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法判断技术启示——浅谈判断技术启示的五个方面

总第54期 文/杨军艳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光电技术申述处 副处长、赵鑫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光电技术申述处 副调研员发表,[专利]文章

  一、引言

  在判断一项发明申请或实用新型申请是否具有创造性时,通常采用的判断方式为“三步法”,即第一步,确定最接近的现有技术;第二步,确定发明的区别特征和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第三步,判断要求保护的发明对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来说是否显而易见。

  在创造性判断的三步法中,第三步(即显而易见性的判断)受主观因素的影响最大。判断是否具有显而易见性,要确定现有技术整体上是否存在某种技术启示,即现有技术中是否给出将区别特征应用到最接近的现有技术以解决其存在的技术问题(发明实际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的技术启示,这种技术启示会使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在面对所述技术问题时,有动机改进最接近的现有技术从而获得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

  二、判断技术启示的五个方面

  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在具体判断一份现有技术时,如果能从以下五个方面来考虑现有技术能否给出某种技术教导或技术启示,则在创造性的把握上相对要更加客观一些: 问题(problem)的提出是否显然;技术领域(art)是否相同;所起的作用(effect)是否相同;技术方案的构成(configuration)是否一致或相似;产生的技术效果(effect)是否相同。本文将其总结为PEACE法判断技术启示。PEACE即problem(问题)、effect(作用)、art(领域)、configuration(结构)、effect(效果),其分别对应上面提到的五个方面。如果在相同或相近领域中,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在阅读完现有技术后获得的技术信息,会使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在面对该领域中已经存在的所述技术问题时,改进该现有技术并获得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则应当认为现有技术给出了解决某种技术问题的技术启示。反之,如果所属领域的技术人员在阅读完现有技术后获得的技术信息,不足以启发其对现有技术进行改进,则可以认为不存在现有技术给出的技术启示。

  而上述五个方面对于技术启示判断的贡献又并非权重相同,在判断时通常会有一个重要性次序问题。本文认为:

  问题(problem)是这五方面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即问题(problem)的提出是否显然是判断技术启示的关键所在。之所以在判断技术启示时,问题(problem)要比领域(art)或结构(configuration)等其他方面更加重要,首先是因为如果某个对比文件能够给本领域技术人员以启示,最直接启迪本领域技术人员向某个方向思索的手段就是其解决的技术问题恰与涉案申请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相同。人的思维具有发散性、标量性,即可能从各个方向、各种角度来思考问题,而只有在解决的技术问题相同的情况下,才能如夜航中的灯塔一般将本领域技术人员的思路指引到对比文件上来,即如果解决的技术问题相同,才能使本领域技术人员的思维从标量性转变为矢量性,从发散性转变为指向性,才能促使本领域技术人员为解决相同的技术问题而查询相关的文献资料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在看到该对比文件后能激发其移植对比文件中的技术手段以解决相同的技术问题的想法。

  其次,即使对比文件与涉案申请的技术领域存在差异,只要本领域技术人员在面对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时,有动机到相近的技术领域去寻求解决手段,或者某类技术特征解决某种问题具有普适性,则技术领域就不再是判断技术启示的重要指标。同样,即使对比文件所公开的技术特征与涉案申请中的相关技术特征在结构上并不完全相同,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本领域的公知常识或常规技术对相关技术特征稍加融通变形即可获得涉案申请的相关技术特征,在满足问题等其他方面的情况下亦可认定对比文件给出了相应的技术启示。问题(problem)相对于作用和效果(effect)这两方面亦是如此,即使对比文件的相关技术手段在对比文件中的作用和达到的效果与涉案专利有所差别,但根据该技术手段的固有属性,如果应用到涉案申请中必然起到相同的作用、达到相同的效果,则在满足问题等其他方面的情形下亦可认定对比文件给出了相应的技术启示。

  因此,在判断对比文件是否给出技术启示时,最重要的是要考虑对比文件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或者其中的某个技术特征所隐含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否与涉案申请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相同,或者涉案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否是目前本领域急待解决的技术问题。

  对比文件与涉案申请的领域可以有所差异,对比文件公开的技术特征也可以稍不同于涉案申请的技术特征,如果对比文件公开的内容中记载了所能够解决的某个技术问题恰好就是涉案技术方案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则毫无疑问该对比文件给出了相应的技术启示;如果对比文件公开的技术方案所声称要解决的技术问题与涉案申请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并不相同,但对比文件中的某个技术特征其固有属性恰能够解决涉案申请中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则该对比文件同样给出了相应的技术启示;如果上述两种情形均不存在,但涉案申请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本领域急待解决的技术问题或者是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无法回避亦或共同追求时,在对比文件公开的技术内容能够启发本领域技术人员应用其中的某些技术特征或部分技术方案以解决涉案申请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的情况下,该对比文件同样可以认为给出了相应的技术启示,使得本领域技术人员为解决该技术问题而有动机寻找相关的技术内容,从而在看到该对比文件后,能够移植该对比文件中的相关技术手段以解决所述技术问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1 2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