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方法专利:中国金融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总第41期 ChinaIP 文/鲁周煌 图/李雪发表,[专利]文章

 

  2010年6月28日,长期以来备受瞩目的Bilski案终于等到了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法院最终以5比4的表决结果认定:在一定条件下,商业方法同样具有可专利性,并可以获得专利权保护。该判决结果除了影响计算机软件产业外,更将深刻影响金融、证券等行业。由于美国的影响力,该结果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在我国,金融界也曾发生过一起“商业方法专利”的风波。从1996年到2003年期间,花旗银行在中国提交了19项涉及商业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这19项发明大多直指网上银行业务。此事一经报道,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也引发了国内金融机构对知识产权的惊醒和探讨。
  虽然国内尚没有商业方法专利的先例,中国银监会法规部主任黄毅就曾明确表示:“保护商业方法专利权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一种新的国际惯例,一旦如此,我国金融业很有可能整体上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商业方法:金融业的重要阵地
  2002年和2003年,花旗银行分别从中国获得了“电子货币系统”专利和“数据管理的计算机系统和操作该系统的方法”专利,这两项分别涉及网上银行90%以上的业务和证券公司应用最普遍的网上交易业务的专利,成为中资银行和证券机构头顶上的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而同时令业界震荡的是,两项被授予的专利涉及商业方法专利
  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发展,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兴起了一股新的潮流,即商业方法专利。“商业方法”是指借助计算机系统或网络媒介实施的、用于经营活动或处理财经信息的系统技术方法,商业方法专利的出现,尤其解决了金融知识产权缺乏有利保护方式的难题,因此很快受到金融和证券行业的青睐。
  “传统上,工业产品可以申请专利保护,文学作品可以获得著作权保护,但金融产品由于自身的一些特性却很难找到适用的保护途径。首先,金融产品从本质上看是一种服务,既然是服务,就必须详细地向客户解释。尽管从理论上说银行可以套用《反不正当竞争法》里关于保护商业秘密的条文,但在实践中根本行不通。注册者不能将某项金融品种注册,换言之,服务商标只能帮助公众区分服务来源,增强服务品种的识别性,并不能帮助银行垄断某项业务方式。此外,目前的金融创新更多地是从营销手段、计算方式上进行调整,属于一种新的商业方法。”对此,黄毅解释到。
  由于商业方法的特性,对其实施专利保护更带有跑马圈地的效应,因此在国际上一直备受争议。1999年,美国授予亚马逊书店“411号”专利被认为是第一个商业方法专利,从此,美国对商业方法专利审批比较宽容,1999年以后,尤其开始在电子购物、银行等技术领域集中,2010年6月28日对Bilski案的裁决也明确表明了美国对商业方法专利的态度。而日韩、欧洲近年来对商业方法专利也放宽了审查标准。
  当金融机构用软件实现自己的经营交易方式并应用于市场,就可以申请专利,使得商业方法专利成为金融业最重要的实践场地。据了解,国外很多金融机构已纷纷涉足商业方法专利,并将其作为研发和申请的重点,尤其在电子货币、管理系统以及金融安全技术领域已形成相关产业。不仅如此,国外银行也非常重视全球性战略布局,往往一项新的商业方法专利,都会进行全球同步申请。
  1992年,花旗就在中国及欧洲提交了“电子货币系统”的商业方法的专利申请,该系统包含发行银行、收款银行、清算银行与商家、消费者及其间的运作,是电子商务的基础专利。而在当时,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未对商业方法专利行使权利主张,即使如此,花旗仍然不改初衷,陆续申请了19项专利,然后静待时机的到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尽管世界上很多地方无法主张商业方法的专利权,但这些银行的目的并非为获得即时的短期利益,而是要占据未来的战略制高点。因此有人将商业方法专利形象的比喻为“潜水艇式”的专利,现阶段无法看到其影响,但却会在以后慢慢地浮出水面。
