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节目版式的版权保护机制

总第45期 文/肖雪 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发表,[著作权]文章

 

  随着江苏卫视一档相亲交友节目——《非诚勿扰》火爆荧屏,湖南卫视一纸《告全国媒体公开信》再次引发了国内学者对“电视节目版式版权”的关注。公开信称,湖南卫视向英国Fremantle Media公司购买了Take me out节目版式的版权,在进行本土化改造后推出了《我们约会吧》,而一些电视台未经许可抄袭该栏目的电视节目版式。另据媒体报道,《非诚勿扰》与《我们约会吧》不仅在节目类型、节目内容、舞台设计等方面都有较大的相似性,而且此前江苏卫视曾经与英国Fremantle Media公司有过接触。面对指控,江苏卫视回应称:“不要把节目类型与版权混为一谈。”
  事实上,综艺节目之间的借鉴、模仿甚至克隆在业内并不少见,那么这种对电视节目版式进行借鉴、模仿、克隆的行为究竟是合法的“行业惯例”,还是侵犯版权的“侵权行为”?笔者认为,应确立电视节目版式的作品地位,对其给予著作权法保护。

  一、法律属性界定意见不同
  在著作权法领域,一个基本的原则是“思想-表达”二分法,即著作权保护不能延伸到作品中包含的思想,否则会造成作者对思想的垄断。《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第二条规定:“版权保护延及表达,而不延及思想、过程、操作方法或数学概念本身。”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纯粹的思想都是不能通过著作权法得到保护的。电视节目版式这种体现制作人员“原创性”的智力成果,能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进而享受著作权法保护,一直存在着很大的争议。有观点认为,电视节目版式如同小说的情节和框架一样,属于“思想”或是“创意”,不应当以著作权法提供保护;也有观点认为,电视节目版式的制作者付出了创造性的劳动,著作权法的立法宗旨即是鼓励创造者不断创作新的“智力成果”,当然应给予电视节目版式版权保护。
  笔者认为,电视节目版式已经不是单纯的创意,它已经脱离了创意者的头脑,有的甚至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策划方案,是对电视节目结构的具体化,它对创意者的创新性要求也远远高于停留在头脑中的“思想”和“创意”。其次,电视节目版式也不同于电视节目,它是编导人员从一期期完整的电视节目中抽象、固化下来的具有共性的特质,包含了著作权法所要求的独创性要求,但它还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作品,因为一般认为作品要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重要条件之一,即是作品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其他电视台对电视节目版式的模仿、抄袭,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是“有形复制”。正是电视节目版式介于“创意”和“作品”之间的法律属性,决定了它在寻求法律保护,尤其是著作权法保护时的尴尬地位。

  二、节目版式应受著作权法保护
  我国立法并没有明确电视节目版式的法律属性。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了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范围,电视节目版式显然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类。在知识产权法定主义的前提条件下,这意味着电视节目版式尚不能寻求《著作权法》的保护。与《著作权法》中相应规定的缺失相对的是,不少电视台为了避免法律风险,陆续与国外电视台签订版权许可协议。如北京电视台花费巨资从日本电视台引进了综艺节目《幸福家庭计划》的中国版本,进行本土化改造后推出了颇受欢迎的《梦想成真》。
  笔者认为,在电视节目版式版权交易已经如此繁荣的背景下,将电视节目版式强行划入“思想”的范畴,不予以著作权法保护的做法,并不利于鼓励电视节目的创新,而应当与时俱进地承认“电视节目版式”的“作品”地位,给予著作权法保护。

