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拍卖的“台上台下”

总第47期 文/图 张琦 China IP发表,[专利]文章

中科院计算所首届专利拍卖会拍卖师纳兰宜秀

 

 

  “006号举牌了,出价120万元,再拍就是130万元,130万元有人要吗?120万元第一次、120万元第二次、120万元第三次。成交!”声落槌定,拍卖成功。表面上它和众多拍卖会没有太大差别,但提到这次拍卖会的拍品——专利,就一定要在拍卖史上隆重的记上一笔了。

  为首次专利拍卖主槌
  “那天我站在台上,对大家说今天在场的都是历史的创造者和见证人,我感到很荣幸。毕竟能主持中国首次的专利拍卖,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誉。”纳兰宜秀对前些日子的拍卖仍然记忆犹新。
  众多关注首场专利拍卖秀的人,都会记住纳兰这个让人过耳不忘的名字,“哈哈哈,很多人问过我。我是满族人,祖先正黄旗,我们家族曾经出过一个才子,纳兰性德,但是这个荣誉不能归到我身上,只是同族同姓并不代表什么。”纳兰笑道。从04年考上拍卖师至今,纳兰曾经主持策划过一些大型项目的拍卖,其中有《天下无贼》慈善首映礼晚会上的拍卖,还有劳斯莱斯百年限量版汽车的拍卖,还有一些大型的房地产的拍卖,据估算由她主持的拍卖总成交额大概在十几亿元。经验也算是很丰富了,但这次专利拍卖依然给了她巨大的挑战。
  跟一般的资产拍卖不同,专利拍卖有其自身的特殊性。这是国内首次通过拍卖的方式大规模的处置IT专利,对于纳兰而言,毕竟是第一次,国外虽然已有专利拍卖,但体制上的差别,市场的迥异,基本没有可供借鉴的地方,必须创新,这次拍卖任务困难重重。
  “专利拍卖买家受众群体比较窄,需求方主要是集中在一些企业上。它不像艺术品投资,全国的艺术品收藏家要达到上千万人,受众广泛。尤其这次拍卖的范围又限定在与I T相关的专利。所以我们在最初招商时选择通过电话营销,以及对在行业内的重点企业进行面对面的推广,在报纸上公开发布公告等多种方式。并且结合一些基金、P E等合作伙伴的帮助。可以说这次拍卖的成功,是这些合作伙伴共同努力的结果。”纳兰在这次拍卖中获得了不小成果和颇多感悟。

  价格到底谁做主
  起初拍卖的8个专利包一个都没有成交让纳兰非常意外,从拍卖场上拿着不同颜色号牌就可以看出这些企业的目标是什么。因为不同颜色的号牌限定了它所想购的拍品。不同颜色的号牌需缴纳不同的保证金,比如买专利包,要求持红色号牌,保证金是10万元。如果企业对专利包不感兴趣,就没有必要交10万元的保证金。绿色和黑色的号牌,分别代表单项专利,缴纳5万元的保证金,和无底价专利,缴纳2万元保证金即可。“之前我们有不少的客户交了10万的保证金,很明显目的就是来竞买专利包。所以这次专利包没有成交是挺意外的,但也在情理之中。由于发明人心理预期比较高,报的价格比较高。记得有个专利包报价高达600万元人民币,当时价格报出后,全场一片哗然,大家觉得价格太高了,但这个过程是必须的。”纳兰这次深刻体会到了无形资产的定价到底有多难。
  在资产的拍卖过程中也会遇到估价的问题,同一拍品要拍上多次,但就是这个过程正体现了拍卖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第一次价格偏高,第二次通过调整再次上拍。第一次拍卖的流拍是与市场的对接、磨合、探索的过程,在过程中逐渐发现价值。无形资产专利成果定价难,就需要市场定价格。
  这样一场大规模的专利拍卖会,吸引了众多有意向的买家,最终不一定成交,但显现出来价格上的异议同样是一种收获,通过跟客户的对接反馈,他们会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对下次的转让和拍卖有着非常好的借鉴意义。“我们在拍卖前就定价问题做了很多工作,几个月之前,从招商环节开始,包括给客户发去调研表,询问对方对哪个专利包感兴趣,以及对方的意向出价是多少。但拍卖有一定特点,就是投资人不希望让人知道他的兴趣点,也不是很愿意透露自己的意向出价,因为担心会有竞争,一旦泄露了自己的底牌会比较被动。通过公开拍卖情况就不同了,客户会表达对价格的意见。比如说120万元的包,客户会表示80万元我们就收,但过了100万元我们就不考虑了。充分体现了拍卖行为中价格发现的功能。”纳兰说。

