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收费的境界

总第47期 文/袁真富博士 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发表,[专利]文章

  像高通公司一样把专利变成金钱,是很多专利持有人的梦想。“任何一项3G标准都无法绕过高通公司的专利”,这已经成为高通专利授权营利模式的一个标志性口号。
  2009年高通净利润为15.9亿美元,其中约2/3来自专利授权收入——专利已经成为高通的“印钞机”。但很少有企业愿意把辛苦打拼来的利润乖乖地“奉献”给高通,因此,诉讼已经成为高通的核心业务之一,而专利借助诉讼成为高通宰割他人利润的“屠龙宝刀”。
  如果你没有高通那样的专利产出,其实也没有关系,看看那些被称为Patent Troll的公司,就会知道怎么回事儿。Patent Troll最早出现于1993年,主要用来称呼那些发起挑衅性专利诉讼的公司。2001年,时任英特尔首席法律顾问助理的Peter Detkin,将起诉英特尔侵犯专利权的TechSearch LLC公司称为Patent Troll。他说,他们以专利侵权为由起诉英特尔,并试图通过专利来赚取大笔钱财,而他们的专利根本就没有打算用来实施。
  Patent Troll后来就指称那些从其他公司(往往是破产公司)或个人手上购买专利,然后有目的地通过起诉某些公司(可称为大肥羊公司)产品侵犯其专利权,索要高额赔偿以牟利,而其本身并不制造专利产品或者提供专利服务的一类公司。他们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可以“赤裸裸”地表达为“Making Money via Patents solely”。这些公司唯一的工作就是找一些大公司要钱要许可费,如果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就起诉。
  Intel的格鲁夫曾经猛烈批评专利权,他说,“如果政府授予一项专利权,就应该规定专利权人发展产品的义务。”2008年,Verizon、oogle、思科、爱立信与惠普等决定成立“企业安全联盟”(AST)自保,以避免成为Patent Troll的目标。新组成的AST企图抢在对手一步前买下关键知识产权,以让别人无法利用专利权对他们大兴诉讼。
  Patent Troll的中文翻译可谓让人眼花缭乱,比如专利臭虫、专利地痞、专利流氓、专利蟑螂、专利魔头、专利投机人、专利渔翁、专利怪客、专利恶魔、专利恶鬼、专利巨魔等,但无一不体现了对Patent Troll的贬抑,甚至厌恶。可见,即使拿着专利合法地去收费,也不一定被认为是“高尚”的商业模式。更何况,Patent Troll的那些所谓专利,是否真的符合专利授权条件,有时还值得怀疑。
  不过,假若Patent Troll中的专利的确有效,现行制度很难制止他们,最多在司法政策上给予较少的赔偿甚至不予赔偿。其实,还有比Patent Troll更严重的问题,正如我在《专利:阻碍还是鼓励创新》一文中揭露的,有的企业可能并没有使用他人的专利,但畏惧于高昂的诉讼费用和糟糕的商业影响,不得不屈服于专利权人的诉讼威胁,不明不白地交了专利费。这种收费方式比Patent Troll还要偏离专利制度的本质,似乎更像是敲诈。
  然而,像巴尔实验室这样的公司才是专利制度下的高手,他们甚至连专利都不需要,还反过来向专利权人收费(此即反向支付)。巴尔实验室CEO布鲁斯 L 唐尼,曾一语道破天机:“我们的商业战略的一部分,就是寻找那些不攻自破,或不堪一击的专利权”。1999年,礼来公司(Lilly)为了避免巴尔实验室的纠缠,向其支付了400万美元,否则,如果巴尔实验室无效了氟西汀(Prozac)专利权,礼来每年将要蒙受10亿美元的损失。无疑,支付这400万美元是明智之举。
  表面上看,巴尔实验室似乎在维护专利制度的正义,很多时候他威胁的是那些不应当授权或者授权瑕疵的专利,然而,他最终的目的还是收费,而不是将专利无效进行到底。毫无疑问,如果公司掌握了这种抢钱的方法,就只需要专利检索分析人员,还有律师和谈判专家,什么研发人员,都是浮云。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近期,有报道称某公司员工在上班期间逛淘宝,下班时竟被告知扣款,起因竟是公司在计算机上边安装了监控。对于职场被实时监控,你怎么看?

不好说,要看到了哪种程度
同意,可以实时看到员工的工作情况及心理状况
不同意,这样做无疑是侵犯了隐私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