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中国企业辗转海外“抄底”

总第35期 China IP 李雪发表,[综合]文章

2009年收官之际,国内企业再次掀起海外并购的高潮。纵观全年,中国企业借助金融危机的冲击波,将海外“抄底”的热浪不断提温,2009年全年海外投资并购交易金额已创历史纪录,达300亿-350亿美元,比2008年高出3倍多,势头有望在2010年达到高峰。商务部负责人也表示,商务部将继续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

从备受关注的吉利与福特就收购沃尔沃达成一致,到广东顺德日新收购智利特大铁矿,再到北汽集团高调收购瑞典汽车萨博。这一年中国出尽风头的企业大多与海外“抄底”有关,并购数据直至年末还在被刷新,业内将2009年称为“中国并购年”。

海外抄底的中国企业
■  2009年12月23日,北汽集团收购瑞典萨博汽车公司知识产权暨自主品牌乘用车平台战略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北汽控股斥资2亿美元收购现款萨博9-5、9-3等三个整车平台和两个系列的涡轮增压发动机、变速箱的技术所有权,以及部分生产制造模具。

■  2009年3月27日,吉利汽车公司宣布以不超过5800万澳元的价格收购了全球第二大变速器公司澳大利亚自动变速器公司(DSI)。

■  2009年12月6日,山东兖州煤业斥资190亿元人民币收购澳洲菲利克斯资源公司100%股权,成为目前内地企业在澳洲完成的最大宗收购案。完成并购后,兖州煤业在澳大利亚控制煤炭资源量将达15亿吨,原煤年权益产量超过1000万吨。

■  2009年12月3日,中航工业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香港私人资本运营公司ATL斥资5800万美元,共同收购奥地利未来先进复合材料股份公司(FACC)91.25%股权,此次收购是亚洲航空制造业首次并购欧美航空制造企业。

■  2009年8月28日,宝钢集团以现金约18.04亿元人民币入股澳洲资源公司Aquila 15%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是该集团首次在海外成功投资上市公司。

■  2009年5月25日,中国石油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45.51%股份、日本大阪炼厂的49%股权;竞标获得伊拉克哈尔法亚油田开发权;与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KMG)联合收购哈国曼格什套油气公司。

■  2009年7月6日,浙江企业恒达高公司以300万欧元的价格将昔日雇主德国FGS公司收归麾下,更换“恒达高欧洲有限公司”新招牌。

■  2009年4月,宁波兴瑞电子有限公司收购了拥有40多年光学镜片生产史的日本马谷株式会社。

■  2009年5月,音王集团成功将世界顶级的调音台品牌Cadac揽入怀中。6月,杉杉集团将澳大利亚西陲庄园造酒公司收入囊中……

“走出去”只是开始
2002年,我国企业以并购方式对外投资额仅为2亿美元,2003年达到8.34亿美元,呈快速上升势头。2004年,仅联想收购IBM个人业务一项交易金额即达17.5亿美元。虽然每年并购金额都在以上升态势发展,但在今年却打出了“连环掌”。

金融危机导致企业价值缩水是此次中国企业大批海外并购的重要因素,加快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给中国企业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与此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犯错误的机会。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成为“先锋”还是“先烈”或许只有一步之遥。

调查显示,今年1-2月份,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达22例,涉及金额达21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升40%,位居全球第二位。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走出去进入国际舞台是必经的线路。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走出去并不只是扩大企业规模,而引进先进的技术与管理,研发与使用,利用更深层次的资源整合,实现企业在自主研发与创新方面的实力,提升自主品牌进入国际市场的进程,才是中国企业首当其冲的使命。

“抄底”后何去何从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走出去”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业界人士坦言,很多企业是被投行家“忽悠”出去的。记者就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问题咨询一些律师时,他们也表示,一些并购的企业可能都没有想过并购后的知识产权问题。面对随后更多的实际问题,中国企业是否意识到并有能力解决?

据了解,国际上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并购以失败告终。大量调查显示,许多并购未能收到预期效果,也就是说并购失败的可能性极大。中国企业已有的海外并购实践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企业进入发达国家与成熟的跨国企业进入新兴市场国家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国企业进入发达国家市场通常只能采取收购存量资产的方式,然而这些资产给中国企业带来的鲜花和掌声只是短暂的,其背后要面临的种种问题和风险是不容忽视的。

2009年底,美世咨询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调查显示,组织文化整合和人力资本整合是企业并购交易后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占比分别高达50%和35%。同时,领导者和管理人员的保留问题也成为影响企业并购成功的重要因素,占比达16%。

除此之外,2009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将知识产权并购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很多企业希望就并购知识产权后提升自主品牌的快速发展,从而加快进入国际市场的步伐。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诸多的问题:企业并购以后,专利如何管理、如何保持品牌的独立性、如何更充分地体现知识产权核心价值、并购的品牌如何与现有产品相结合等等。

前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认为,中国企业要学习跨国企业的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加强对并购后知识产权相关权利控制,以达到真正的并购和整合目的。并要注意并购当中中介服务的重要性,“该花的钱是要花的”。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