视台播放新闻、专题片和影视剧,网站上传图文和视频节目等。第三种是面对面(即多点对多点)传播,亦称双向、交互传播,例如电台交通节目主持人与听众互通路况信息;电视台综艺节目主持人与场外观众利用声频或视频互动对话,网站频道开放式的新闻评论、网络游戏、视频交流以及微博、微信、社区论坛等新兴自媒体平台上的信息互动交流。

  上述三种电子媒介信息传播形态,点对点传播和面对面传播形态具有双向性、可互动性或可交互性的特征;点对面传播形态则具有单向性、散发性、不可逆转性的特征。[ 赵玉忠,《视听作品著作权属、权项及保护期限的立法思考》,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9期。]

  首先,从“信息网络”表象词义上讲,它不限于无线或有线的互联网络,还包括无线或有线的电信网络和广电网络。事实上,01/10法设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之前,就有一篇关于《交互式“点播电视”开始在京试播》的报道,文中应用“交互式传播”的术语展望视频点播系统(VOD)的发展前景:2000年12月11日,第一套可以面向大规模万人以上用户的视频点播系统在京试播。……电视点播服务将使电视从“公用电视”变成“我的电视”。你可以把原来早晨播放的新闻,利用数字存储技术转移到晚上来看;也可以在看电视的同时,存储5到10套节目到硬盘中建立“个人影视库”。[ 《交互式“点播电视”开始在京试播》,《广播与电视技术》,2001年第1期。]可见,“交互式传播”技术,即可“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技术应用,并非是计算机互联网络独占、特有的专利

  其次,“信息网络传播权”释义为“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据此推理:在计算机互联网络环境下,只有“交互式传播”作品的使用行为受到法律的保护;“非交互式传播”作品的使用行为,比如网络定时播放行为(网站按照节目预告在既定的时间上传播放节目)和网络同步直播行为(网站将电视台的直播综艺晚会节目在网上同时播放),则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如此理论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却恰恰是现实社会生活中某些侵权盗版者冠冕堂皇的抗辩理由,它令视听作品著作权人和司法机关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

  有学者认为:第一次修正法新增信息网络传播权这一权项时,借鉴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于1996年通过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第八条规定,但是立法机关没有全面理解该条约第八条的原意,结果出现了立法概括不周延的情况。该版权条约第八条的原意是:不管传播者使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包括点对点和点对面)向公众传播作品,都要得到著作权人的许可,特别是点对点(个人选定的时间、地点)这种方式也要经过许可。该版权条约第八条规定与第一次修正法规定的区别在于,我国只规定了该条约第八条“包括”方面的内容,实际上该版权条约第八条规定的是一个广义的向公众传播权,而且是以技术中立的方式定义的,由此产生了立法上的漏洞。[ 胡燕来:《完善法制破解信息网络传播权难题》,《知识产权报》,2008年8月4日。]

  因此,笔者建议设立“传播权”项,以取代01/10法设定的“广播权”(14法草案设定的“播放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两个权项。“传播权”释义为:在电子媒介网络环境中,以无线或者有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包括直播、转播及使公众可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理由有三:一是三网的共性是以电子媒介为载体并通过电子媒介网络传播作品。不论原创作品是直接以磁带、光盘、计算机软件和硬盘等电子媒介为载体,还是间接由纸张、胶片载体转换成电子媒介载体,不论作品信息通过无线还是有线网络的途径传播;不论作品信息采用交互式还是非交互式的方式传播,只要作品信息由电子媒介承载并通过电子媒介网络传输、广播或播放,原创作品著作权人就享有传播权。二是“传播权”的设定,适用电信网络、广电网络和互联网络的三网作品传播行为。三是“传播权”的设定,与前述国际版权条约的规定“向公众传播的权利”相吻合。如此修改,不仅没有遗留法律保护体系的盲区,而且为大众传播技术的形式创新提供了“兜底”的保证。

  (二)关于放映权与表演权

  14法草案取消01/10法设定的“放映权”(即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美术、摄影、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的权利),放映权能则由“表演权”所涵盖。草案还将“表演权”扩展释义为:“即以演唱、演奏、舞蹈、朗诵等方式公开表演作品,以及通过技术设备向公众传播作品或者作品的表演的权利。”此项修法举措,实属闭门造车。在国人语境中,“舞台表演”与“电影放映”或“影院放映”是相对有别的两个词组。如此修法,那么现行法定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是否也要改称之“电影片公演许可证”或称“电影片演出许可证”?

