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曲艺维权进行时

总第38期 China IP 文/聂士海 图/张琦发表,[著作权]文章

  终于见到姜昆了!只是所见到的不是作为相声演员的姜昆,而是作为中国曲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副主席的姜昆。


  最近几年,姜昆直接上台演出的次数较前些年大为减少,这是因为他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为中国曲艺工作者争取权利方面。特别是近两年来,姜昆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曲协领导和全国政协委员的三重身份,在各种场合大力推动曲艺维权,有关加强曲艺著作权保护的讲话、文章频繁地见诸报端。


  曲艺维权刻不容缓


  曲艺作品以其形式活泼、喜闻乐见的艺术特点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也因此在广播电台、电视台、互联网、数字通信、音像、图书、电影、铁路、公路、民航等媒体和载体上被大量地重复使用。


  “曲艺作品,以相声为例,因其最具有大众性、地域性的特点,长期以来在各类媒体上的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许多媒体都借助曲艺作品的播放来加大眼球效应,不断提高收视率,进而提高其广告、赞助收益,实现商业价值。”姜昆对本刊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曲艺侵权现象也是屡见不鲜、层出不穷,使用者通过对曲艺作品的大量使用、改编直接或间接地获得了利益,而权利人却基本上拿不到任何报酬,这实质上是一种大范围、大规模的侵权。这不仅直接侵犯了曲艺著作权人自身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影响到曲艺整体队伍和曲艺艺术健康、有序发展。部分曲艺家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一谈到曲艺界的创作和维权,笑星也笑不出来了。”


  谈到曲艺作品遭受侵权的严重程度,姜昆说:“在我国,曲艺作品的版权保护一直比较弱。曲艺作品在各种流媒体上被任意使用,基本上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还有就是目前市面上的曲艺录音录像制品,60%是盗版,40%是侵权,这40%当中最多也就有1%可能曾经在某时某刻得到过某种授权。”


  姜昆举例说:“相声是全国哪儿都播,飞机上有,火车上有,手机里有,网络里有,给过我们一分钱吗?没有。把我们改编成动画、动漫也有。除了使用他人作品不署名,公开传送、直播曲艺作品不给钱,发行音像制品无报酬等相通的侵权情况外,传统曲艺形式遭遇高科技侵权尤为突出。网络flash、动画相声小品、下载引擎等高科技手段,将曲艺作品包括相声、小品、评书、快板、京韵大鼓等曲种‘一网打尽’,点播、重播、改编、串烧、音配等形式五花八门,侯宝林、马三立、马季、冯巩、黄宏、牛群、田连元、赵本山、巩汉林……不管走了的还是在世的,一个都不放过。”


  “最突出的是flash作品,用的是我们的声音,我们的形象,我们的作品,我们的创意,作为提供作品母本和声音的曲艺作者和表演者都没有获得合理报酬,甚至没有收到作品使用单位或个人的授权申请。这都是极不正常的现象。”姜昆说。


  在2009年11月举行的“2009中国版权年会”上,姜昆入选“2009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并作为获奖代表在大会上作了主题发言。他在发言中说:“今天我不是以一个获奖者身份来参会的,而是作为一个受害者发言的。”他指出,曲艺是被侵权的“重灾区”之一,并称自己是来自“重灾区”的“重灾户”。


  多重原因造成保护不力


  姜昆认为,目前曲艺版权保护现状存在曲艺作品使用量大,使用形式多样,因而侵权现象比较普遍的情况。和其它艺术门类相比,曲艺著作权保护的声音在社会上显得极其微弱和稀少。究其原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版权意识薄弱。由于曲艺工作者和曲艺作品使用者的版权意识不强,有意或无意的侵权现象比较普遍。曲艺特别是相声、独角戏等喜剧性质的曲种,与其他艺术形式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其智力劳动成果是排他的、不可复制的。同时,由于社会公众版权意识不强,导致部分使用者在通过使用这些作品获取利益的同时,忽视了作品权利人应有的权利,造成了较为普遍的无意识侵权。


  其次是法规制度不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备,行业制度尚不健全,尤其是细致明确的法律法规有待设立。比如《著作权法》中虽然明确规定了曲艺作品属于著作权保护范畴,也对权利人享有的权利进行了明确规定,但对作品使用者特别是国有企事业单位使用著作权时必须应尽的义务、支付报酬的数额、违约责任和侵权处罚等都没有进行明确的规定和要求。


  自2010年1月1日起施行的 《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支付报酬暂行办法》,作为当前我国版权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的标志性事件,将为曲艺维权的收费标准提供参考。我们看到了曙光。


  再次是有法难依。关于这一点,姜昆曾经发表过激烈的言辞:“我曾经十年不间断地在政协会议上提到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如果说,我们过去在没有法制的时候,大家一些作品的权益得到了侵害那属于无法无天的时候,不足为怪。当我们国家有了法的时候,还不能保护我们的版权,保护我们知识的创造性劳动价值,那就是有法无天。”


  还有就是环节众多、界限不明。曲艺作品往往存在多个权利人,认定上的困难也是造成曲艺作品侵权的客观原因。一个搬上电台、电视台的曲艺作品在著作权认定上包含有作者、表演者和制作者多个权利人。从法律上来讲,要想获得这个曲艺作品的合法使用,必须征得这三方的同意,这给实际操作造成困难。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使用者选择了侵权使用这个“捷径”。另外,我国的曲艺家多数都没有进行过版权登记,没有过授权经历,在实践中也就很难获得过相关的版权保护。


