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

总第7期 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 陶鑫良教授发表,[著作权]文章

  中国第一部网络著作权行政管理规章《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已于5月30日起正式实施。它的制定实施填补了中国关于网上著作权行政保护的法律空白,对打击网络侵权、规范著作权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有一定积极意义,也为互联网信息服务业的发展初步营造了良好的环境,但是该规章也有局限与不足。以下是中国知识产权专家、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就此《办法》的出台所作的精辟点评。


  一、承前启后和拾遗补缺的行政规章
  《办法》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正式颁行前,承前启后的、拾遗补缺的、适用于行政保护的行政规章。 在《办法》出台前,最高人民法院早在2000年12月颁行了内容接近的《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4年1月又进行过修改);在其后正紧锣密鼓起草《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并已经列入今年国务院立法计划。《办法》也填补了网络信息传播权行政保护方面的规范空白;《办法》首先规定的“反通知”等新内容又补充了司法解释之缺位。2001年10月修改后的中国著作权法第十条中增设了“信息网络权”但仅予以定义;第五十八条又仅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除此之外,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及其实施条例中没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具体内容。《办法》的实施,将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政管理和保护,乃至互联网产业甚或整个信息服务业的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二、较小的适用范围、较轻的行政法律责任、通知和反通知组合制度
  《办法》在几方面的规定较为引人关注。
  首先,相对较小的适用范围。根据《办法》第一条的规定,对象及范围,仅仅适用“根据互联网内容提供者的指令,通过互联网自动提供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内容的上载、存储、链接或搜索等功能,且对存储或传输的内容不进行任何编辑、修改或选择的行为”以及“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等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通过互联网向公众传播其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行为,而将直接提供互联网内容的行为和将对存储或传输的内容进行任何(哪怕是很小的)编辑、修改或选择的行为排除在外,所以《办法》一是仅仅适用于行政保护,二是只能追究上述行为的行政法律责任;换言之,既不能依此追究侵权者的民事法律责任,也不能依此追究超出上述行为的行政法律责任。
  其次,较轻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行政法律责任。考虑到由于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实在难以对互联网内容提供者所提供的内容进行全面审查和难以作出侵权判断,所以对互联网内容提供者通过互联网实施了侵犯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同时又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只有在明知,或者虽不明知但在接到著作权人的有效通知后未及时移除相关内容的情况下才承担行政法律责任。这样做体现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人和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网络信息内容提供者以及网络信息接受者之间的利益平衡,有利于网络产业的良性发展和网络氛围的和谐建设。
  再者,《办法》在我国首先推出了通知和反通知组合制度,即著作权人发现互联网传播的内容侵犯其著作权,可以向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发出通知;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接到有效通知后,应当立即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在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后,互联网内容提供者可以向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著作权人发出说明被移除内容不侵犯著作权的反通知。接到有效的反通知后,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即可恢复被移除的内容,且对该恢复行为不承担行政法律责任。同时,规定了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收到通知与反通知后,应当记录提供的信息内容及其发布的时间、互联网地址或者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应当记录互联网内容提供者的接入时间、用户账号、互联网地址或者域名、主叫电话号码等信息;并且保存以上信息60天,以便查询。
  三、期待保护条例的立法进程和立法质量
  《办法》的出台有其积极意义,它在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政保护方面明确了、细化了一系列具体的规定,有利于信息网络传播规范化、法制化的进步。
  但是,浅见以为对这一行政规章的期望值不应过高。首先,《办法》的法律位阶太低,只是国务院部委颁行的行政规章,一般只涉及行政机关的行事规则和行政保护的范围,而非涉及民事权利及利益的直接法律规范。根据《行政诉讼法》的相应规定,行政规章至多授予行政执法的效力,没有直接的裁判效力,不能作为法院判决民事和行政案件的直接法律依据,而只能作为参照。所以目前在因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而寻求司法救济时,这个《办法》缺乏效力,主要还只能依据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其次,这个《办法》在规章名称、适用范围、立法技巧及一些具体规定上略显粗糙,可操作性欠佳。所以,我认为不能对其实施效果有太高的要求,我们应当给予更大注意力的是全面覆盖信息网络传播之民事、行政、刑事法律保护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立法进程和立法质量,希望一部高质量的、大容量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早日出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