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争鼎之战

总第38期 China IP 文/张琦发表,[专利]文章

  国内电子书市场最初起步是从硬件厂商开始的。这与有着较为成功模式的前辈kindle截然不同。可以说,kindle的成功除了它精美的外观和过硬的技术外,最为关键的是它独特的运营模式和背后30万种图书、30多种报纸及25种杂志的支持。


  而目前, 我国的电子阅读器在技术上的门槛并不高,甚至于深圳“山寨”厂商用台湾元太科技E-ink电子墨水显示屏+三星芯片的公模方案已然公示,背后上百家“山寨”厂商随时可以进入电子书阅读器生产领域,对于那些大厂家而言,技术更加不是问题。电子阅读器必将呈现高速增长之势。但消费者对于电子书的需求不仅仅在于阅读器,而是通过阅读器能否获得更多想要阅读的内容。在电子书市场中,很多业内人士对此有着很清醒的认识,“事实上,内容才是电子书的灵魂。”广州金蟾软件董事长杨洪表示,“亚马逊是从内容走向设备,它们先有了内容再做设备,但是国内还没有一家类似的企业。”


  人民出版社沈水荣书记对本刊记者分析终端模式存在的问题时说:“电子书如果没有内容,它就是一个死的东西,目前的状况就是终端商到各家出版社要书,分析一下会发现这种模式是推不开的,这其中存在两个矛盾,第一个是一家和多家的关系问题,一家的终端不可能将所有出版社的书都装进去,这样未来的用户的家中很可能需要有几十个甚至几百个终端硬块儿,因此这种模式是没有办法满足读者阅读需求的,另外一个矛盾,就是新书和老书的关系问题,目前阅读器里装的基本都是老书,出版社全新的内容出来后到数字化传播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因此一般会滞后于纸质书,即使新书装进去了,也很快就成为旧书了,这就需要终端商和出版社之间形成一个运转良好的模式,出版社一旦出了新书能立刻到终端那里,但这个模式还不成熟,目前我发现大多数的电子书厂商还是在跟出版社要书然后装进去,可下一批什么时候要呢,就不知道了。这两个矛盾很难解决。”沈书记还跟记者透露,“目前至少有五家终端商找我们谈合作,但终端商所提出的合作模式是有缺陷的,只考虑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没有解决出版社的利益,这就很难合作。不过人民出版社正在筹划着与电子书厂商谈合作,有望构建一种新的电子书运行模式。”单纯的技术厂商在内容方面没有太多的积累,这已成为电子书发展的瓶颈。


  内容端发力


  目前国内电子书市场主要分为三股势力,下游则是第一梯队即众多电子书阅读器厂商;第二梯队即在线阅读、数字图书馆等版权平台;第三梯队即作者、出版社等内容制造商。


  随着技术的成熟,电子书的竞争已经转移,汉王认为,内容以及内容的数字化,是现在内容服务上竞争的关键。


  在各电子书厂商忙于与国内众内容商谈合作,谈版权的时候,内容端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国内一些大型的出版集团依靠自身资金和独有的内容优势就势加入战局。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利用其绝无仅有的版权优势,主导开发了“辞海悦读器”,这是全球第一款由传统出版企业自主研发和设计的电子阅读器。“辞海悦读器”克服了普通电子阅读器不能自动排版,表格、图片无法自动适应屏幕等不足,研发出领先国际数字排版的辞海格式标准,构建了全球领先的中文数字转档平台。在内容上,“辞海悦读器”完整内置了《辞海》(第六版),读者通过辞海搜索引擎,就可以轻松体验查找《辞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还计划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近百种双语工具书、专科工具书陆续置入“辞海悦读器”,并将随机预装《中华文化通志》、10种世博图书,以及200种精品力作。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还搭建了“辞海天下”网站,依靠世纪出版集团及海内外众多新闻出版机构的优质图书和报刊资源,采用国际先进的“云端运算技术”服务平台,让广大读者可以随时通过WIFI功能,对网上书报刊在线阅读和无线下载。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说:“‘辞海悦读器’的推出,标志着传统出版企业在数字出版领域开拓了一种新的付费下载商业模式。”


