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版权寻路

总第30期 周奕发表,[专利]文章

     2006年,刚毕业的李政到了一家视频网站的市场部工作。当时的他和很多人一样,因为分享网站2.0的概念以及将要发放的3G牌照而看好视频分享网站这个行业。
      与其他进入这个行业淘金者不同的是,李政对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倾注了很多感情,但遗憾的是,他在这个公司干了一年半后离开了,原因是“找不到盈利模式,公司黄了,所以不得不走。”
不过在这一年半里,他的工作可能会让很多人吃惊:谈版权合作,通过各种方式从版权方(CP)那里拿到正版的视频资源。
 
李政的努力
     “其实,正版的视频资源对视频网站一直很重要,因为一个网站需要海量的精品内容,如果仅仅依靠网友上传,原创的内容非常少,恐怕只能占到所有视频的十分之一,而且质量很难保证。但是那些视频资源,比如电视剧,MV,都是有版权所有者的,所以就需要我们去谈,换回大量的视频以满足网站的内容需求。”李政回忆道,“当然,在那个时候,如果要‘忽悠’投资商,大量的原创内容是必须的。”
      李政所隶属的网站市场部有两个工作内容,一是像一般企业的市场部一样的推广工作,而另一个就是版权合作,拓展网站的内容提供商,而这也是他的主要工作。
在当时,这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没有任何固定的目标,只有一个原则:谁有版权资源就和谁谈,如果有了具体的目标,就和领导沟通,再确定具体的合作内容。
      李政开局还算幸运,他通过一些关系和英皇娱乐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合作。“当时我们合作内容很简单,给他们做两周的专题页面,页面的视频都是他们旗下艺人的MV,而作为回报,我们能拿到这些MV一年的视频播放权。”李政回忆道。
      之后李政的合作对象不断扩大,有唱片公司、影视集团。按照李政的说法,他们和这些版权方的合作关系很简单:一个买,一个卖,只要价钱谈拢,一切都好说。尽管简单,但是他还是感到工作很困难,原本的采购工作却变成 “和销售一样非常有压力”。困难的原因更简单:网站不愿意花钱买。于是,合作成了当时获取版权内容的关键。
     “当时的合作模式挺多的,有纯分成合作、预付费分成还有全付费。纯分成就是卖点击率,一般都是点播网站,比如互联星空采取这种方式,分享网站很少有这样。预付费分成就是交一定的钱,然后再按点击分成。不过这两种方式一般CP赚不到钱,因为点击是可以作假的,这也是当时这个行业的潜规则之一吧。”李政说。
      而全付费虽然能让版权方赚到钱,但是网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因为一方面网站都认为自己在创业阶段,不能“乱花钱”;另一方面,视频的价格非常昂贵。所以在这种条件下,能谈成的合作非常少,李政笑着说:“总能在万千对象中幸运的找到一个吧。”
      已经离开视频分享行业的李政仍然在关注这个行业,他认为出现这个局面的根本原因是视频网站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不能盈利,就不能购买版权,不能购买版权,就没法进一步盈利,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如果不解决盈利模式的问题,视频网站只能靠烧钱活着。
      然而对于这种观点,李政的好朋友李悦琳向记者表示:她并不同意。
      李悦琳把已经离开视频行业的李政称作“外行人”,她觉得因为没有盈利模式所以没有能力购买版权其实是李政“一厢情愿”的看法,“不盈利不代表没有钱,那个时侯和现在都是一样的,我认为当时没有人会花钱去买版权,是因为当时的理念限制了他们。从商业的角度讲,当时大家都在做盗版,为什么我要去花钱买正版?现在我们也没有盈利,但是我们可以去买版权,还有预算,就是因为我们有了‘影视为核、媒体为衣’的理念。”酷六视频网站媒体合作部经理李悦琳告诉本刊记者。
不过在2008年,也就是李悦琳进入视频行业时,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做。
 
李悦琳迷茫入行
      在进入酷六视频网站之前,李悦琳一直做市场工作。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位老领导问她愿不愿意来酷六工作,因为有一个职位很适合她,而这个职位的工作内容是负责网站内容的版权合作。
      这对于李悦琳来说是一个陌生的职位,她一开始很迟疑,原本08年3月份收到邀请的她拖到了8月份才入职。“我感觉(视频网站)的版权问题不可能解决,说大一点,中国的版权问题、互联网版权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我有什么办法?而且视频这个行业好像没有人关注版权。”李悦琳直言当时的一些困惑,并调侃的说,“如果我能解决,那我就牛了。”
      不过入职后的李悦琳还是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完全不懂和不会的她在老板的“辅导下”开始慢慢上路。当时她的部门只有三个人,她在其中负责版权合作。
      相比李政来说,李悦琳从开始负责网站的版权合作之始,就多了几分清晰。她的工作内容只有两方面:第一是电影、电视剧的采购,第二是和电视台的合作。
     “电影、电视剧就是从出品方和版权方那里购买有版权的视频,和电视台的合作就是对他们的栏目做宣传,以此获取视频。”李悦琳总结道。
      2008年10月,李悦琳经过短暂的适应和思考后,就开始正式和她的合作对象进行“谈判”。
    “和电视台的合作难度很大,需要看这个电视台是不是重视宣传,而且一般他们不喜欢分享网站做点播。当然也有很多电视台的栏目组希望和网站合作,扩大影响力。电影电视剧一般我们是分情况采购,一种是集中采购,就是和版权商一次谈很多部的作品;还有一种是单独采购,主要的对象是热播剧和热播电影。”李悦琳说。
      不过对于电影和电视剧,合作内容也并不一样。因为电影,尤其是热播的电影并不是一个视频分享网站能够买的起的,所以和最新的电影合作,主要是体现在宣传片的合作上,即网站从电影出品方或者版权商那里拿到正版的片花,在电影放映之前对影片进行预热。“相对而言我们更喜欢电视剧。”李悦琳告诉记者。
      而在采购电影电视剧的时候,作为采购方的李悦琳,其实更关注采购视频的版权是否清晰,因为“我们不能花了钱还买盗版吧?”她告诉记者。为此,每次采购,她都需要借助法务去弄清楚复杂的版权链条,要查看发行许可证、网络版权分销证等一系列文件,直到确认版权清晰,才会下定决心合作。
      不过李悦琳也承认,其实真正花钱采购的片子在2008年并不多,“因为去年还是在摸索,有些钱实在是不敢花,今年似乎找对了路,就好多了。《我的团长我的团》、《潜伏》等电视据都是我们第一时间采购的。”
 
