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会”到底属于什么?

总第33期 China IP 聂士海发表,[著作权]文章

     近年来,与“晚会”有关的法律纠纷频频出现,其中以央视国际告优搜非法同步转播央视春晚案最为典型。其中涉及许多迄今尚未明确的法律认识有些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引起争议。
     鉴于以上问题的存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中国版权协会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于11月6日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对此进行了广泛而充分的讨论。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多所院校以及北京市、区三级法院、中国版权协会、中央电视台等部门的专家学者40多人出席了本次研讨会。
     与会专家首先听取了中央电视台“春晚”总策划秦新民和节目版权管理处处长石村有关春节联欢晚会的艺术创作、技术处理以及独创性因素等问题所作的详细介绍。接着,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林子英介绍了司法实践中的相关案件,并希望通过这次研讨会能够帮助解决司法实践中所遇到的相关问题。
     随后,与会专家学者就“晚会”的性质和法律保护等理论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晚会”是作品吗?

     “晚会”是否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如果“晚会”构成作品,“晚会”属于何种类型的作品?如何理解其独创性?
      北京大学张平教授从权利归属和权利性质的角度对“晚会”的性质进行了分析,她认为晚会是法人作品,具有汇编作品的性质。“既然是作品,当然有著作权,权利人即为中央电视台。”在对晚会的性质给予明确肯定的同时,她也指出了晚会在权利归属上特殊的一面。“中央电视台作为作品的权利主体具有多重性,但是在行使权利时要受到合理使用的限制,如只能对“晚会”这一汇编作品的整体使用享有权利,建议中央电视台应当通过委托合同来解决利益分配问题。”张平说。
     清华大学冯术杰博士也认为“晚会”可以看作是汇编作品,可以注明“编著”。他认为现场晚会被录制成电视晚会后类似于电影作品,“央视参与了晚会为录制为目的的制作过程,电视晚会与电影作品没有本质区别,应当同等对待。”
    “晚会不是汇编作品。”中国人民大学罗莉教授对此提出了截然相反的看法。她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晚会没有统一的标准,甚至同一节目也有许多不同的标准。”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法律部刘平主任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晚会”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3条所列的“作品”类别中的任何一类。用“作品”来定义“晚会”是不妥当的,“晚会”应当属于“制品”而非“作品”。“就象面粉不是食品,只是原料一样,‘晚会’只是一个组织形式,要想成为‘作品’,应当以某种方式使之固化下来,如制成DVD光盘等等。”他并指出,“在中国,并不是只要有创作就能称之为‘作品’,CD、DVD等是音像制品,而不被认为是‘作品’。”
      中国政法大学张俊浩教授从信号的角度深入分析了“晚会”的性质,他提出本案没有汇编的问题存在,是中央电视台在现场创作。同时,他指出解决本案的关键是进一步厘清作品、汇编作品、邻接权对象等概念,这折射出我国目前知识产权法基本理论相对缺失的困境。
谈到“晚会”的原创性问题,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王春燕教授分析了《著作权法》上的“原创性”和商业创意的区分,明确提出“著作权法上所指的‘原创性’和商业意义上的创意、设计不是同一概念。”她还就作品的原创性来源等问题提出了几个疑问:“如果‘晚会’是原创,那么它是谁的原创?央视对作品的改编是否属于原创?委托创作的原创归谁所有?”

     如何对“晚会”行使法律保护?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李明德教授对“晚会”中所涉及的作品类型和权利归属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中央电视台从广播组织权的角度在现有的法律体制下很难主张权利,但可以从汇编作品的角度,或者表演者的委托等不同的角度主张权利。
      罗莉教授从汇编作品审查标准的角度提出了新观点,她认为,中央电视台享有的权利应该是表演组织者权,这可以为中央电视台投入人力、物力办好“春晚”提供动力。
      王春燕教授提出可从反不正当竞争的角度对晚会进行保护。
中国人民大学李琛教授就“晚会”现场表演与直播的区别、著作权与邻接权的关系、决策行为与创作行为的关系等问题进行阐述。她提出两条思路,一是现场晚会中的“活表演”永远不可复制,不可能被汇编,这是分析“晚会”性质应当明确的前提;二是解决问题应当受到现有法律规范体系的约束,对演出组织者可以适用邻接权进行保护。同样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郭禾教授赞同李琛教授的观点,他进一步认为,对“晚会”进行保护的出路是看它最后传播的部分,而不再考察现场的表演。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薛峰副院长认为“晚会”问题应该从“著作权法要保护什么、作品是什么”等基础概念角度来研究,不能茫然的拿现在法律规定去套。
      中央电视台节目版权管理处石村处长认为“晚会”可以视同于“体育比赛”,理论上不认为是作品,但采取的是版权保护的方式,可以采取约定方式保护网上同步直播等权利。
      而中国版权协会沈仁干理事长明确提出中央电视台作为广播组织,只能要求对广播信号这个客体进行保护。中国人民大学郭寿康教授也依据目前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现有定义,提出“晚会”不能用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保护。
      虽然此次讨论会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但“晚会”无疑给中国知识产权法律界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
      讨论会之后,关于“晚会”的讨论仍将继续下去。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