  有着发行量亚洲第一经典杂志的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吉西平表示,《读者》电纸书有望在今年5月推出,目前,读者出版集团正在建设数字化资料库,对其旗下所有杂志、图书和音像制品等品牌资源进行有序整理,以实现多种产品开发利用。


  据悉,该产品已经计划在今年5月的深圳文博会上亮相,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用户可以通过这本无纸、节能、低碳的“读者电纸书”读到新一期的《读者》杂志和创刊近30年来的精选文章,并通过专属格式下载各类数字图书,仿佛随身携带着一个以“读者”命名的数字图书馆。


  目前,读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正全面整合出版资源,消除传统出版产业和新型数字出版产业相互融合的体制性障碍,很可能成为国际上传统出版企业进军IT产业,实现量产的电子期刊并推出自主品牌电子产品的第一家企业。读者电纸书不仅内置有《读者》电子期刊模块,还将利用仿效墨水的显示技术。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彭长城说,“《读者》电纸书的阅读器比纸质版《读者》略小一些,容量大,携带方便。”


  国内成熟大型的出版集团毕竟为数不多,而国内众多的版权资源主要在500多家大小出版社手中。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社长梁刚建对本刊记者说,“就大多数出版社而言,自己独立研发电子书的条件尚不成熟,这是因为自己做电子书投入是巨大的,进入一个新兴的行业必然背后有巨大的资本运作,而目前传统出版社受政策限制还不能融资,只能是与专业技术公司合作来开发电子书。目前,出版数字化是个方向,这一点业内已有共识;同时纸质出版物不会消亡,这也是一个共识。怎样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是一个大家在思考、在尝试的进过程。”


  谁能揽获“云云”众书


  中文在线副总裁谢广才说:“国内图书版权内容分散,资源分散,还没有出现有丰富内容的数字出版公司。”据他介绍,目前中文在线每年有10万本数字化图书,但是相对于浩瀚的图书海洋还是很少,更多图书的数字化还需要很漫长的过程。


  面对我国分散的版权资源形势,一些拥有较为成熟数字平台的版权商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机会,相继提出“云”概念,企图网络天下好书,巨头化倾向渐现。


  2010年3月10日,盛大文学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推出“一人一书”计划(One Person,One Book),发布电子书战略。该计划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建立“云中图书馆”、开放图书分销资源、开放电子书的软硬件解决方案。此次盛大会议宣布,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筹备与推进,盛大文学已完成了电子书产业链各个环节的规划与布局,无论是数字内容提供商,还是硬件厂商,都能通过这套解决方案获益。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说,“盛大是否会介入到终端,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但是,目前的重点是专注于内容提供的OPOB计划。”


  据侯小强介绍,整个OPOB计划,包含三个层次的“开放”:第一是技术,盛大将研发的解决方案开放给上下游;第二是内容,“云中图书馆”积聚盛大原有的版权内容,其他内容提供商也可以使用。但“云中图书馆”在短时间,将仅限于对内置盛大系统的终端开放;第三是终端,设备制造商们接受盛大的软硬件解决方案。“第三项开放决定前两项开放,只有制造商部分或全部采用了盛大的软硬件方案,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云中图书馆’的运营。”侯小强承认,目前说服终端接受其方案,是OPOB计划目前的中心所在。若第三项开放,为盛大的解决方案带来数量足够多的终端设备时,自然也会有更多的内容提供商或主动或被动接受盛大解决方案。到彼时,方能生成真正的图书馆。


