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中的摄著协

总第55期 文/李雪 China IP发表,[著作权]文章

  2009年底, 我们开始统计教科书中使用摄影作品的数量。早在此次和人教社签署《协议》前,我们就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接触,因为人教社出版的教科书的数量巨大,他们也没有完整的统计,所以我们就要靠协会的这几位工作人员尽可能的将所涉及的教科书都买到。现在协会的这几位工作人员还是从摄影协会调过来的,我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招更多的人。所以这个统计的时间很长,工作量也很大,参与工作的同事都累病了。因为先要搜集到人教社出版的教材,之后还要一页一页的翻,找到其中使用的摄影作品的部分,将这些统计出来后我们还要和人教社核实,人教社也有相关的统计,但我们两方的数据相差很多。我们双方核准统计数据后,下一步协会将对这些作品的作者进行查找核对。因为很多教材在使用这些作品时既没有标明作品名称,也没有标明作者姓名,这也将是我们下一步大量的工作内容。

  China IP: 这次协议的签署是一个开始吗?是否有计划对更多的出版机构或使用图片的机构收取版权费用?

  林涛:这次《协议》签署只是一个好的开始,具体的工作我们还需要时间进一步的落实,协会现在除了和人教社签署了协议外,还和另外四家出版机构正在洽谈,接下来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China IP: 在此次和人教社签署《协议》前的调查工作中,有哪些问题是普遍存在的?

  林涛:在此次调查统计中我们发现,教科书中的很多摄影作品在使用时,有些是经过很多手段处理过的,比如翻拍、翻印、修改,有些已经不容易辨清是摄影作品还是美术作品了,对于出版社的工作人员而言,他们很难辨别,因为我们都在摄影家协会工作过多年,所以对这方面比较了解。

      另外,对于有些摄影作品,出版社表示已经付过费了,但他们是把版权费付给了编辑图书的工作人员,或其他相关人员,并不是作品的权利人。还有会涉及到一些销售图片的机构,有一部分摄影家会将自己的作品授权这些机构销售,涉及到这些机构购买的作品,要分情况而定。

      其次就是,出版社有大量的出版过的教科书,他们自身统计的也不完全,所以也无法很完整的提供给我们。我们要想将涉及到的作品统计尽量完整,那么就要自己下去找全该出版社出版过的教科书,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

  China IP: 摄著协将如何收取费用,是否有使用费用的标准?如何监制?如何分配,支付给作者?这个过程中间涉及哪些环节?

  林涛:按照《著作权法》和《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要求,摄著协和相关教科书出版社签署付酬协议后,出版社要把版税连同使用摄影作品的详细数据和信息一同交给摄著协,摄著协根据这些信息和数据向著作权人进行分配。有关使用费标准,主要是参照了国家在制定教科书"法定许可"付酬标准并与人教社经过协商后确定的。可以讲,这个标准比人教社以往的付酬标准有所提高。

  China IP: 有一种现象,出版社可能无法找到图片的作者,甚至无法找到作者的名字。就无法将版权费给作者,协会将如何解决类似的问题?

  林涛:这就是为什么要成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意义所在。摄著协是广大摄影人自己的组织,它的优势就是熟悉摄影家资源、摄影作品资源,这些优势是出版机构没有的。国家建立相关门类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就是要在使用者和权利人之间架起一道桥梁,使相关类别的作品流通和交易更加顺畅,使用者能够便捷、合法地得到使用授权。摄著协在进行分配时,除要依据使用者提供的信息外,还可以发挥自身的优势,把这些版税分配给相关的著作权人。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上一页 1 2 3

相关文章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