  台上一分钟 台下苦做工
  在拍卖会上,看到最多的可能是主席台上的拍卖师,但实际一场拍卖下来,凝聚着众多人的心血。“拍卖现场就有很多我的同事在一起进行团队协作,包括我的助理拍卖师,还有记录席的工作人员,跑单的工作人员,后场签约的工作人员,现场协调的工作人员,全部加起来,那天我们拍卖行总共去了15个人左右。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纳兰一直强调自己背后的团队和付出的努力。
  国信招标集团在全国总共有20多家分支机构、子公司、办事处,国信兴业拍卖行是其下属的子公司,利用实力雄厚,网点较为密集,巨大的投标人资源库,可以动用地方的力量协助招商,这应该是中技所选择国信兴业拍卖行的原因之一。“我们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广泛的招商,这次的招商用了我们国信招标集团的一些资源,对这些数据资源进行定期的推荐,为此光电话就打了5000多个,目标针对企业的负责人,同时考虑到投资人的需求,定期跟交易所进行分析,随时调整,然后再去做新的推介工作。但毕竟这是第一次,时间上有些仓促,虽然众多的企业表示对此很感兴趣,但是希望能有一定时间做决策。这也成为我们第二次拍卖会之前要做的准备,这次筹备的时间一定要再长一些。初步打算今年的年中进行拍卖,这次要给出充分的时间,让投资人结合自身情况,进行调研、分析、选择。”纳兰不单单主持拍卖会,并从始至终贯穿参与了整个项目,感触良多。
  “最初给我们的是300多个专利清单,拍卖行这边负责根据这300多个专利的适用范围,和中技所进行初步的分析,大致都是哪些类型的企业会感兴趣,再分成若干个关键词,比如说‘软件’、‘通信’、‘电子’、‘动漫’等,然后在我们自己的客户库里进行分类检索,搜集各企业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再通过其它途径寻找各行各业的相关信息,这都属于招商筹备过程。还会通过我们的各分支机构进行联络,通过我们的中国采购招标网进行联系接洽。包括找各个指导单位、合作方,像是PE联盟、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协会等机构去谈合作。”纳兰对自己的工作如数家珍,“整个的前期招商包括前期筹备、定位、准备宣传资料等,花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到后来我们都认为这些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社会公众可以了解到这个信息,我们还专门在10月份办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多家媒体到场,并对这次拍卖进行报道及相关的推介,再根据企业反馈的情况,筛选出了大概90家,形成一个小的名单,进行拍卖前的一对一的招商宣传。再就是做拍卖文件、发布公告,展览展示接待客户等工作。本着一切为客户考虑的理念,为了更好的为竞买人服务,拍卖行特意安排项目经理到中技所现场办公,为交纳了保证金的客户,办理拍卖手续、发放号牌。我们还设立专门的会务组,负责拍卖会的安排协调工作。”

