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概况

总第12期 Bruce A. McDonald发表,[专利]文章

  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引发了众多问题,其中,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后续经济竞争力间联系之紧密,无出其右--包括中国如何保护其本国的知识产权,如何在境外发挥其知识产权优势,以及如何在境内外尊重他国的知识产权。本文总结了2005年中国在专利商标权和著作权的保护和实施领域的重大发展。
  一、 著作权及知识产权概况
  关于中国知识产权的话题中涉及著作权的内容占据了重要篇幅,因为大多数人认为中国大陆的盗版行为是对美国和西方知识产权所有人最大的侵害之源。虽然2005年中国大陆专利商标法律制度的发展为推动著作权的实施奠定了或多或少有些进步,而著作权方面几乎或者可以说根本没有任何进展。
  尽管有中国政府领导人的明确承诺,其中也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2005年9月在纽约与布什总统会面时的承诺在内,但2005年,著作权在中国大陆的实施仍然是大部分处于低效率的状况。这一问题影响的广度和对美国相关工业的持续性冲击大体可见诸下表,该表由国际知识产权联盟(IIPA)公布:


  美国政府在2004年4月设法促使中国政府参与由一个名为中美商业贸易联合委员会(JCCT)的双边组织发起的关于知识产权的高层对话,其结果是中国政府承诺达到五项具体目标,其中首要也是最为重要的目标就是“显著减少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然而,几近两年后的今天,中国加入WTO已逾五载,知识产权侵权程度实质上仍处于原来的水平,如果说有任何改善的话,则表现为在某些行业的市场中有最低限度的改善,而其他行业则是更为恶化。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报告,2005年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可用“猖獗”来形容。
  JCCT于2004年4月确立的五大目标之二,是将纳入刑事制裁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范围扩大,尤其是盗版和伪造商品的进口、出口、储藏和销售,以及网络盗版。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04年12月公布了一项司法解释,重新界定了相关刑事起诉和刑事定罪的标准,但是该司法解释并没有解决刑法基本原理层面的不足之处。
  JCCT的第三项目标是通过全国性的执法行动以及加强海关执法来制裁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人。尽管采取上述措施的机构名单已于2004年8月公布,但由于缺乏透明度因而无法认定此类措施是否有任何进展。中国政府已许诺于2006年初公布相关数据。
  2004年4月宣布的第四项目标是批准和执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国际互联网条约,以及扩大现有对政府机关使用盗版软件的禁止范围。尽管中国政府已经扩大了禁止范围,但是仍未批准前述条约。
  JCCT所宣布的第五项目标是发起一项全国性的知识产权教育运动。通过组织全国性的普及运动,包括广播和电视节目、报纸刊载、比赛和培训项目,中国政府在2005年的确由始至终遵守了这一承诺。但这一系列活动的长期影响仍须拭目以待。
  由于进展不大,美国于2005年初依据美国贸易法的301特别条款进行了一次非周期性的调查,结果于2005年4月29日将中国提升列入301特别条款的“优先观察”名单。此举促使中国政府在2005年7月的JCCT会议上作出了如下承诺:
  (1)从绝对数量及与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案件总数相比较而言的相对数量两方面,增加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人提起刑事诉讼的案件数量;
  (2)通过发布法规保证案件及时移交刑事调查,减少侵权产品的出口;
  (3)在公安部内部建立协调工作小组,推动全国各地公安部门间的协作,负责全面调查,以及所有知识产权刑事执法案件的部署和协调,以确保在全国范围内取得集中、协调的执法成效;
  (4)直接设立知识产权执法双边工作小组,加强中美执法合作,重心放在减少跨境侵权行为上;
  (5)进一步展开现有的规划,主动反击电影和视听产品的盗版行为;
  (6)仅有获得授权许可的软件可用于中央、省级和各地方政府机关,这一方案要在2005年底以前完成,并于2006年扩展至企业范围;
  (7)在全国范围内,宣告终端用户侵权行为构成“妨害公共利益”,并会被判处行政处罚,以此打击软件终端用户的侵权行为;
  (8)在位于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内设置知识产权问题监察员,以协助面临知识产权问题的美国公司,尤其是中小型公司;
  (9)制定措施消除贸易展会上的侵权产品;
  (10)在2006年加入国际互联网条约;以及
