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捷康:实践中国企业知识产权策略

总第35期 China IP  文/图 鲁周煌发表,[专利]文章

  盐城捷康三氯蔗糖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康”)是一家年轻的企业:2006年初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仅50万元。然而短短几年的发展,捷康的资产已由06年的100万元发展到今天的1.5亿元,  捷康的迅速崛起,一定程度上得益于过去两年震惊中外的“三氯蔗糖337调查案”。在这起案件中,捷康本不是被告,但他主动加入,并赢得了胜利。捷康对于知识产权这项“工具”的利用异常娴熟,以至于有人评论推动这场诉讼的捷康总经理安立军是一个“阴谋家”。
  作为一家中国企业,捷康并不是天生的“阴谋家”,其对知识产权的认识以及利用,也有一个成长的过程。面对未来,捷康公司以及他的总经理有更为清醒的认识:“谈知识产权布局为时尚早,不侵权才是我们要走的第一步。”


  知识产权:中国企业发展的“绊脚石”


  三氯蔗糖是一种高倍甜味剂,甜度是蔗糖的600倍,而成本却是其三分之一。它几乎不被人体吸收,因此倍受糖尿病、高血糖、肥胖症患者的欢迎,并广泛应用于食品、白酒、药、牙膏等多个领域内。在欧美国家,更成为家庭常备食品。
  1976年,英国泰莱公司发明了三氯蔗糖,并通过与强生的合作,1983年在美国进行了专利申请。直到2005年,专利保护期已过,三氯蔗糖才在美国被FDA批准作为通用甜味剂使用。一时间,供不应求,价格暴涨。泰莱成为全球最大的三氯蔗糖供应商。
  中国在2003年专利即将到期时,对三氯蔗糖开始了大规模的研究。然而由于糖的化学反应十分复杂,难以控制,研究攻克大部分以失败告终。直到2005年底,中国出现了三家较成功的三氯蔗糖制造商。中国企业的崛起,带动了供应量的增加,使得市场上价格由每吨三百万元降到一百万元左右。
  2005年之前,安立军正从事国内贸易,看到了三氯蔗糖的无限商机。“三氯蔗糖产业具备一个好的商业项目所应该有的三个最重要的‘生命基因’:一是安全性,涉及政府是否支持;二是耐加工性,涉及企业是否乐意用;三是口感好,涉及消费者是否能够接纳。”
  因为对三氯蔗糖产业的高瞻远瞩和信念,安立军决定将之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我愿意做一百年。”
  2005年,安立军开始转战国际贸易,而他与知识产权的结缘也从此时开始。
  “记得那时我和中国很多企业家一样,对知识产权并不了解。但是我很警觉得听到了一种声音:如果出口,你的产品是否侵权,是否有法律诉讼?国外很多客户都把这个作为最重要的问题在谈。所以当时我决定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
  带着对知识产权的朦胧意识,安立军开始接触资本和战略运营,代理了石家庄一家企业三氯蔗糖的国际销售,在美国建立了公司。
  这次转折,使得安立军开始展开自己三氯蔗糖一波三折的人生事业,也开始了和泰莱的较量。
  2006年5月份,安立军代理销售的石家庄一家企业面临了泰莱的第一轮侵权诉讼。一夜之间,美国的所有经销商为避免法律责任全部停止订货,唯独安立军这一家继续进货,从而支撑了整个产能并维系了中国的工厂。同时,安立军主导该企业确立了“消耗战”的诉讼策略进行被告辩护,最终通过律师找到对方的漏洞,对方以“诉讼资格不成立”撤诉。
  然而,这起案子的胜利,胜在诉讼技巧上,却并不能确定被告产品是否侵权。一旦石家庄该企业被确定侵权,安立军将会失去美国市场,而美国是三氯蔗糖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面对泰莱的挑战,一向强调要保护市场的安立军有了新的观念转变。
  “你想做事,你想持之以恒、义无反顾地去做事,在你的事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任何绊脚石,你必须要把它搬开。知识产权诉讼就是我事业中最大的绊脚石。”安立军说,“而三氯蔗糖,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业,这个产品,我的定位是做一百年。”
  于是,在组织此次被告辩护的过程中,安立军开始悄悄地寻找一个机会。“我在寻找另外一家企业,不是被告的小企业,因为我卖的产品是个被告做起来很被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盐城捷康,是个非常小的公司。”很快,安立军拿下了捷康并进行包装开始引资。“捷康自从我投资的那天起,就把它所有的市场信息封闭隐藏起来。因为我在找不到策略的时候,不能让它出来。”
  此时,安立军开始积极的铺就美国市场,打通各种渠道,并决定在欧洲设立公司,同时也引进了新的资本--上市公司两面针。
  然而捷康在市场上的影响还是相对较弱的,“我们的网络铺下去了,但是客户并不知道你。”安立军说。


