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漏洞下的“副产业”

总第38期 China IP 文/张琦发表,[著作权]文章

  “我从1 9 9 9 年专职写作,经常在报刊上看到自己的文章被刊登,而我并没有向这些报刊投稿,也没有收到稿费。有时按照报刊的地址去信或打电话索要稿费,对方却让我拿出证明,证明我是文章作者,还要身份证,很麻烦,很生气。后来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我就向一位律师朋友咨询,律师说《著作权法》规定报刊未经作者允许可以转载,按千字50元支付稿费(转载稿费标准),报刊转载不付作者稿费,侵犯了作者的报酬权。如果通过律师要,也只能按千字5 0 元的2 -- 5 倍标准索要,还不够支付律师费的,所以就放弃了。”大连女作家林夕发现自己的稿子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下被随意使用时既气愤又无奈。


  从“争口气”到“挣到钱”


  林夕的第一次维权行动是在2002年7月,南方一家纪实类畅销杂志精编版上有她的9篇作品,但是该杂志在发稿前没有和林夕取得联系,也没有在发稿后给林夕相应的报酬。林夕本来是这家杂志的签约作者,为他们撰写纪实类文章,稿费标准是千字千元,但在索要精编版上这9篇文章稿费时未果。于是,林夕找到律师咨询,律师告诉她这是对著作权的一种侵权行为,在侵权赔偿上,可以参照,1作者实际损失,2侵权方获利,3,法官根据侵权情节裁判50万以下。分析下来作者的实际损失很难计算,于是决定根据2,侵权方获利来计算,也就是根据杂志网站上公布的发行量和杂志定价,计划每期杂志获利,然后用侵权文章占全部文章比例,计算出侵权获利额,最终要求赔偿稿酬、经济损失、公正费、精神损失等共计9万元。经过半年多的审理,在2003年1月14日,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该杂志赔偿林夕各类损失2.4万余元,并承担1100元诉讼费用。该杂志对此判决不服,上诉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时,双方当庭合解,该杂志赔偿林夕2.1万元。


  据林夕描述,这次的维权还算顺利,前后历经半年,一些关心她的朋友曾经规劝过她,不要得罪了杂志报刊,不然很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职业发展。毕竟作者和报刊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虽然有过些许动摇,但最终还是决定诉诸于法律,林夕说自己是靠文字生活的人,自己的心血却被人无偿的使用,不仅践踏了自己的尊严,更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存问题。不过这次官司后,该杂志并没有为难林夕,并表示他们是以原创纪实类稿件为主,转载稿很少,所以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后来还是和林夕保持了合作关系。这次较为圆满的结果坚定了林夕维权的信心。“开始就想争口气,为什么随便用我的稿子,不尊重我的创作。真没想到能挣到钱。”林夕说。


  锁定目标职业化维权


  接下来林夕的维权计划更加理性,也更加周详了。考虑到向报刊维权取证很困难,有些只在当地发行,而且赔偿数额少,维权成本太高,最后将主要维权目标锁定在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上。因为林夕在书店无意的一次翻阅,就发现有些图书使用了自己的文章,自己却不知晓。林夕总结说,目前图书市场有很多编纂类图书,这类图书用稿量大,作者人数多,因此大部分涉嫌侵犯著作人权利。有的是直接选用作者原文,并署名,这属于比较好的,只侵犯了编纂权和报酬权,有的比较严重,把文章改头换面,偷梁换柱,也不署名,不仅侵犯了作者的报酬权,还侵犯了修改权。因为《著作权法》规定,未经作者允许,其他人不许擅自修改其创作的文章。只是绝大部分著作权人没有追究。


  不能依法得到应得的收入,就依法得到事后赔偿。林夕说:“如果正规支付,出版社的标准稿费一般是千字五十元,可经过法院,就要加上赔偿数额,基本会在五六倍以上,但各地区的经济情况不同,数额不一样。有一次官司结束后,对方一个广东过来的律师,私下笑着跟我说,你一篇稿子要3000要少了,如果在他们那边打官司,一篇至少一万。总结下来,在维权的过程中,一定要有专业律师的帮助。然而律师打这种著作权的案子相较其它的案子的收益较少,很少愿意接这种案子,所以可以找些小律所的律师。我和律师分工明确,我负责取证,因为自己最了解哪些作品被侵权了,其它的事情全部交给律师来做,维权的成本主要是诉讼费用和购买侵权书籍、快递的费用,给对方发函、打电话的费用等。维权的收入,律师和我基本按二八分成,所以最后维权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了,有时候遇到一个官司,会有朋友过来说情,但我也很无奈,因为赔偿多少不只与我个人有关,还牵涉到律师的利益。”这些最基本的确定后,林夕开始了她长达八年的职业维权之路。林夕说,“我虽然靠维权赚得了一笔收入,但我毕竟还是个职业作者,不可将全部精力都用于维权上,需要有时间继续自己的创作。因此时间上我会在每半年或一个季度进行一次维权,大约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在大连市各大图书经营场所横扫一遍,只要是编纂类散文集,励智类图书,基本上都会选用我的稿子,有的书是在网上买的,先搜索自己的文章名字,也会搜出一些书。到目前为止,我购买侵权书2 0 0多本,侵权文章3 0 0余篇(次)。再后来我扩大了搜索面积,在教辅类的,商业策划类的图书中也发现了我的稿子。然后分批分次地诉讼,一般一次针对10-20个侵权对象。”