  (11)对2004年12月的司法解释作出说明,明定将相关刑事规定适用于录音产品,且产品出口人应承担独立的刑事责任。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报告,中国正在有步骤地贯彻实现上述十一项目标,但由于缺乏透明度,难以确定总体的实施效果。尤其是行政执法案件的相关数据在中国是不公开的。尽管政府已经公布数据表明执法案件有所增加,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实际侵权行为有相应的减少。
  2005年10月,美国依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协议)第63条第3款向中国提交了申请,希望获取过去四年内知识产权实施结果方面的详细信息。日本和瑞士也提出了相似的申请。中国应请求应于2006年初对这一申请给予回应,此次回应可作为对其承诺就知识产权标准增进与国际社会其他国家的一致性的重要检验。
  同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要求中国对与入世相关承诺的遵照执行情况发表公开评论。
  二、 专利法的发展
  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以及中国企业在中国 申请新专利的步伐在2005年继续加快,反映出中国经济令人瞩目的增长局面。对中国的支配地位在此无须赘述。就知识产权以下问题值得关注:在2004年,中国赶超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出口商,与美国1490亿美元的出口额相比较,中国大陆出口额达到1800亿美元,因而2005年,世界的焦点理所当然地落在了发生于中国本土及与中国相关的知识产权的发展问题上。
  2005年中国专利申请总数达到173,327件,美国则是406,302件;中国获准的专利为53,305件,美国则是165,485件。同时,美国及其他外国公司在中国申请的专利数量比上年增加了约22%,这正顺应了中国自1992年执行首次修改的专利法以来的趋势。美国公司的专利申请增长尤为急剧。2005年,美国公司在中国申请的专利数量为20,395件,比上年增长30%,成为在中国提出的专利申请的两大境外来源国之一,仅次于日本。
  近年来,中国大陆知识产权和发明创造的增长尽管仍然处于新生态,但却是引人注目的。中国境内专利申请的增长速度超过了美国国内专利申请的增长速度。中国境内申请人的国内专利申请数量于2005年首次超过了外国公司在中国提出的专利申请数量。考虑到只有1%的中国企业受到不同形式的专利保护,这一数据的重要性就显而易见了。
  同时,中国在2005年取代加拿大成为第十大国际专利申请来源国,依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数据,来源于中国的专利申请为2,452件。
  总体来说,2005年中国知识产权的发展不仅在中国市场感受得到,在美国市场也同样能体会到,如中国企业寻求专利保护的力度加大,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的数量增多,并在美国公司诉至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案件中表现出了相当的应诉能力。
  在中国,发明从传统上被认为是公共财产,其中的公共利益被总结为一句谚语:“一家发明,百家受益。”然而,为知识产权进行价值评估的趋势在中国正迅速发展起来,因为中国希望显示出其经济超级大国的风范。
  2005年,这种转变体现在为中国境内发明申请本国专利保护的潮流中,而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SIPO)的专利法规同时也变得日趋复杂。许多观察员认为国家知识产权局法规的变化目的在于巩固中国企业的优势,尤其是从事高价值内涵产业的国有企业,如计算机硬件和软件、医药以及电信等。
  一旦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了一项专利,只要专利权利要求和说明书(1)宽泛得足以排除第三人对该专利“主要内容进行复制”,以及(2)狭窄得足以对抗专利无效的主张,专利权人--中国人或外国人--就可以拥有好得出奇的机会,从中国法院取得对抗专利侵权的禁令。去年,这两项相互矛盾的要求引发的争议和混乱,成为如何获取中国大陆专利这一公众话题的焦点。业界一般有这样一个共识,赢得一场中国专利侵权诉讼的关键首先在于保证专利本身是无懈可击的,因为中国专利侵权诉讼被告以专利无效为抗辩事由进行侵权辩护的能力已日渐炉火纯青。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005年末公布了一项改革中国专利法规的方案,目的在于阻止“垃圾专利”提交申请。中国专利审批制度将申请分成三种: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就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来说,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没有采取实质审查,结果导致了大量仅满足最低创新标准的专利获准通过。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现在正准备对专利法进行第三次修改,籍此改进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现行审查机制,设法在“垃圾专利”获准之前将其清除,并阻止此类专利申请的提交。
  尽管有了上述改善,中国企业对美国和其他外国专利权人来说,仍然是最重要的问题。2005年12月12日, 欧盟宣布准备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一项申请,强制中国采取更多措施保护欧洲汽车制造商,与此同时,布什政府也继续发布公开声明,关注中国对美国专利权的尊重问题。