“我们知道该如何做”
      2009年,李悦琳所说的路就是:“影视为核,媒体为衣。”其实这个理论和三年前李政的看法类似,也许是经过了07年、08年版权问题的曝光,视频网站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并换个思路思考所谓分享网站、2.0概念的出路在何方。当然,2.0的概念也并未放弃。
     “通过去年的尝试以及对之前网站理念的反思,我们觉得对于视频分享网站来说,单纯的2.0、分享概念并不能落到实处,因为原创视频需要一些爆破点、一些运气,但是影视剧对于网友来说,是一种常规需求,必须用这些东西来满足他们。你会发现,如果不去花钱满足网友,他们就会流失,所以这才是关键,这也是让我们坚持采购的重要原因,而不是有没有盈利模式或者有没有盈利。有人气的网站,才有可能做到流量货币化。不然,网站会被网友忽视最后到遗忘。我们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满足网友的视频需求,且做得有自己的特色。李悦琳表示。
      为此,在09年初,李悦琳就制定了今年一年的采购计划,而且每个月、每个季度都要有相应的采购计划,这些采购计划里,还必须提前做出热播剧的计划。 且采购上线的热播剧,在规定时间内达到公司考核的PV量,这就需要影视部的编辑努力去推,然后还需要我们想着方法的去做好剧场策划,就跟电视台追收视率一样,现在不是说做什么,怎么做的问题了,而是播什么,怎么播,什么时候播的问题。视频网站同样也在做自己的剧场概念,让网友看到更多自己想看到的内容,好看的内容。把用户粘黏度做起来。    “工作压力真的很大,老板总是不停的问你,下个月的片单在哪里? PV能达到是多少?核出来CPC多少?感觉工作就是不停的谈不停的谈。”李悦琳有些调侃的说。
      除了数量上的规定,李悦琳的工作还要兼顾质量,“我们有一份采购视频的评估单,会具体到每一部片子,会把每一部片子的采购价值进行分类,然后根据分类再确定是否要买,用多少钱买。”李悦琳说,“我们08年仅仅持平,而09年希望盈利,所以我们的每一分钱都必须花在刀刃上。”
      尽管李悦琳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版权合作,而且比之李政已经有了相对明晰、正规的工作方向和方法,但是另一方面,李悦琳也承认,网站依然不能完全摆脱盗版。  
      李悦琳说:“我来这里第一次听到由于版权问题遭到起诉时并没有紧张,觉得很正常,那些大门户网站也有很多官司,更不用说我们视频分享网站了,顶峰时期每天8万视频的上传量很难避免有版权问题的视频出现。不过面对诉讼,我们都会以积极的态度应诉,也希望对方以开放的心态看待我们。因为我们是视频分享网站,是UGA\UGC的模式。我们是在为广大网友来承担这一切的法律风险,当然我们也是有积极的面对措施的。而且今年我们也觉得,既然要为网友提供影视剧,拿这些钱去打官司,还不如拿来购买版权呢。”
      除了诉讼,作为视频网站对“避风港原则”的应用,李悦琳的另一个工作就是对版权进行预警,如果有电视台和版权方认为酷六网上的视频有版权问题,她会在收到函件后转给技术,而技术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反映到监控部门,查到链接后就会进行屏蔽和删除。就在记者采访时,她还收到了一个要求撤视频的电话。李悦琳告诉记者:“我们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撤下的视频如果值得跟进我就会主动和他们合作。当然,有时候这些撤视频的要求,是那些精明的版权销售员为了和我们合作而做的铺垫。”
      已经做了将近一年版权合作工作的李悦琳对于未来的工作还是充满期待,相对于已经离开视频行业的李政来说,她认为虽然有些现实问题,比如对于国外电影电视剧的“擦边球”目前还很难避免,但总的来说,工作的方向已经明晰了。
     “视频分享网站的版权合作随时都在变,也许到了下半年,更多的合作方式和合作对象会出现。作为我个人,我今年跟希望做一些事件营销,让我的工作更加商业化操作。”李悦琳自信的说。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