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著协:直面媒体风暴

总第34期 China IP 聂士海发表,[著作权]文章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自1992年成立至今已有17年了,是中国最早成立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17年来,音著协维权不断,受到的质疑也不断。
 
今年,因为卡拉OK收费和背景音乐收费,音著协又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这一轮新的关注中,音著协与媒体之间的论战让人感到新鲜。这个成立17年,为中国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积累了很多实践经验的组织,在今年又为集体管理组织在积累着如何直面媒体的经验。
 
“模糊收费”频遭质疑
 
多年来,对于音著协的版权收费工作,责疑之声一直没有停止过,但与媒体间激烈的交锋是从2007年以后开始的。
 
早在2007年4、5月间,针对卡拉OK版权费一事,《北京晚报》就曾发表了以《卡拉OK版权费四笔糊涂账》、《“模糊收费比较合理”》为题的署名文章,针对收费主体对没有客人唱歌也要收费、涉嫌重复收费、费用去向不明等方面进行了质问。
 
2008年12月3日《北京晚报》又发表评论《音著协搅得企业不安宁》。该文直接针对此前昆明市200余家饭店、宾馆决定集体停播背景音乐,以抗议音著协云南办事处的不合理收费一事。质疑音著协KTV按床位或包间的收费模式。认为音乐著作权费用涉及到全世界数以万计的音乐人,稀里糊涂地收上来,难道也稀里糊涂地支付出去?作者还调侃道,“音著协正在迅速把自己做大做强,按照他们规定的标准交费,每年可以从全国、全世界收几个亿或几十个亿。不按照他们的标准交费,天下从此不得太平,商家、企业从此不得安宁,他们在各地设立办事处,一边收费,一边起诉,把不交费的统统告上法庭。企业有时间天天打官司吗?音著协有时间天天打官司,反正不花自己的钱,赢了有管理费拿,输了也可以用管理费支付,自己还照拿工资。这样的社会团体如果有10个,不用金融危机,中国的一半企业就趴架了。”
 
评论文章被各大门户网站转载,受到了社会的极大关注。
 
中国网以《饭店放歌收费:错误时间做出的错误决定》为题发表文章,提出音著协在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经济衰退、饭店行业出现全行业亏损的大环境下征收音乐版权费是时机不当和“忽视市场规律”。文章并认为音著协收费依据标准缺乏权威性,指出“音著协哪来如此大的权力与底气?不能不令人生疑。”
 
媒体攻防战
 
2008年12月9日,因为有媒体传出“音著协将征收哀乐版权费”(后证实报道失实)的消息后,《北京晚报》在同样的版面发表评论《音著协你大胆地往死里收》,再次向音著协发难。
 
对此,音著协反应强烈,快速而有计划地做出了反击。第二天(12月10日),音著协就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出了《协会的声音》,将协会呈送国家版权局工作报告的四段节选内容公开,以此方式对外作出回应:“我们坚决反对北京晚报评论员文章对协会的指责,因为它完全违背了法律精神,扭曲是非,向公众传导侵权有理、维权有错的观念。”外界从中既看到了音著协所受的委曲,“由于在权利人与使用者之间协会的居间角色,也常常成为被双方责难的对象。”也从类似“出现问题要及时向上级汇报”等话语中看出了音著协“机关性”的一面。
 
同日,音著协总干事屈景明亲自在音著协和音集协两大网站,公开发表反驳文章——《北京晚报你要干什么》,矛头直指《北京晚报》此前的两篇文章。令人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能从正面回答外界的广泛质疑之声,而是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角度,用感情宣泄的方式与记者“对骂”,并宣称“抄送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北京市版权局、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各级法院知识产权厅、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局、新华社、人民日报”等13个部门。
 
此文一出,立刻在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并引发全国各路媒体的群起响应,音著协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新华每日电讯在《音乐版权收费像“一团麻”,总有解不开的小疙瘩》一文中提出了新的疑问:“以如此力度如此速度,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太超前了?”
 
《南方都市报》分析认为,没有平等博弈只会乱相丛生。KTV业主的利益,并没有行会的合理组织和有力表达;著作权人的利益代言,目前只由一纸行政许可而生的音著协这样的社团名义上代理,而其鲜明的垄断背景,却可能远离公平博弈的谈判桌,使著作权人与使用者利益两败俱伤。
 
中国网的时评认为,音著协应该反求诸己鞠躬反省,媒体报道动机和所涉内容是否有可取之处,公众为何不理解和支持音著协的工作。事实上,音著协自开始征收版权费以来,公众对音著协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音著协收费账目等内容知之甚少,误解由此而生。而音著协也没有借助媒体之力,及时化解民众对音著协收取版权费的误解。反而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不是威胁起诉不缴费的KTV业主,就是借用国家版权局等政府部门的行政权力吓唬公众,更是拒绝一些KTV业主的讨价还价余地。
 
新浪网12月11日发表了新闻《吴向飞呼吁创作人加入音著协以保障利益》,对音著协表达了支持的态度。
 
北京晚报12月15日再发文章《就是要对“模糊收费”问个明白——答音著协总干事屈景明问》。仅仅相隔一天,音著协总干事屈景明就以《北京晚报 让我悄悄告诉你》作出了相对此前较为理性的回答。
 
 
在渡过了一段相对的“平静期”之后,北京晚报于2009年5月20日再次发出火力《音集协、音著协收费不应是“黑社会方式”》,似有将矛盾继续升级之势。又是仅过一天,音著协总干事屈景明就用《北京晚报怎么这么□》来做低调回应,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若真是碰上了躲都躲不起的牛二,还真是有碰上了黑社会的恐惧。”。
 
到目前为止,音著协和媒体之间的论战似乎告一段落,不过明年,是否又会风声水起呢?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