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价值的标尺:成长中的必利——专访上海必利专利评估服务团队

总第168期 陈露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就成了路。”2014年,陶冶凭一己之力创办上海必利专利评估技术有限公司。必利是一家专注于专利、技术秘密、外观设计、商标、软件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价值评估业务的公司,其产品涵盖知识产权入资、质押融资、转让及许可费定价、知识产权资产核算、涉诉知识产权价值鉴定、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金计算、海量专利价值排序和优选、专利价值榜单定制、专利价值分析软件定制、专利金融产品定制等。几年来,陶冶带领精而优的必利团队在知识产权价值评估这一知识产权小众业务领域不断探索,并取得了优异成绩。创立至今,必利在为知识资产进行定价的同时,也开发出独特的技术标准,二者相辅相成。

2021年新年伊始,China IP记者拜访必利,对创始人陶冶进行了一次深度访问。采访中,忆起过往,陶冶感慨初创的艰难,感念曾经的机遇,在峥嵘岁月里畅想和拥抱未来!

向阳花木易为春

谈及必利的专利价值评估业务,陶冶向China IP记者介绍,从整个市场来看,知识产权专业服务机构在知识产权价值鉴定中所占的市场比例是非常小的,相关业务主要还是由资产评估机构承揽。然而,资产评估机构从业人员大多数出身于会计师背景,但是知识产权资产则有着丰富的技术属性,因此,理工科背景的人才才能更深入地了解与技术相关的知识产权资产评估。

“如果身为珠宝评估师,但你却不懂珠宝,该怎么评估?”陶冶认为,做知识产权评估技术的前提是要懂得技术,只有了解技术的内在属性,才能知道其相对的价值匹配。“我们这个行业其实和专利局的审查员有类似之处,需要进行学科背景划分,必须术业专攻、各司其职。”当然,在陶冶看来,做知识产权价值评估不能只懂得技术,还需要具备足够多的财务、法律等相邻学科的知识储备。

必利团队现在主要对接的客户需求包括对专利技术的价值鉴定、对公司知识产权资产的整体核算、专利转让或许可等涉及的费用评估,以及涉及侵权的赔偿数额评估等。关于对专利技术的价值评估,陶冶向China IP记者介绍:“诸多因素都能影响一项专利或某一权利的价值变量,尤其是技术专利,其不仅包含专利方面的变量,也包含技术秘密等方面的变量。”

为了更好地对知识产权资产进行量化分析,必利专门进行技术系统研发,利用特殊算法进行赋值,并加以符合逻辑的解释。陶冶举例:“譬如说,对小米、华为这样可能拥有数以千项计专利的公司来说,进行资产的整体核算是非常有必要的,这便于公司在运营过程中提出下一步的知识产权战略管理方案。”但另一方面,陶冶认为,对于拟上市的公司来说,无形资产整体核算则是为了便于融资;对于拟进行专利转让或许可的公司而言,选择独占许可还是排他许可方式,许可或转让的周期如何确定等问题,都将影响许可费用的变化,故而也需要详细的评估。“而一旦发生知识产权纠纷,涉诉标的价值多少、是否构成刑事立案标准等等,都需要进行价值鉴定;倘若构成侵权,后续赔偿数额的确定同样需要价值评估的助力。”

针对涉诉侵权产品赔偿数额的价值评估,陶冶进一步作出解释:“在权利人很难获得证据,或者法院对于实际损失不认可的情况下,权利人通常只能获得法定赔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分析计算用的是许可费的合理倍数,简单来说,赔偿金额可以理解为未经授权的使用者应该补交的许可费。”

谈及必利团队关于价值评估的收费标准,陶冶笑言:“我们的收费标准是按劳取酬,与客户的评估标的数量以及评估要求的高低有关。”根据客户的不同要求,必利运用其自主研发的对应的技术标准进行检索分析。如果客户的要求高,团队就需要运用2.0以上的技术体系,通过检索、比较、分析、论证,进行深度运算,取得置信度更高(最高能达到100%)的评估报告;如果客户的要求较低,必利便只采用1.0的技术架构,即运用抽样法分析确定专利技术的相对价值,最终取得置信度相对较低(最高或可达70%)的评估报告,这种评估方式有成本低、时间快的优点。

目前,必利团队已汇聚了一批专业人才,评估团队的专业背景涵盖分析化学、生物工程、计算机、通信工程、凝聚态物理、机械电子等,而研发团队的专业背景则涵盖了计量经济学、会计学、应用数学等。与此同时,陶冶还鼓励团队成员参与各项科技论坛及各类相关的资格考试,以丰富自身的专业素养。陶冶笑称:“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对于学历和经验积累均有较高的要求,因此,必利没有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

