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胜诉戴姆勒:全球商标战的英国小胜

总第35期 China IP 文/周奕发表,[专利]文章

  2009年10月23日,英国高等法院(伦敦)的法官就“戴姆勒诉中国三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商标侵权”一案做出判决,该判决驳回戴姆勒公司的诉讼请求,即三一集团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并没有利用三叉星商标的声誉。这也意味着一场耗时一年半的国际商标诉讼在英国告一段落。
  “三一的胜利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们的商标确实有企业自身的文化和内涵,并具有显著性,只有先确定了这一点,我们才敢放手与世界五百强企业对簿公堂。”三一重工法律顾问任玉龙很坚定对本刊记者说。
  胜利自然鼓舞人心,但在英国的胜诉,并不能让三一集团在未来放松身心,因为其与戴姆勒在全球的“商标战”过去一直存在,未来还会继续。即便是这次英国的诉讼,戴姆勒的撤诉依然为将来的再次起诉埋下了伏笔。


  意外的被关注


  三一集团成立于1989年,其图形商标由一个没有闭合的圆形,以及内部指向三个方向的阿拉伯数字“1”组成。这三个阿拉伯数字“1”的含义是三一的企业文化及使命,即“三个一流”,“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做出一流贡献”。
  任玉龙对本刊记者介绍说:“我公司商标系20世纪80年代由公司原所在地湖南娄底涟源的一位中学美术老师设计而成。”
  80年代末,一个以争创一流为目标的中国企业用图形商标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商标却被远在德国的戴姆勒公司所关注,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个图形商标“模仿了”他们旗下奔驰品牌的图形商标,“三叉星”。
  而当三一集团的图形商标开始在中国商标局申请注册时,戴姆勒公司向商标局对该商标提出了异议,认为其仿冒了奔驰的“三星叉”标记。不过这个异议很快在三一集团提供的充足的证据下显得不堪一击,最终商标在中国注册成功。
  但这次交手,仅仅是拉开了两个公司商标战的序幕。因为三一集团的目标就是走向世界,做世界一流企业。然而在三一走向世界之前,戴姆勒已经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拥有“三叉星”的注册商标
  2002年,三一集团开始向海外拓展业务,并同时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申请商标
  而对于戴姆勒的有可能的“捣乱”,三一集团也有了心理准备,“鉴于戴姆勒早在我公司商标开始海外注册之前就进行过干扰,我们对商标注册工作可能遇到的阻碍有着清醒的认识。对此,我公司聘请了国内较大的商标注册代理机构(北京集佳)为我公司商标海外注册设计方案,并选择国外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应对戴姆勒的异议或诉讼。”任玉龙说。
  戴姆勒也没有让三一集团“失望”,很快,这个德国公司就在全球紧跟着三一集团的注册步伐开始不停的提出商标异议,前后一共有50余起,可以说,三一和戴姆勒的全球商标战也正式打响。
  据北京集佳参与此案的商标代理人杜艳霞介绍,在不同的国家戴姆勒利用了不同的游戏规则。例如在其本土德国,由于其商标注册体系和中国类似,所以戴姆勒只通过商标局提出异议。
  “行政的审查和司法审查很不一样,前者仅仅考量商标本身是否近似,而后者一般会结合市场进行全方位的考察。所以尽管三一和戴姆勒的商标在我们看来完全不一样,但是仅仅从外形来看,还是有相似的地方。所以在不少国家,戴姆勒都利用这个游戏规则取得了商标异议的胜利。例如德国就认为商标近似,法国认为在7类(工程机械)不近似,12类(汽车)近似”杜艳霞说。“不过三一集团仍然可以在这些国家使用文字商标。”
  “对于那些在某些国家法律程序上注册失败的商标,我们会继续采取救济措施,直到用尽。”任玉龙说。
  2006年中旬,三一集团开始了在英国的商标申请,而在审查期过后,戴姆勒也按照惯例提出了异议。不过这次与在其他国家不同的是,戴姆勒有些心急,在商标异议还没有结果时,他们就急不可耐的将三一集团告上了法庭。


