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豆浆背后的故事

总第42期 ChinaIP 文/图 杨海艳发表,[商标]文章

 

  19世纪50年代,一些退伍老兵为谋生计,凭借在大陆工作积攒的经验,在台北附近的永和桥下开设了快餐早点的摊铺,以经营豆浆、烧饼、油条为主。久而久之,这个原本不知名的台北小镇与豆浆有了不解之缘,而这一碗碗豆浆也演绎出一个又一个的财富故事。
  “永和”何其多
  在记者的随机调查中,差不多每个人都能说出至少三个有关“永和”的店名:“永和豆浆”,“永和大王”,“长河永和”…… 但当问及它们的关系时,尤其是问到“永和豆浆”和“永和大王”时,几乎都反问道“难道不是一家的吗?”
  的确如此,如此之多的“永和”,到底孰真孰假?“永和”的各方也为此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搭便车”、“傍名牌”嫌疑
  上述“永和”纠纷案中,当事人各有其说法。针对纷繁复杂的“永和”案件,记者采访了上海朱妙春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妙春和前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
  在问及为什么会在全国各地冒出这么多“永和”时,朱妙春认为,当商标具有一定的品牌效应后,就会出现“搭便车”现象。“永和豆浆”在全国拥有两百多家连锁店,享有相当高的商誉,自然也未能幸免被人“搭便车”。
  对此,蒋志培表示,台湾“永和豆浆”进入大陆后,以其特色的豆浆,油条等产品以及经营模式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而且“永和豆浆”已在消费者群体中形成一种品牌效应,不免会出现一些商人“傍名牌”的行为,利用“永和”效应为自己谋取利益。除了这种**的“傍名牌”行为,也有企业用更隐晦的方式打擦边球,比如将“永和”作为企业的字号。
  企业的商标权和名称权不统一
  在“永和”的纠纷中,多次出现了企业商标权和名称权的争论。一般是上海弘奇公司拥有注册商标权,当地“永和”豆浆店则拥有企业的名称权。而当商标权和名称权发生冲突时,上海弘奇公司的维权似乎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当商标权和名称权发生冲突时,解决问题遵循的一般原则是“在先原则”,即依据商标权和名称权取得的先后时间顺序,取得在先者应当受到保护。
  但是也存在一些例外情况,朱妙春认为,“在先原则”虽是解决商标权与企业名称权冲突的首要原则,但是在商标权或者名称权脱离了法定保护范围而不规范使用时,“在先原则”可能失去作用。作为商标,应严格按照其性质及核定范围使用,不能将商品商标用于服务类别,也不能将组合商标的组成部分单独使用或将商标作为字号而突出使用,否则就超出了法律许可范围,可能对他人合法权益造成侵害。
  “这一点在“宁波豆浆案”中得以体现,”朱妙春说,“经上海弘奇永和食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许可加盟经营的宁波“永和”豆浆店正是犯了这样的错误,将商标用于服务类别并将组合商标之一部突出使用在店招上,这便属于商标的不规范使用,最终导致了浙江诉讼的败北。”
  据其介绍,这类企业商标权和名称权发生冲突的现象较为普遍,比如2003年江苏常州丽华快餐有限公司诉南京丽华快餐有限公司案;2004年中国华强集团公司诉廊坊华强建材公司案以及有名的上海永久股份有限公司诉上海永久麟龙摩托车有限公司名称权纠纷一案和上海惠工缝纫机三厂与上海海菱缝纫机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等等。
  关于企业的商标权和名称权发生冲突的处理,蒋志培表示说,要根据实际情况具体分析,如果是违反了《商标法》,按照商标侵权解决;如果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则也要按相关规定处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并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蒋志培表示,商标注册制度和企业名称登记制度各不相同,只要企业是合理使用自己的名称权,就不会产生侵权问题。但如果是想借他人之名气,故意在店招上突出使用类似“永和豆浆”等字样,则会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这是典型的“傍名牌”行为。所以说,商标权和名称权只有在遵循各自法律规定合法使用时才能受到合法保护,只要不触犯别人的保护范围就不会侵权。
  “永和豆浆”和“永和大王”的两虎之斗
  在众多“永和”之中,“永和豆浆”、“永和大王”是两家有相对规模的中餐店,他们之间的纠纷自然也避免不了。
  据了解,“永和豆浆”商标最早于1985年在台湾注册。1995年,台湾弘奇食品有限公司将 “永和YUNGHO+稻草人图”注册于第30类(豆浆等)商品上。2001年,经国家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于永和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同年,永和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许可上海弘奇公司独占使用730628号商标
  上海永和豆浆大王餐饮有限公司于1996年2月25日正式成立。与“永和豆浆”一样,“永和豆浆大王”也是经营豆浆、油条类的快餐店。1997年,“永和大王”商标经国家商标局获准在第42类(餐厅等)注册。
  对“永和大王”注册商标的不规范使用,弘奇公司向工商部门举报。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检查总队经调查处理,于1998年12月给上海永和豆浆大王餐饮有限公司发去 “工商行政管理建议书”:你公司在下属几家连锁店,用“永和豆浆大王”六字,作为简化的企业名称使用,与台湾弘奇食品公司注册于第30类的“永和”注册商标相混淆,容易造成误解。为此,建议你对容易造成误解的“永和豆浆大王”牌匾予以纠正。
  朱妙春认为,“永和大王”注册为餐饮类,可以提供多种食品,而“永和豆浆”注册为豆浆类,本身就是食品的一种,普通大众并不了解服务商标和商品商标的区别,二者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上都具有一定重合。因此,这很可能会引起消费者产生混淆和误认。
  对此,作者也深有体会,因为作者曾一度认为“永和豆浆”和“永和大王”存在某种联系。但事实上,二者在商品分类表上是属于两个类别的。
  在实践过程中,商品类别表起到一个参考作用,是否会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蒋志培举例说,美国强生公司在我国注册的“采樂”和佛山圣芳的 “采乐CAILE”商标也有类似纠纷,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美国强生的采乐酮康唑洗剂作为药品只在医院、药店出售,与普通洗发水在产品性质、生产和销售渠道等方面有着明确的区别。佛山圣芳的洗发水产品不可能进入医药流通领域,消费者可以辨别。因此,佛山圣芳在洗发水等日化用品上注册使用争议商标,不足以误导公众,不足以损害强生公司在药品商标上的利益,两件商标在药品和日化品的各自相关市场中可以共存。
  启示
  “永和”纠纷自上个世纪就有,长时间的异议纠纷对企业来说不仅“劳民伤财”,甚至可能会损害产品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
  对此,蒋志培建议说,从长远发展来看,企业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上,从而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具有独特性,让消费者能够容易地将自己的产品与其他产品区别开来。企业不要花费心思去恶意竞争,争取不属于自己的权利,这样的结果只能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针对上海弘奇公司在宁波的诉讼,朱妙春建议企业要将字号和商品商标统一,比如,统一成“永和”豆浆,那么也就不会有“宁波诉讼”的败诉了。再者,企业要将商品商标和服务类商标统一。“南昌诉讼”最后在江西高院的败诉正是因为“永和”豆浆仅仅注册在了商品类别的第30类。仅仅在一个类别上注册,不仅局限了企业的自身发展,也不利于企业的维权,使假冒者有机可乘。最后,企业要合理使用字号、商品商标。企业字号属工商部门管理,商标属国家商标局管理,两者分属于两个行政管理系统,属于两种不同的权利。当二者被不同的主体取得专有权时,在具体应用中要注意合理性,避免造成权利滥用,引起争讼。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