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很多传统行业都因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陶冶表示:“新冠疫情可能会对传统行业造成一定冲击,但对于知识产权服务行业来说,只要创新不止,我们就会生生不息。疫情期间,必利的业务不仅没有受到影响,销售收入与上一年相比还翻了一番。”

陶冶认为,目前必利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资质”问题。“我们不是会计师出身,也不是资产评估机构,无法在财政局进行备案,也就没有办法办理资质。”据悉,必利团队的成员都有专利代理人的资质,但并不从事代理业务,只专注评估业务。就知识产权价值评估来说,目前该行业偏小众化,国家知识产权局也尚未对其进行资质管理,可是市场又存在相关的业务需求。面对这一现实矛盾,陶冶也表示非常苦恼:“出于习惯性思维,客户往往最看重资质问题,但具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因为自身专业限制,往往无法完成相对专业的知识产权价值评估业务。这一问题目前只能说无解。”

不过,面对现状,陶冶仍然信心满满:“这也不能说是完全的坏事。目前,必利的客户主要包括企业、高校及科研院所,所以基本上我们就是‘掐尖儿’的。或许每个公司可能都会申请专利,但并不见得均需进行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只有好技术和好项目,且有资本运作的需求时,才需要进行知识资产定价。”

位卑未敢忘忧国

谈起过往成功的案例,陶冶向ChinaIP记者分享了两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故事。2020年,必利团队接触了一个项目:一位从上海仪器仪表所退休的老工程师,手中掌握一项关于环保类的专利产品,并且自己已经花费数十万元做出了样机。老工程师希望通过必利能找到投资公司,帮助其召开产品发布会。在陶冶看来,在没有投资的情况下,有样机和仅仅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所产生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必利所起的作用便在于介入其中,给该项专利产品做资产估值。“环保类的产品对社会有益,必利能够通过专利技术估值,帮助这类产品真正落到实地,既能帮助客户,又能实现社会价值,我们从中也就能获得双重的成就感。”

2020年4月,新冠疫情期间,必利曾接手一个案子,委托人来自湖北省武汉市的一项国家重点工程——武汉青山长江大桥上的照明工程。该工程拟使用深圳大学的一项全新的低位照明技术,该技术可以保证夜间路面非常明亮、没有阴影与死角,且驾驶人看不见光源,但其产品报价高出市场普通照明设备十几倍之多。“委托人找到必利,希望我们对其中的专利技术进行估值定价,以此来确定深圳大学的产品报价是否合理。”

陶冶回忆道:“当时,我们做完估值报告,认为深圳大学由于采用了全新的技术,有专利价值含量,其所报价格是在合理范围之内的。”客户非常满意地表示,从没见过如此专业的报告。对于能得到客户的如此评价,陶冶笑道:“这对于必利而言意义非凡。团队的服务若能够对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项目起到积极作用,团队的社会价值也能得到体现。另外,该案例的评估过程也是我们不断学习的过程,通过该案例,团队已经开始学习工程预算等其他方面的知识。做一名知识产权资产评估师,需要终身学习、保持热爱。每做一个案子,我们自身的能力也会得到不断提升。”

忆往昔峥嵘岁月

采访过程中,回想刚开始创业的那段时光,陶冶不禁感叹:“2014年刚出来成立公司的时候,当时团队成员就包括我自己和曾经一起搞开发的几个人,其中有的还在大学当数学老师,有的在跨国公司任职,都有不错的收入且拖家带口。而我就自己拿着之前工作的积蓄,一开始是比较苦的。”公司成立初期,没有业务、没有收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和展讯通信的工程师做技术交流后,陶冶带领必利免费为该公司做专利评估。一直到半年之后,必利才接到了第一单业务——上海理工大学的一项市重大工程项目。提到最初的成果,陶冶眉眼之间都透露出满意的神态。

“从2014年到现在,必利已经走过六年时间,我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虽然现在的发展还不够快,现在的团队规模还比较小,但我相信,随着行业创新不断深入,以及必利在业内口碑的不断积累,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陶冶笑言,“只不过生长周期会像乌龟那样慢一点,但寿命长呀,必利目前团队规模不大,但胜在专业全面。未来,必利团队将继续致力于打造一支多学科背景交叉融合的人才队伍。”

采访的最后,谈到关于对团队未来的期许与规划,陶冶再次强调:“首先,必利还将按照理想中的律所模式发展,以一位骨干成员为核心成立团队,全程负责相应的项目。其次,团队要继续加强研发能力,将所能够覆盖的标的从专利、技术秘密、外观设计、商标、软件著作权,拓展至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植物新品种、地理标志,以及著作权中的文字作品、美术作品、音乐作品、影视作品等,将这些知识产权的评估技术也开发出来,更好地服务客户,也更好地为社会经济发展贡献价值。”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