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中的转基因水稻

总第38期 China IP 文/鲁周煌发表,[专利]文章

  多年来,全世界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一直从未停止过。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对“华恢1号”、“B t汕优63”两种转基因水稻和BV L A430101转基因玉米发放了安全证书,批准这两个产品在湖北省和山东省生产应用。随后,在2 0 1 0 年1 月3 1 日国家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明确提出,国家将抓紧开发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功能的基因和生物新品种,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


  安全证书的发放和一号文件的出台,意味着我国将成为第一个进行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的国家。但令人费解的是,关系13亿人民的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农业部并未征求任何公众意见,对这一结果,也只是非常低调地将其放在一个很少更新的专业网站上,几乎不被人发现。


  与此同时,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获得者--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则高调宣布:“转基因水稻将会在最迟5年内走上中国人的餐桌。”


  一时间,由转基因引发的质疑和恐慌被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尽管转基因在全球还没有得到一致的共识,中国却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转基因食品安全吗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转基因还是一个陌生名词。而实际上,转基因食品早已悄悄走上数亿中国老百姓的餐桌。我们平时食用的色拉油,一大部分使用的就是美国的转基因大豆。据统计,中国人每年要“吃掉”2000万吨转基因食品。


  而此次颁发了安全证书的转基因水稻,是在水稻中引入抗虫基因,使得水稻能分泌一种B T毒蛋白物质,虫子食用后会被毒死,因而能够产生防虫效果。对此,民众最普遍的质疑是:连虫子都不吃,人能吃吗?专家很快证明,对老鼠进行相关的毒理实验后并没有产生任何问题,于是又产生了这样的攻击:你们能把人当老鼠吗?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成为民众最担忧的问题。


  以美国为首的支持派和以欧盟为首的反对派在全球形成了两大阵营,从转基因食品问世以来,就对其安全问题争论了足足数十年,至今也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历史上,不断有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有害人体生命健康并有不可预知的风险,多年来,很多的实验尤其指向美国孟山都公司生产的转基因玉米--能使老鼠的肝脏、肾脏、其他脏器和免疫系统受损,但支持者也不断拿出实验证明“丝毫没有任何损害”。争执不休之下,欧洲至今也没有进行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仅有的试验田也时常遭到反对人士的破坏。


  除了对人体健康的安全性质疑,转基因作物潜在的生态风险近年来也逐渐显现。美国科学家研究发现,转基因玉米的花粉直接威胁到蝴蝶的生存,同时,由转基因作物产生的生态污染在很多国家也屡屡出现。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则公开表示:“我个人认为,政府应该特别慎重批准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科学家不能完全预知对生物进行转基因改造有可能导致何种突变,而对环境和人类造成危害。虽然实验非常成熟,但其对人类可能造成的影响,或许要在未来几代人后才显现。”


  尽管如此,转基因作物市场前景却表现乐观,优势愈发显著。我国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国家,转基因粮食可以在增加产量、提高粮食质量方面有显著优势。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获得者张启发就表示:转基因水稻可以实现“少打农药,少施化肥,抗旱节水,优质高产”,尤其对干旱地区,将是一个福音。


  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生物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成员彭于发也表示:“迄今为止,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产品,经过全世界几亿人多次食用,尚未出现任何安全问题。与杂交、分子标记等遗传育种技术相比,转基因技术从科学原理上是最先进、最安全的。”


  舆论纷争之下,农业部强调,该转基因水稻还需要通过品种审定并获得种子生产和经营许可证,方可进入商业化生产应用。


  然而,在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国内就真的没有种植转基因水稻吗?


  早在2 0 0 5 年,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便揭发了发生在湖北的转基因水稻流入市场事件,其在湖北地区种植了至少两年,并污染了湖北和其它省市的大米,而此事最终以“农业机构对此进行了处罚,对上万亩转基因水稻进行铲除”收尾。


  2010年3月,《新世纪》周刊记者赴武汉市江夏区五里界镇中洲村深入调查时发现,该村依然在悄悄种植非法转基因水稻。05年的事件曝光后,转基因水稻种子开始悄然在种子站进行幕后交易,而费解的是,村民并不吃自己种植的转基因水稻,仅仅是拿到市场上出售。


  3月10日,农业部公开表示: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在国内也没有转基因粮食作物种植。恰恰在此风口浪尖之时,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上,“绿色和平”又公布了最新的《超市生鲜散装食品调查报告》,调查发现长沙沃尔玛出售非法转基因大米。


  因监管不善引发的转基因质疑风云又起,无疑为转基因的命运又增添几丝羁绊。


  郎咸平:是谁在影子操纵


  在“反转基因”思潮中,“专利陷阱”被认为是转基因水稻的一颗定时炸弹。


  美国经济学家威廉·恩道尔的《粮食危机》曾一度成为国际畅销书,该书揭露了美国通过转基因专利控制国际粮食的“阴谋”,也深入分析了全球第二大转基因作物种植国--阿根廷的农业转基因危机。