  “最重要的一点,是强势媒体的存在。”谈到这一点,姜昆显得有些激动,“我们自己产生的创造性的劳动价值,现在远远低于重复性的劳动价值。创造性的劳动价值经常是一次性的,付清以后,形成霸王条款,从此再也没有人理你这个事。强势媒体给你们500块钱、1000块钱,甚至3000块钱买你们一个作品的终生播放权,是不是霸王条款?多数广播电视台播出曲艺作品,从作者到表演者就是拿不到一分钱。比如我们向中央电视台要改编费,就是不给,没有办法。人家甚至说了,这是我们出资给你拍的,有本事你自己花钱拍啊!”


  筹建集体管理组织


  截至目前,我国已经陆续成立了音乐、音像、文字、摄影及电影等五家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并已开始在维护相关领域作者权益、促进作品传播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曲艺著作权领域,还没有相应的集体管理组织,一些使用者,特别是拥有大量曲艺节目资源的国家有关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出现“付酬无门”的情况,这直接导致了对曲艺作品的侵权变成了“明知故犯”。因此,尽早成立相关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以组织方式进行合法的著作权保护已成为广大曲艺界人士的共识。姜昆本人早在去年就表示过,成立相关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和维权服务机构急需摆上议事日程。


  实际上,近年来中国曲协在中国文联的指导和帮助下,立足曲艺事业发展实际,因时因势地开展了大量的曲艺版权保护工作,为成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做了坚实的铺垫。


  为了切实保护艺术家的知识产权,2007年经中国文联批准,中国曲协成立了中国曲艺家协会权益保障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已获得了百余名表演艺术家和曲艺作者的授权,并委托中国曲协代为行使著作权保护权利。这个委员会的成立为曲艺版权工作的开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几年来,中国曲协还分别与北京国际版权交易中心、乐众互动文化有限公司、新加坡传媒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就相关权利人的著作权进行了授权使用。


  另据报道,在姜昆的推动下,今年还成立了一个“中国曲艺家作品权益维护委员会”,专门负责版权费的追讨。据悉,曲协的刘兰芳、姜昆、黄宏和戴志诚等人已经率先加入“权维会”,而侯宝林、刘宝瑞和马三立等已故相声大师的作品版权保护期一般还都有三四十年,大师家属在曲协游说下也纷纷加入“权维会”,委托其处理他们的版权被侵权事宜。目前曲协方面正通过中国曲艺网联系全国各大广播、网络媒体及律师,准备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个监督网络。


  在今年“两会”召开前夕,中国曲协向媒体发布维权公开信,希望媒体根据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支付报酬暂行办法》,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据姜昆透露,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已与中国曲艺家协会协商,表示愿意共同维护和实现播放录音制品支付报酬,拟成为“维护版权第一台”。


  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姜昆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维护曲艺版权落实播放收费制度》的提案,并在“两会”期间对媒体透露,针对维权的实际工作,他们已向民政部申请成立一个曲艺版权的集体管理组织,正等待批准中。


  在提案中,姜昆详细介绍了他们将要展开工作的四个具体步骤,跟卡拉O K音乐版权收费的模式很有相似之处。第一步,将改变过去版权工作“雷声大、雨点小”,“只诉苦、无实效”,“无组织、无人管”的现象,注册成立曲集协;第二步,依据自2010年1月1日起施行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支付报酬暂行办法》里制定的曲艺作品出版、改编、首播、重复播出的收费标准,在全国展开维权收费,此后他们也将倡导同行杜绝一次性支付报酬,取得永久版权的“霸王条款”;第三步,将与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为首的全国、境外的广播、电视媒体发出通知签订合同,共同商讨维护曲艺版权的具体措施;第四步,将与各地的版权保护组织取得联系,并专门聘请律师进行电视、广播、网络及各种媒体的播出监督,维护曲艺家权益。


  另外,还应做好体制外曲艺从业人员、曲艺老艺人,以及已故的曲艺家版权的维护工作。今年在规划对进入全国非物质和口头文化遗产名录的曲种进行调查研究时,曲种传承人的版权登记和认定工作已被设定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


  姜昆表示,以上几个步骤目前正在一件一件地在做具体落实。对于下一步全面开展版权费的收取工作当中可能遇到的难点,姜昆用了“四难”加以概括:一是签约价格谈判难,比如我们要求每分钟付三毛钱,但有些电视台可能不会同意,因此签约价格不好谈;二是签约成功后执行难,这中间可能会遭遇种种阻力;三是播放情况监督难,作品播出的具体时长我们很难掌控;四是通过法律维权难,我们在去打击盗版的时候,花的钱往往比拿回来的那点儿钱要多的多,更不可能为了三、五毛钱的报酬而花费上万元钱去打官司。


  曲艺著作权所需要的保护,不应仅仅是从各类法律文件中得到的保护、从各级会议中得到的保护以及从各种讲堂上得到的保护,而是在现实操作中得到的保护。


  “在曲艺维权的征途中,我们算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将来还要走很漫长的路程,还要付出很艰辛的努力,我们已经做了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姜昆说。

(闫桂花对本文亦有贡献)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