  2005年,在美国依据关税法337条款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的“除外诉讼”中,中国企业是目前为止专利侵权诉讼被告最大的源头。在此类诉讼中,尽管国际贸易委员会无权判予损害赔偿金、成本和律师费,但有权将侵权产品逐出美国市场。2005年,一个广为报道的重要案例是(美国)劲量电池公司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Energizer Holdings, Inc. v. ITC), 435 F.3d 1366 (Fed.Cir. 2006)。该案中,法院在一起针对中国大陆电池制造商的侵权诉讼中,就劲量电池公司对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的上诉判决劲量电池公司胜诉。该诉讼于2003年4月由劲量电池公司的Eveready 子公司提起,声称中国大陆向美国出口的无汞碱性电池侵犯了其美国专利,要求依据美国关税法337条启动调查程序。2004年6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初步判决9家中国大陆制造商对涉案专利构成侵权,但却于2004年10月判决Eveready的专利无效并终止调查。2006年1月25日,美国联邦上诉法院撤销了这一判决并发回重审,裁定国际贸易委员会对专利无效的认定有误。
  尽管最终判决不利于中国大陆的进口商,但(美国)劲量电池案说明了中国大陆的专利侵权被告在国际贸易委员会的除外诉讼中表现出众。他们在此类诉讼中为自己辩护的能力,以及他们迅速增长的对美国专利的组合投资能力和由此带来的提出专利侵权反诉的能力,在2005年表现得非常明显。同时,来自中国的专利侵权诉讼原告的身影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美国地区法院,比如朗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Netac Technology Co., Ltd.,一家USB闪盘存储产品的主要制造商)出现在近期一起针对PNY(美国计算机存储设备和零售市场的领头羊)的诉讼中。
  三、 商标法的发展
  2005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扩展,国际国内的商标注册申请显著增加。中国大陆获准的商标注册申请总共有838,000件,比上年增长10%,而中国企业依据《马德里协议》申请的国际商标注册计1,334件,为发展中国家之首。2005年,中国成为在马德里申请商标注册最频繁的国家,占据了1997年以来一直由瑞士保有的首位位置。
  对于想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来说,在中国大陆注册商标的重要性备受媒体关注, 2005年10月26日*,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颁布施行的《商标评审规则》修正案在媒体也有全面的报道。新规则对商标评审委员会(TRAB)的工作程序作了明显的改进,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如果商标评审委员会所引证的在先注册、并“足以导致误认的相似”标志所引发的争议不能由双方协议解决的话,商标争议各方可以请商标评审委员会进行协助调解。在美国,针对市场上产品或服务来源的混淆,公共利益可以取代任何私人协议。相比而言,在美国,双方“同意注册”的协议要受到实质审查,以判定双方的标志是否存在“足以导致误认的相似”。参见In re Four Seasons Hotels Ltd., 987 F.2d 1565 (Fed. Cir. 1993)。
  ·商标申请中提交补正文件的次数不再和以前一样不受限制,而是减少为一次。但与此前一样,文件补正必须在商标局作出指示后90日内完成。
  ·商标评审委员会“无条件”驳回注册申请的自由裁量权范围明显扩大。先前,该部门拥有无条件拒绝注册的权利,例如,基于标志过于普通、不能作为商标使用等原因,但仅在争议一方或或双方提出前述问题的情况下得以行使。现在,商标评审委员会有权“从一开始”就依此问题作出判决。
  ·要求在中国境外形成的证据均须加以公证认证的规则已经废弃不用,尽管商标评审委员会仍保留依据个案决定是否要求公证认证的自由裁量权,在具体案件中,对方当事人也有权在对证据的真实性存在怀疑的情况下,证明需要公证认证原因。
  ·不服决定的申请人应当在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不利决定作出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商标评审委员会递交诉状副本或书面通知,尽管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在作出后须经过60天才能生效。
  就中国大陆商标法的实体规范来说,媒体主要报道的是“驰名”商标在注册程序中的受保护范围问题。这一问题在两个公开案例中有所体现,这两个案例都涉及到在非相关领域就商品或服务申请注册国外著名名称为商标。一个是在酒类产品上申请注册类似奔驰的商标。另一个是申请注册“微软牌电视机”。这两个申请都进入了公示程序,因为它们所申请的商品和服务的领域与该名称注册为商标的领域并不相同,因而没有将他们与驰名商标相比照进行“足以导致误认的相似性”审查。