  正当盛大文学全面启动网络文学的数字化出版的解决方案时,2010年3月23日,番薯网即刻在北京召开了主题为“自由自在‘云阅读’全球首款中文图书搜索引擎发布仪式”,并与数十家合作伙伴以及数百家出版机构达成合作,全面启动番薯网酝酿已久的“云阅读”平台。作为方正集团旗下企业,依托方正集团在出版行业与出版机构积累的良好关系,番薯网目前拥有180万种已出版的正版图书资源,近60万种可翻阅、可销售电子书。同时番薯网能够实现PC端、手机和手持阅读终端设备的无缝衔接,从而为读者提供跨平台的无障碍阅读及购买服务。而这种全媒体出版一方面可以应用传统方式进行纸质图书出版;另一方面也可以运用数字图书的形式通过互联网、手机、手持阅读器等终端数字设备进行同步出版,将传统与数字悄然融合。据番薯网CEO赵舸介绍,番薯网推出的电子书将全面向用户收费,为避免用户买到不必要的书籍,基本上所有的书都会开放30%左右的免费阅读资源。电子书的下载价格会根据书的热度与出版商协商,总的定价可能会在纸质书的1/3左右。面对与盛大文学的竞争形势,赵舸很有信心,“盛大所处的位置是既站在作者的立场,又站在出版社的立场,因此如何平衡自己的利益关系,这或许是盛大还没有想清楚的问题。”不过她同时表示,“盛大偏向网络文学的原创,而番薯网则更注重传统文学的发行,内容的差异或许会有机会能达成双方的合作。”


  随着盛大文学入局,汉王、方正、中国互动出版网、中文在线、百度等众多公司都表示欲织就这张数字版权大网。易观国际分析师张亚男认为,“买内容,送终端”的运营模式有望出现。


  不得不正视的版权门槛


  电子书的出现促进了我国数字出版业的瞬间增长,合法的数字内容成为电纸书厂商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就目前我国的版权环境而言,这些大型电子书终端厂商处境困难,没有版权保护在先,它们就会面临与国内强大的众“山寨”厂商们的正面肉搏。无疑“山寨”厂商们有着超低的价格优势,其内容主要来自网上的盗版资源,免费的图书下载。然而想在已经形成免费互联网消费习惯的大多中国消费者中实施互联网收费模式,确实有些艰难。另一方面从网络视频的正版化趋势看,电子书正版化趋势的前景还是乐观的,如果说音乐和视频因为载体因素天然易于搬上互联网传播,那么以纸张为载体的书籍却因为落后而有了更大的版权优势。那些缺乏正版内容的电纸书产品必将面临巨大的版权风险。因此电纸书行业必须面对秩序完善的图书出版行业。


  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北京方正飞阅传媒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方中华认为:基于E-Ink技术的电子阅读器在短期内不会有特别大的市场,没有好的正版内容,只靠卖设备、靠下载盗版内容的模式不可能长久,蓝海很快就成为红海,剩下的只能是一场价格的血拼。健康的阅读器产业的正确做法应该是建立产业联盟,联盟中包括作家、出版机构、运营商、硬件厂商和技术提供商等产业链上的参与者,共同研究解决基于中文的格式标准、版权保护标准、定价原则,由联盟来推动政府进行立法和提供资金扶持,形成一个各参与者共赢的商业模式。


  其中,数字图书馆的版权问题也是电子书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Google数字图书馆就是前车之鉴。赵舸认为,Google数字图书馆天生就有一些弊端,以致后来出现了一系列的版权纠纷。

Google数字图书馆失败的原因,一是缺乏版权的积累,未能与出版方达成合作。二是Google电子书数量有限,大约只有8万册,不能与番薯网首期就推出10万册电子书相比。


  赵舸还明确表示,番薯网不会搜索到盗版书的资源,“云阅读”平台是一个定向资源库的搜索,只是因为其图书数量的巨大而需要有一个并向的功能,她坚信:“60万册图书基本上涵括了用户所有的需求资源,而且我们也能保证用户搜索到的图书是绝对正版的。”

 

          相关链接:逐鹿电子书
                         Kindle之鉴
                         终端:谁将抢滩登陆
                         文著协:建立数字版权认证机制
                         电子书令“山寨主”集体迷失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