  中国金融业:何时出手
  花旗银行于2002年和2003年被授予的两项涉及商业方法的发明专利,其技术覆盖金融、证券系统,突破了商业方法在我国不授予专利权这一法律限制,不仅如此,中国商业银行今后利用电子平台进行证券代理业务时也将无法绕开此专利
  据曾代理花旗银行电子货币系统专利申请的上海专利商标事务所透露,该项专利由于长期未进行维护,已于2006年自动废止。
  而在2008年9月27日,由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张楚牵头,对花旗银行另一项 “数据管理的计算机系统和操作该系统的方法”专利提起了行政复议的“公益诉讼”。2009年5月18日,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对此做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决定书第13362号),宣告花旗银行在中国的“数据管理的计算机系统和操作该系统的方法”发明专利的共28项权利要求全部无效。
  至此,曾弥漫着一片恐慌言论的金融业似乎终于可以喘口气了,然而,我们看到的反应却是淡漠和无动于衷。据《中国经营报》的记者在多家采访中发现,一些大型银行科技部的工作人员甚至对花旗银行的商业方法专利没有任何了解,或是认为“花旗银行的专利对银行的影响很小。”
  与该项专利命运连环相扣的中资金融机构,似乎忽略了一个致命的事实:一旦落入花旗银行的专利布局中,也许不仅仅只是要支付高额的许可费了。
  而花旗在中国申请专利后一直保持低调姿态,并未对中资银行提出发难。低调的不止花旗一家,美国大通银行也以10项发明专利初探中国市场,以“全球投资者客户访问系统”为例,这是一种将投资信息提供给用户的方法,其应用范围涉及银行、证券、保险三大行业,一位业内专业人士认为,该技术方法随着网络的迅猛发展,将会成为金融业竞争的一把利器。
  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中国银行前副行长朱民就曾说:“他们很聪明,跟DVD机产业一样,他们先申请但不马上实施维权,等到你形成规模的时候再跟你要专利费。”
  花旗银行在中国的商业方法专利虽未获得批准,却也非竹篮打水一场空。黄毅认为:“保护商业方法专利权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一种新的国际惯例。”一旦商业方法专利在我国可以获得专利授权,那么排在第一位的也将是花旗银行,中国金融业将直接陷入被动。
  记者从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的专利检索数据中发现,2003年以后,中国银行业的专利申请数量有所上升,但发明专利的申请数量仍不占绝对优势。如中国银行目前所拥有的20项专利中,仅2004年申请的就有11项,且发明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各占10项,而自2004年至今,仅仅只在外观设计专利上稍作文章,发明专利申请又进入空白期。
  北京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律师马宁告诉记者,在我国,商业方法在满足一定条件时确实具有可专利性,但考虑到专利审查实践中的复杂因素,金融业申请该类专利时还应该理智对待,要意识到专利无效和专利司法保护中可能遇到的挑战。同时,对商业方法专利的法律保护边界更应加强研究,以防止形式上的专利权的滥用。
  知识产权本来已是中国金融行业的一根软肋,商业方法专利更是软肋中的软肋,而政策和法规的模糊,使本来处于弱势的国内金融业更加缺乏机制保障。对此,一位在专利局不愿具名的审查员也无奈地表示,“一方面我们要遵守WTO准则,受理这种申请,另一方面我们又得顾及到它对中资金融业会带来的冲击。我们的工作确实难办……”
  据一位中资银行技术部工作人员透露,国内金融机构的很多技术,主要是向第三方软件开发商购买产品或者直接采用一些通用平台加以改造,难有独创。由此看来,中资金融机构与国外的巨大技术差异,也不得不使国家采取保守态度。
  记者从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局光电技术发明审查部了解到,2003年以来,国家知识产权局已对外资银行在中国申请的商业方法专利停批,对于中资金融机构来说,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寻找突破,也许是目前最应该要考虑的。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 mpayment@126.com2010/9/6 0:20:45留言:我倒有一个基础专利“一种基于分布式密钥的移动支付系统”,许多银行和公司都在运营,可如之奈何?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