  (三)关于摄制权与改编权

  14法草案取消01/10法设定的“摄制权”(即以摄制电影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将作品固定在载体上的权利),摄制权能则由“改编权”所涵盖。草案还将“改编权”扩展释义为:“即将作品改变成其他体裁和种类的新作品,或者将文字、音乐、戏剧等作品制作成视听作品,以及对计算机程序进行增补、删节,改变指令、语句顺序或者其他变动的权利。”这项修法举措,依然是外行的“闭门造车”。需要指出的是,20世纪50年代欧美国家电影行业有意识地将“摄制权”从“改编权”项独立出来。原因有二:一是基于摄制电影片交易的复杂性和高额贸易价值;二是“摄制权”通常包含有三项许可使用的内容:为摄制电影片目的改编原作品;摄制成电影片;为电影片宣传的需要,编写和公开发表原作品的内容简介(字数不得超过×千字)。

  关于视听作品的著作权归属

  01/10法规定,视听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14法草案规定,视听作品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和利益分享由制片者和作者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由制片者享有,但作者享有署名权和分享收益的权利”;并且说明:“将现行著作权法关于视听作品的权利法定归属制片者调整为当事人约定优先,同时增加了视听作品作者的利益分享机制。”

  视听作品属于集合作品,即由编剧、导演、演员、摄影、录音、美工、化妆、服装、道具,以及后期剪辑、字幕、作词、作曲、动画制作等多工种人员参与创作完成的作品。从国外版权立法,可以看出视听作品“权利归属”的发展趋势。在大陆法系国家,视听作品通常被视为合作作品,法定的视听作品著作权归合作作者(德国著作权法称之共同著作人)享有;同时规定了制作者对视听作品享有不经作者许可的商业性利用权。日本著作权法的规定较为另类,视听作品虽被视为合作作品,但著作权归制作者享有。在英美法系国家,视听作品通常被视为雇用作品(在中国称之职务作品),法定的视听作品著作权归雇主或制作者享有。美国版权法将“雇主”列为作者;而英国版权法将“制作者与总导演”并列为作者。[ 《十二国著作权法》第149页、177页、第375页、571页、722页、785页,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有学者认为:视听作品作者的利益分享权,本质上就是获取报酬和分享收益的权利,它不是基于作者的身份或作者对视听作品所享有的权利而产生,而是源于作者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这决定了视听作品的作者只能以制片者为请求对象,而不能向该视听作品的使用人请求支付报酬。基于合同平等和合同自由的原则,任何视听作品的作者都可以与制片者约定视听作品的利益分享权,但该权利以合同有明确约定为前提,未约定或约定不明则意味着无此权利。从视听作品作者利益分享权的权利主体、法律性质和权利运作机制等角度看,《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似乎比《著作权法》的三个修订版本的相关条款更科学、更合理。[ 周园、邓宏光:《论视听作品作者的利益分享权──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为中心》,《法商研究》,2013年第3期。]事实上,“当事人约定优先”的规则,在高投资、高风险在影视行业实践中是根本行不通的。由此可见,草案起草者在“画饼充饥”,而影视创作者也只能“望梅止渴”。

  附带补充,鉴于大众传播技术的不断创新与广泛应用,视听作品的类型不断扩展与延伸,逐渐涵盖诸如网络剧、动漫游戏、综艺节目等等。由此,笔者建议将“制片者”称谓修订为国际社会通常使用的“制作者”概念。

  修法建议

  综上,本文就现行法律以及修订草案有关“视听作品著作权”规范存在的问题,提出如下五条修改建议:

  一是保留14法草案提出的“视听作品”的概念,删除“以及类似制作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释义。

  二是保留01/10法关于视听作品著作权归属的规定。基于视听作品包括电影片、录像片、电视剧、网络剧、动漫游戏、综艺节目等类型,建议将现行法定的“制片者”的称谓扩展修订为“制作者”概念。

  三是保留01/10法关于视听作品的“放映权”权项。

  四是保留01/10法关于视听作品的“摄制权”权项。但是建议将“摄制权”称谓修订为“制作权”,以适应通过电子计算机软件制作出的视听作品(如动漫游戏)的权利需求。

  五是以“传播权”项取代01/10法设定的“广播权”(14法草案“播放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两个权项。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