  知识产权诉讼作为一项投资


  2007年3月5日,泰莱以其中间体制造、成品及应用等方面的5项专利侵权为由,将中国三家三氯蔗糖企业上诉到地方联邦法院,并于同年4月6日申请启动ITC“337调查”。一个月后,美国ITC正式受理此案。
  337调查最致命的一点,就是普遍排除令,将所有侵权产品永久地排除出美国市场。一旦侵权成立,捷康也会受到诛连。
  这个时候,捷康一方面继续引资,一方面研究这个案子。7月5日,就在泰莱起诉的四个月后,通过对自身及泰莱的专利评估,捷康主动申请加入了“337调查”。
  “这个出牌权我一定要掌握。”安立军说,“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钱,不像有的人有钱都不知道怎么打,没有钱我也敢打!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我能带来钱。什么能带来钱?我知道我有一个很好的市场前景,一个很好的制造基地,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我相信我能引来客户和投资。”
  然而面对不确定的诉讼风险,安立军自信地说:“即使我们败了,我也是最大的赢家。”
  在诉讼期间,和其他被告企业不同,捷康是以不侵权的身份主动加入,市场上的客户敢拿捷康的产品,而不去拿别家的。因为被告的名单是可以随时增加的,而捷康的不侵权身份,可以使得客户不会成为被告,从而迅速地铺就市场。
  另外,判决下发的那一天,如果被下令禁止销售,则必须要交保证金。安立军说:“我做好了交的准备。宁可被罚款,我也要保护市场。这也是一种投资。无非我再去掉中国的一个车间,投资在美国。但我的渠道畅通,畅通之后,我可以用别人的工厂。这个投资意识是积极有效、并且完全可以复制的。钱最重要的是花在什么地方。”
  在这个理念的引领下,捷康组织了一批中美律师团队和专家团队,耗资300万美金的律师费,在当时对捷康是一个不小的压力。“法律诉讼的目的是为了市场,但是它会借用法律的手段来控制市场。诉讼不是为法律而法律的。”安立军说,“而耗费300万美金打这场诉讼,我要的不是利润,我要的是市场。我敲开了美国市场,就拥有了定价权。这个过程的思想意识,就是投资的意识。如果我把这诉讼的三百万美金,当成贸易损失,我就不会做了。很多企业就把这个当成贸易的损失。我没有,我把这一项作为投资。”