  维权记忆


  据林夕介绍,从2002年开始维权,到现在为止有近百家出版社侵权,律师在诉讼前会先给侵权方先发律师函,大多数出版社接到律师函态度都比较好,积极回应,赔礼道歉,协商解决办法。60%的出版社在接到律师函后通过协商会达成合解,有的还因此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但也有些出版社采取拖着不办的方式,在一定的期限内没有结果,律师就会诉讼到法院,接到诉状的出版社态度更积极,80%的案子在开庭审理前达成合解,合解数额会比发函的高。因为增加了诉讼成本。只有不到20%的案子开庭审理。整个维权过程,基本顺利,偶有波折。


  历时最短的案子是2006年起诉南方出版社,他们出版的一套散文丛书选编了林夕的十余篇散文,律师发函后没有结果,后来起诉到法院,立案半个月就合解了,对方态度表现的很友好。


  耗时最长的案子是2008年11月起诉大连北方明珠影视传播公司,林夕与该公司于2008年7月签定电视剧《纸婚年》的创作合同,但对方只支付了作者一部分报酬,余款迟迟不付,经多次交涉无果后,于是委托辽宁法大律师所的项昆仑律师,起诉之前,项律师到大连西岗区法院咨询,法院认定是合同纠纷,应在区院审理,正式受理此案,并于2008年12月开庭审理,判决我方胜诉,要求对方支付余款6万元及违约金2万元。对方不服上诉到大连中院,中院裁定此案为著作权纠纷,区院无权审理,判定一审无效,移交中院一审。但在卷宗移交过程中,又出台新的法规,根据新法规,此案应在区院一审。于是,本来很简单的案子变的复杂,卷宗要从大连西岗区法院移交到中院,中院再退回大连西岗区法院重新审理,到现在一年多了,案子还在移交过程中,还没有正式审理。


  版权漏洞中取利


  几年下来,维权为林夕追回了20余万元著作权赔偿金。由此可见一斑,目前我国因版权意识的淡薄形成了巨大的版权漏洞。很多时候侵权人大都怀着侥幸心理,觉得作者一旦发现了,来找时付点稿费就行,如果发现不了稿费就省下了。殊不知如果版权所有人存心维权,损失更大。有些媒体称之为“钓鱼维权”,可鱼儿又为什么会上钩呢?


  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著作权维权大户,据知情人士透漏,华盖公司是通过网络发布图片,因为众多怀有侥幸心理的人,随意使用了华盖公司所发布的图片,殊不知一切都在监控之下,如同走在街上发现地面上放着一叠钱,当你认为没人会看到时,其实角落里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你。该公司大部分时候不会主动找寻客户,他们有着自己的专业律师团队,会在展会、广告彩页、户外广告等各种地方进行搜索,华盖公司的目标是各类广告公司及有钱的企业主。近年来,由于网络的普及性,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了做自己的网站,而网站上使用图片的随意性远远大于平面广告,企业网站自然地被列入了搜索范围。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6年,国内就有5000余家公司因“侵权”被华盖公司告上法庭;2007年至今被告企业数字更是有增无减,遍布各类国有、民营企业、事业单位、民间团体甚至政府部门。证据确凿,因此在全国大部分地方法院大多胜诉。每张“侵权”图片,法院判令被告支付5000至10000元不等的赔偿金;原告律师费等维权费用也大多能够得到支持。如果一家公司靠打维权官司就能够运营,人们的版权意识淡薄程度,版权漏洞之大让人心惊。


  补漏在即


  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起步比较晚,著作权法的正式实施也是从1991年才开始的,相较西方几百年的保护体系,这种意识上的巨大差距是必然的,但随着我国入关后,知识产权问题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它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很多作者会觉得对侵权者惩罚性赔偿过低,因而造成维权成本高,很多人不得已才放弃维权。但随着我国对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重视,法律在这方面实践的不断积累,这些问题都将逐一得到解决。


  维权达人,甚至钓鱼维权的出现,正是让更多的人正视知识产权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但问题的解决也是渐进性的,某知名出版社表示“遇到一些作者来维权,我们很无奈,版权问题是我们非常重视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一直不断加强社里的编辑管理,希望能从源头控制,不断地给编辑提醒,让编辑核实清楚稿件来源,但具体操作时还是难以精确核实每篇文章的原创性。为此,我们在这方面有一些规定,为规避著作权诉讼风险,编辑在非原创类图书选题策划、合同签订、审读加工过程中,要特别增强著作权法律意识,自觉避免与防范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发生。同时,为了从根本上避免此类事件,暂停与小文化公司的合作,不接纳非原创类图书选题。图书出现版权等问题,由当事编辑承担全部责任,并按规定予以处罚。”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