  团结一心 同创历史
  本次拍卖活动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主办,中国技术交易所、北京海淀中科计算技术转移中心、北京国信兴业拍卖行有限公司和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联合承办。“我们整个工作组经过这次拍卖的事儿,关系处的像一家人一样。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默契才能成,说实话如果彼此间有隔阂,就成不了。做创新的事儿不能计较,都要先付出,顺其自然该得到的就得到了,如果一开始就计较我要花多少,要投入多少,这样做不成的。”纳兰对这次紧张忙碌的工作经历,更多的体验是幸福愉快的。正如中技所所说,正是因为形成了一个四方联合的先进机制,才能把这个项目推进下去并取得成功。
  这次拍卖国信兴业拍卖行和转让方签订的是不成交不收费的合同,所有的前期费用都是自行承担。如果单从盈利的角度考虑,与艺术品拍卖相比这次专利拍卖很不值。艺术品拍卖拍卖行可以向买卖双方各收10%的佣金,合计成交100万就可以收到20%的佣金,再加上手续费可以获得24%的佣金比例,而且艺术品成交也比较容易,一幅优秀的书画作品,拍几百万是较为寻常的事情,收入相较稳定。纳兰表示,“我们这项业务从承接的开始就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集团领导非常支持,主要还是在于它的意义。我们通过和中技所、中科院计算所这两家主办协办单位沟通接触后,也是深深为他们这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所打动,觉得他们的创新精神很了不起。做事情墨守陈规,按照已有的规矩继续做下去比较容易做得到,但如果去突破创新,打通一条新的路就很不容易。我们觉得中技所和中科院计算所的领导的思路都很开阔,思考问题也都很超前,没有过多的计较自身的得失,我们正是有着这样的默契,还是决心积极努力的承接这项业务,我们几家才能走到一块去,因为大家目前都不以盈利为目的,只是想共同促成此事。”

  专利拍卖市场风光好
  纳兰很早就对专利转让有所了解,“多年来陆陆续续有专利发明人来和我们拍卖行联系,专利人手中的一个发明专利,或者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想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但因为我们做拍卖会都是有计划和专辑的,不是说单个的转让方有这种需求,我们就能承接然后上拍卖会,所以一般都是当时很遗憾地拒绝了。这样的每年大概都有四到五项,基本都是个体发明人自己单纯的想委托我们拍卖专利的服务需求。直到在中国技术交易所挂牌成立,我们是很早就关注这个平台了,毕竟‘中’字头的国内第一家,起点比较高,在这个平台上,围绕服务技术转移可以做很多的事,于是我们第一时间就加入了他们的会员,也在中技所的协助下我们进行了很多专利技术转移方面的学习和探讨,随后拍卖这个点子也就应运而生。”本次专利拍卖成交率为40%,比已具有专利拍卖成熟模式的发达国家的拍卖成交率约高出15个百分点。不难看出国内的这些企业非常重视技术,积极踊跃的参加拍卖会。对于有些人认为专利不适合拍卖的说法,纳兰认为,“专利还是很适合拍卖的,之所以东西有大部分流拍还是因为价格上的问题,它属于无形资产,本来就定价难,而不是没有市场需求,看到台下众多的红色号牌就了解了。只是说未来竞价拍卖时在招商和承接委托的过程中,需要比市场价低一点儿,合理拍卖价格。我们在招商的过程中设计好一个主题,比如专门拍卖云计算方面的、物联网方面的专利,因为拍品覆盖面太广了也不容易形成竞价。这些方面我们都可以设计,但不能上来就说专利不适合拍卖。拍卖这种方式是最为公开、公正、公平的定价方式。国资委有规定,国有资产转让最好是采用招拍挂这三种方式,拍是拍卖,招是招标,挂是公开挂牌,现在企业的股权基本都进交易所挂牌了,但是在无形资产这方面,做的还是不够,要么就是很少转让。还是采用公开拍卖对所有的投资人是公平的,毕竟我们的规则是同一的,无论你是自然人也好,IT企业也好,科研院所也好,过来拍专利,要交一样的手续费、保证金,一样的办手续、拿号牌,然后上场叫价。不过拍卖确实不是专利转让的唯一途径,但拍卖有着有效地,快速批量转移的优势,很适合科研院所这种快速转移。”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 gylljh@126.com2011/5/17 18:29:29留言:再提问一个问题,专利拍卖一定要发布公告吗?不发布公告就不能拍卖吗?请解答。谢谢!

    管理员回复:您好,详情请参阅中国技术交易所网站。谢谢!
  • gylljh@126.com2011/5/17 18:25:25留言:我的专利也在这里拍卖,可以吗?请回复,谢谢!

    管理员回复:您好,详情请参阅中国技术交易所网站。谢谢!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近日一位自媒体博主发文吐槽称,自己因擅用黑猫警长进行配图,而遭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侵权起诉,这篇转发的文章在6个月内的阅读量仅有18次,上美却索赔10万,索赔金额过高。对此,你怎么看?

不好评论
不同意,一点也不高
同意,索赔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