  知识产权的娴熟应用


  面对狡猾的泰莱,捷康也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技巧。
  因为适时地选择了中途突然加入,给泰莱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使得泰莱临时增加了一批律师团队和500万美金的预算费用。
  第一步递交资料时,捷康将所有的资料全部递交上去。对方此前没有分析过捷康的资料,因此递交的资料越多,在有限的时间内就越增加对方的负担,造成对方的被动。资料递交以后,对方还来不及审查,紧接着就是证人询证阶段。考虑到证人没有出庭经验,捷康组织律师对证人进行了几天几夜的出庭模拟训练。然后是工厂现场调查,对方在整个原料和中间体取证过程中没有发现问题,甚至把地上的灰尘都取走一起拿到美国实验室化验,以此来发现捷康侵权的证据。最后的华盛顿出庭是至为关键的,出庭前,美国律师对相关证人进行了十几天的庭前模拟培训,最终在法庭上使得对方没有找到丝毫破绽。
  安立军的市场眼光,加之中美律师团队和专家证人的配合,捷康历时23个月耗资300万美金,最终获得ITC不侵权的判决,判决生效后,泰莱放弃了ITC的上诉权,并撤销了联邦法院的相关诉讼。捷康的胜利,又带动了其他三家中国企业的胜利。在这近两年的诉讼过程中,捷康与其他被告企业最大的区别是:它一直在积极开拓市场渠道,在此基础上实现了“以市场战养法律战”。大获全胜之后,捷康赢得了20年的市场机会,产能可以扩大40倍,市场机会估值200多亿元,从而实现了“以法律战推动市场战”的目的。
  然而,最令泰莱意外的是,捷康同时组织相关专家成立实验室,对泰莱的重要专利进行了研究分析,从而大胆质疑、挑战对方专利,最终反被动为主动,将泰莱最引以为豪的专利打成无效。
  在与泰莱的轮番较量中,安立军看透了这个游戏的本质。
  知识产权问题往往和市场垄断紧密结合。《反垄断法》防止市场垄断,但是并不回避利用专利的专有权去实现市场垄断。知识产权相关法律在保护知识产权独有性的时候,又提出一旦构成了垄断行为,不在知识产权法律章程内。安立军说:“两边互相踢皮球,这意味着很多的企业会钻这个空子,利用知识产权形成的专利池和专利网,来达到市场垄断的目的。如果看透这个本质,突破的时候是比较容易的。”
  “往往某项技术,只有一项专利是真正核心的,因为最佳路径只有一条,但是为防止攻破对方会把其他路径全部封死,这意味着对方有很多专利是不经打的。真正的关键部位只有一个,这一个往往又出于商业保护的目的而留有余地,不会将全部的核心内容放进去。但是恰恰是这个‘留有余地’,给对方的专利带来了不合理性,也是造成攻破的关键。”
  而即使是百分之百的好专利,当它的技术专家对其合理性解释不清楚的时候,依然有办法就扩大范围滥用知识产权形成市场垄断进行起诉,对方专利可能就会被判定为无效。“所以,打赢是完全有可能的。和他们打知识产权诉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思想准备,我们抓不住要点,而被对方制定的游戏规则牵着走。”安立军进一步说。
  目前,中国的某些企业也开始参与了这一项游戏规则,将一项专利巧妙地转化成几十项专利,从专利数量上阻吓对方,因为要攻破每项专利是很耗精力的。
  安立军说:“这恰恰是对方惯用的手法。专利数量多不可怕,因为很多专利都有漏洞,发现他的漏洞再配合自己的资本,很容易打赢。但是最根本的一点,一定要抢出牌权,主动控制局面,不要让自己陷入被动。”


  专利布局为时尚早


  捷康胜利了。在这场围绕知识产权展开的诉讼游戏中,中国企业利用了游戏规则,成为了胜利者。
  而知识产权工作会成为捷康未来发展中永久性的工作。在捷康的理念中,知识产权是市场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工作。知识产权工作应该从企业的高层直接领导,从而上升为企业战略,而不是作为一个单纯的部门独立运作。
  然而捷康以及捷康人并没有因为一次胜利而妄自尊大,在本刊记者问到捷康未来将如何通过这次诉讼进行知识产权布局时,安立军的回答让人意外。
  他笑着冲记者摇头说:“现在谈布局还为时过早。我现在更多的是在做确保不侵权。因为对方也在研究申请专利,我们也在研究。所以在不侵权的引导过程中,可能就会形成新的发明。”
  随着WTO2020年“取消关税”年限的到来,国际贸易的竞争逐渐演变成知识产权的竞争,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将知识产权专有化扩大,上升到贸易壁垒的层面,从而达到市场控制的目的。中国作为制造大国,多数的企业是在仿造专利,而不是做专利。一旦这个年限到来,企业将面临的是血淋淋的惨痛。尽管政府呼吁自主知识产权,但多数企业仅仅停留在专利申请的层面,而非诉讼层面上。
  “中国的专利是经不起挑战和诉讼的,它不是在摔打过程中形成的,这意味着你的专利拿到市场上用不了。要么给你打成无效,要么形成不了保护作用。最后成了摆设专利和样子工程。”安立军感慨地说,“专利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市场,是矛的作用。但中国企业需要盾。如果为专利专利,你的专利没有意义。如果为不侵权而专利,你的专利就有意义。对方把路都给堵了,你要找新路,在这个过程中首先生存下来,才有可能继续选择最佳的路径。所以中国企业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做到不侵权。生存下来,才能谈做事。”
  只有不踩到雷区,才能发现新路。
  安立军强调说:“所以我们这个时候谈布局是太早了,没有资格去谈。防止其他企业利用知识产权的专有权形成市场垄断,这是大部分中国企业要去做的。全球一体化,国际市场的竞争就是知识产权的竞争。现在国家设置了很多挡箭牌,对方打不过来,一旦到了真正和你面对的时候,那是挡不住的。中国企业在这个时候还不崛起,找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十年二十年后,企业早晚是死路一条!”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 781218809@qq.com2010/6/19 15:40:12留言:中国的专利是经不起挑战和诉讼的

    形象工程太多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