  三、灵活运用侵权判定标准
  确认电视节目版式的“作品”地位,仅仅是给予电视节目版式知识产权保护的一种可能性。“合理使用是原则,权利保护是例外”永远是著作权法的宗旨,应当鼓励后来人对现有作品的模仿、改造,创造有利于新作品诞生的法律环境。但是对于恶意剽窃、抄袭也应予以打击,如行为人通过恶意谈判在获取对方的电视节目版式后终止谈判,给原告造成损失。这样才能创造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
  参照发达国家对电视节目版式侵权标准的认定,无论是以著作权法提起还是以反不正当竞争法提起的诉讼,法官考虑的首要因素都是被控侵权的节目是否和原告的节目构成了相同和相似,而这种判断也呈现出了千差万别的不同。构成这种差异的原因,首先在于确定判断的主体,其次在于判断的标准。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此予以明确。
  1、判断的主体。“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判断的主体不同,将直接导致判断的结果完全不同。对此,笔者认为可以借鉴《专利法》中判断外观设计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的做法,将判断的主体定位为“一般消费者”,具体到一档电视节目,就应该是该电视节目针对的主要收视人群。
  2、判断的标准。事实上笔者认为,认定两档电视节目是否构成实质性的相似或相同, 与一般的文字作品的判断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异,对于如何确定“实质性相似”,笔者认为可以借鉴英美法中通用的判定作品是否构成相同或相似的三步法:
  第一步,“抽象法”,把原告作品中不受版权保护的思想排除出去;
  第二步,“过滤法”,把原告版权覆盖范围内的属于公有领域、前人智慧成果的部分过滤掉;
  第三步,“对比法”,对比原、被告的作品的剩下的部分,检验是否仍然构成实质性的相同或近似。
  3、被告的主观心态。在确定两部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或相同”之后,还应考虑被告是否具有“抄袭”或者“剽窃”主观恶意,或者说是“抄袭”、“剽窃”的可能性,即美国法中“接触”,对此笔者认为也适宜采用严格的标准,即被告现实地获得了原告电视节目版式的主要信息,能够不经过创造性地劳动即可实施、制作相同或近似的节目,典型的例子如被告曾经与原告就购买版权进行了磋商,或者被告挖走了原告的核心员工等,而不应被广义地理解为被告通过电视观看了原告的节目。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我国立法或是司法在确立电视节目版式的侵权标准方面,采用的“实质性相似——接触”标准是合理的。

  结语
  保护电视节目版式对电视产业发展、繁荣社会文化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有观点认为,我国并不是文化发达国家,采用较高的保护水平不符合我国国情。但是应当注意到,承认电视节目版式的“作品”地位,给予权利人寻求法律保护的可能性已经成为国际趋势。而在我国现有立法框架体系下,即使是综合运用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商标法、合同法、商业秘密等保护方式,仍旧无法保护电视节目版式的核心部分。承认电视节目版式的“作品”地位,不仅能够有效地威慑抄袭者,而且可以警示抄袭者如果要规避法律风险。在司法过程中,我国也完全能够通过掌握严格的侵权标准,如“接触标准”等来促进相关产业的健康发展。
  背景资料:各国电视节目版式侵权判断
  1、美国“实质性相似——接触”判断标准
  美国是通过司法判例确立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电视节目版式的侵权标准——“实质性相似”和“接触”判断原则。在确认侵权的案件中,法官首先要考虑的是被控侵权的节目版式与原告的节目版式是否构成了“实质性的相似”。同时,对于如何认定“实质性相似”,美国法院采取了较为严格的判断标准。
  2、英国“显著模拟——给原告造成损失”标准
  同样是判例法的英国,将“显著模拟”和“给原告造成损失”作为判断侵权的标准。1989年的Green v.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案中,原告Hughie Green为自己的一档叫做“Opportunity Knocks”(《机会在敲门》)的电视节目版式寻求版权保护失败后,又试图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认定被告对原告节目的模仿构成“假冒商品”,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原告的节目在英国播放,被告的节目在新西兰播放,不会引起观众的混淆和误认,也不会造成原告收视下降,没有给原告造成实质性的损失,拒绝了原告的请求。
  3、荷兰:组成元素判断标准
  在荷兰高等法院审判的Castaway Television Productions Ltd & Planet 24 Productions Limited v. Endemol (2004)一案中,原告Castaway电视台诉称,自己的电视节目Survive版式具有12个元素,被告的节目Big Brother复制了Survive的版式,构成侵权。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一个版式由很多不受版权法保护的元素组成,如果所有的元素都被剽窃了,那么毫无疑问成立侵权。如果只有一个元素被剽窃了,那么侵权显而易见并不成立,问题的关键是抄袭多少元素构成侵权?这取决于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