  1996年,阿根廷农业在实现自给自足的情况下,为实现增产,引进了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和除草剂供应商--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种子。2002年,该转基因大豆覆盖了阿根廷大豆种子面积的98%,孟山都开始提高收取专利费,继垄断美国转基因大豆市场后又垄断了整个阿根廷市场。同时,转基因大豆带来的生态污染,迫使农民不得不使用孟山都的除草剂,而这种除草剂,又间接杀死了其他作物,造成植物畸形。一项从1999年到2007年的研究数据显示,转基因大豆产量大约比传统大豆产量低4%-12%,如遇干旱,产量就变得更低。对农业的伤害,最终也致使阿根廷的贫困人口线随着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扩大一同上升。


  该书作者恩道尔说:“我更倾向于把转基因工程的推进比作新一轮的鸦片战争。”


  而目前在我国推进的转基因作物工程,也隐隐有孟山都等跨国转基因种子巨头的身影浮现。


  在农业中, 种子的贡献高达30%,而孟山都、杜邦、先正达等都加入了中国种子行业的竞争中。目前中国的种业公司高达1万多家,销售收入超过2亿的种子公司却屈指可数。由于生产规模小,行业分散,科研能力非常薄弱。转基因粮食工程的研究和推进,几乎没有可以独立承担,而是转由大学和科研机构通过与国外种子公司的合作来进行,这也决定了我国转基因作物推进的被动性。


  “绿色和平”发表的一份调查时间逾半年的研究报告--《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中指出,由华中农业大学研发的Bt转基因水稻中至少涉及了11-12项国外专利,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发的CpTI转基因水稻中涉及了至少5-7项国外专利,由福建农业科学院牵头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复旦大学等合作完成的转基因CpTI/Bt水稻至少涉及10-11项国外专利。根据最新研究显示,这三个转基因水稻品系(Bt,CpTI和CpTI/Bt)涉及更多的国外专利,这些专利都是在转基因水稻研发过程中必然会使用到的基本方法、技术和元件。


  该报告直接指明了中国转基因水稻的专利控制权不在国人手中。


  生态学家蒋高明近日也撰文指出,我国正在申请商业化种植及在研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中,没有任何一种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转基因专利都掌握在跨国种业巨头手里。如果大规模推广转基因粮食,我国很可能丧失粮食生产的主动权。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更是语出惊人:“转基因的专利系统是一个地雷阵,国外会把转基因任何可能用到的技术全部申请成专利,我们一旦踏进去,就会碰到地雷阵。而我国的专利只是地雷阵之外细枝末节的专利技术,核心专利仍在西方的种子公司手中。”


  同时,绿色和平组织也经过调查指出,种植转基因作物,受益最大的不是农民,而是科学家和生物公司。科学家和转基因种子公司掌握着专利,将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


  转基因背后,是谁在影子操纵,一时成为舆论纷争的焦点。


  国知局: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人们开始担心自己要为吃的每一粒米付专利费。


  3月2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医药生物发明审查部部长张清奎做客人民网时明确表示:“尽管我国转基因技术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确实存在一定差距,但粮食转基因专利几乎被外国控制这一说法,并不准确,与事实不符。”


  “粮食涵盖很多的植物种类,而这些植物包含了庞大的基因数量。例如,水稻的预测遗传基因有62435个,涉及这些基因的改造、利用,无疑涉及非常多的转基因技术。虽然部分基因或转基因已申请专利,但都只属于粮食转基因技术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技术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利用、开发。不仅如此,在现有技术上的改进和创新发明,同样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张清奎说。


  转基因水稻CpTI专利发明人、中科院遗传所朱祯教授也提到:“国外有些专利已经过期,有的专利持有人并没有提出权利要求,有些专利并没有在中国申请。”朱祯也表示,即使涉及国外专利,依然可以通过交叉许可、购买等商业的方法来解决。


  1996年棉铃虫大爆发,中国引进了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垄断了中国90%的市场。之后,国家确立了自主创新的战略目标,到本世纪初,我国终于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抗虫棉国家。2009年,我国转基因抗虫棉占据国内市场的90%,并挺进国际市场,孟山都的抗虫棉基本也已退出中国市场。“研究中利用一些别人的技术,不能说我们就无法拥有自己的专利,被国外控制。”张清奎说。


  进化生物学家、科普作家理查德·道金斯在一封公开信中说道:“科学不相信直觉,而农业自诞生以来就是人类对物种进行干预、选择的行为,并不是什么‘自然’的东西。而过分关注转基因作物可能存在的风险,会分散人们的注意力,让一些需要解决的实在危险淹没在‘转基因,转基因,转基因,转基因,转基因,转基因!’的聒躁中。”


  当年,我国具有优势的大豆种植业在美国出油率高、价格低廉的转基因大豆的冲击下,遭遇到困境。2009年,中国自产大豆1540万吨,进口4255万吨,73%的大豆依赖进口。中国大豆的惨痛教训,也迫使中国更加重视转基因水稻的研发推进,并先于美国等发达国家发放水稻安全证书,力图抢得产业发展的制高点。然而,政府着力推广之下,民众却对转基因食物越发望而生畏。关乎13亿人民的吃饭问题,老百姓是有知情权的,除了进一步对转基因水稻进行试验论证外,在对民众普及转基因知识、消除转基因恐惧的道路上,我们还有很长一段道路要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