  胜诉英国


  2008年5月,三一集团正在筹划参加英国SED展会。但戴姆勒发出律师函,要求三一集团不能使用图形商标参展,并为此向英国高等法院法院申请临时禁令,理由是三一商标涉及仿冒侵权,如果参展会给戴姆勒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但是英国高等法院以理由不足驳回了戴姆勒的申请。不过为了避免万一,三一集团在参展时还是将图形商标进行了遮盖或者拿掉。
  不过申请临时禁令只是一个前奏,在三一集团参展的同时,戴姆勒又向英国高等法院(伦敦)提起侵权诉讼,并提出三项诉讼请求:1,三一商标与戴姆勒的三叉星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三一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构成侵权;2,三一商标系仿冒奔驰商标;3,三一商标的使用不合理的利用了戴姆勒商标的声誉。
  在接到法院送达的戴姆勒诉状后,三一集团迅速做出反应,“收到诉状后,我们并没有像其他企业卷入国际诉讼后那样畏于维权,而是迅速委托商标注册中的代理机构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进行积极应诉,并提交了答辩状,同时向法院提起反诉,请求部分撤销“三叉星”商标在英国和欧盟的部分指定商品。之后,我公司就开始了诉讼证据的准备工作,在此案件中,我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多达上千页,光活页夹就用了六大本。”任玉龙说。
  不过对于一家中国企业来说,面对国外大企业的诉讼,还是会有很多困难。首先对于英国的诉讼制度法律体系并不了解,很难估算胜诉的机会,也就影响诉讼的投入和决心。其次,在英美法系参加诉讼最重要的是证据和律师,但是要寻找一个好的律师团队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也非易事。最后,诉讼成本的高昂也是一个问题,据三一集团介绍,仅最后出庭阶段的律师出庭费就在70万英镑以上。
  “成本绝对不是最大问题,如果考虑成本,三一集团是不会参加诉讼的。”任玉龙说,“其实最大的困难还是对外国法律体系不了解和不理解。”
  但选择了应战就必须迎难而上,在集佳的帮助下,三一在英国当地委托了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并组建了一支可靠的律师团队。
  2008年12月,戴姆勒再次出招,向法院申请对本案使用“简易判决”,也称为即决判决,是指法院认定案件没有任何事实争议,而只有法律争议,由法官直接适用法律做出判决。具体到本案,就是法院认定本案中三一构成侵权毫无疑问,直接判三一败诉,并承担责任。
  2009年1月,三一集团迅速做出反应,并提交了简易判决答辩书及相关证据和证词。在三一集团的努力下,2009年5月14日法官最终裁定本案不适用简易判决程序,奔驰败诉。
  在这之后,案件进入主诉程序,依据英国的诉讼规则,双方需要提交大量的证据和证词。作为中方的代理律师,主要的工作就是协调英国律师的需求和三一集团提交的证据。“每天都像打仗一样。”杜艳霞告诉本刊记者。
  2009年7月6日至10日,庭审开始。庭审过程中,戴姆勒撤回了其第一、第二项诉讼请求。之所以这么做,杜艳霞认为在证据交换期间,三一集团提交的证据确实充分,戴姆勒估量后认为胜诉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撤回了两条比较有实际意义的诉讼请求,这样为之后再次起诉埋下伏笔。2009年10月23日,法院就最后一项诉讼请求进行裁决,判决驳回奔驰的诉讼请求,即三一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并没有利用三叉星商标的声誉。


  诉讼激励企业创新


  三一集团打赢了一场恶仗,而这场诉讼也给杜艳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评价道:“三一是一个商标意识很强的企业,他们对商标和企业发展的看法确实领先一筹。有些企业听说在外注册商标费用高昂,就很容易放弃。而三一不仅全面注册、还为了保护市场和国际一流的企业抗争到底。”
  对于三一的胜利,更多的还是因为企业本身的文化和商标的显著性,从戴姆勒主动撤回两项诉讼请求可见一斑。“三一还是一个有实力的企业,其实最后在审理第三项诉讼请求时,一般法官都会考虑很多,比如市场因素,尤其是会考虑两个企业的实力对比。三一一方面有大量的证据证明自己品牌的特殊性,另一方面他们的广告、产品、甚至参加的车展也证明了企业的实力,所以法官做出了最后的判决。”杜艳霞说。
  尽管诉讼结束了,但是在英国的商标异议结果还没有出来,而且戴姆勒也不会轻易放弃对三一集团的阻挠。
  任玉龙表示:“此次诉讼不会对我公司的发展战略和品牌战略产生太大影响,这只不过更加坚定了我们打造自主知识产权品牌,创建一流企业的信心。。”

 

       来源:China IP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