  中国大陆商标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商标评审员是否能够或必须把申请注册的商标与其他领域的驰名商标对比,进行“足以导致误认的相似性”审查。这就意味着在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上普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空间。《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第六条之二要求包括中国在内的成员国给予驰名商标的所有者一定之机会,用以反对或撤销“足以导致误认的相似”商标的注册。成员国商标主管部门应当在当地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主动依职权禁止此类商标的注册。相对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13条作了相关规定:
  (1)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2)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着重部分为后加)
  根据商标法第13条的规定,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仅在相同或类似的商品或服务范围内得到保护,而对已经注册的驰名商标,其保护范围则扩大到了不相同或不相类似的商品和服务的范围,只要其注册或使用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虽然法律可以遵照巴黎公约的要求,但是在注册程序上却出现了诸多问题。实质上,防止与驰名商标相同或类似的商标注册的责任落到了驰名商标所有人身上,而不能委托商标管理部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存在可能导致误认的情况下,中国大陆法律对商标不提供保护,在此意义上中国大陆对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不如美国宽。在美国,根据联邦和各州的反稀释法的规定,在不同或不相类似的商品和服务的范围内,即使不存在可能导致误认的情况,也允许驰名商标的所有人禁止同样的商标被注册。
  在中国业界紧守商标法律保护的发展成绩的同时,在报道中随处可见大量的争议和新的发展,其中包括:
  ·直布罗陀籍一家名为Alvito的公司以“非中国制造”作为商标获准欧盟商标注册,这一行为激怒了中国政府,在本文写作期间,中国政府正准备对此项注册提出抗议。
  ·对地理标志的注册成为公众关注的一个问题,中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就此问题发生争议,起源于中国的一种茶叶带欺骗性地以中国台湾地区某地名注册商标。中国台湾地区方面主张,这一注册导致的侵权严重侵犯了中国台湾地区茶农的利益,因为他们不能再在中国大陆出售其特产。与中国台湾地区茶农的抱怨相类似的是,中国台湾地区的厂商抱怨,中国厂商以地理标志作为商标,比如古坑咖啡、池上米、埔里酒、新竹米粉、西螺酱料、冻顶乌龙和屯堪海鲜。中国台湾地区方面称,虽然中国和中国台湾地区都是世贸组织的成员,但中国相关部门规避与中国台湾地区同行在国际会议上对话。
  ·贵州省瑶族人已将 “从江瑶浴”作为地理标志申请注册集体商标
  ·星巴克咖啡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当地一家星贝克(Xingbake)咖啡公司商标侵权,并获判胜诉一案,受到广泛关注。美方称,“星”在中文中意为“天上的星星”,“bake”发音是“贝克”,与“巴克”类似。法院同意,判决星贝克“不正当竞争”,赔偿损失62,000美金。星贝克表示将提起上诉,称其在1999年10月已经注册此商标,即在星巴克在中国大陆注册其商标数月之前,且是在“星巴克”在中国家喻户晓前很久的事了。
  ·尽管商标的仿冒仍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但在与假冒商品的斗争中,外国公司捷报频频。2006年1月13日,意大利费列罗公司在起诉一家中国企业生产假冒的费列罗金莎糖果的商标侵权案中获得胜诉。南京的一家法院判决, 蒙特莎(张家港)食品有限公司召回仿制的费罗列金莎巧克力,并赔偿费列罗公司101,000美元。然而,中国超市的柜台上仍充斥着在包装上与国际著名品牌很容易混淆的产品。意大利糖果厂商称,他们遭到了蓄意的侵犯。
  ·2005年12月12日,日本服装零售商无印良品公司宣称,中国商标主管部门已经命令香港JBI投资公司停止使用无印良品的“Mujirushiryohin”和“MUGI”品牌名称。诉方在2000年5月已经申请注册商标,并希望撤销JBI在中国大陆的商标注册。1995年以来,JBI开设了17家零售店,使用前述商标出售服装产品。
  ·2005年12月7日,上海一法院判决轩尼诗干邑白兰地生产商LVMH赢得超过20,000英镑的损害赔偿,原因是中国一厂家生产贴有以 “Hanlissy”和“Henglishi”为商品名的法国干邑白兰地标签的瓶子。
  四、 结论
  2005年中国经济的扩张和由此带来的发展预示出,在知识产权领域,东西方间的平衡将发生急剧的变化。观察家预言:“在下个二十年,创造的潮汐会产生足以冲洗美国和欧洲海岸数量的专利。”保证美国和西方国家知识产权在中国尽可能获得最强的保护,是保持现有竞争平衡状态或至少阻止此种平衡在全球市场上超出必要范围而进一步失衡的底线措施。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