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专利无效获利的法律与现实分析

总第55期 文/周世骏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发表,[专利]文章

  该规定是于2010年2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细则的新增内容,其立法本意是赋予专利复审委员继续审查的权利,以避免本应被无效的专利权继续存在,进而导致社会公众权益被“私有化”的情况发生。

  但是,该规定势必给试图达成和解的双方当事人造成相当大的麻烦。因为,虽然宣告专利权无效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种,但真正对权利人具备重大意义且有含金量的专利权如要被无效,通常在存在实质性证据的同时,还需要双方在辩论过程中向合议组陈述无效理由能否成立。而在目前的实务操作中,是否举行过口审程序,是专利复审委员会考虑审查程序终止与否的一个关键节点。如果专利权人在经过口审后,认为继续对抗很可能导致专利权彻底丧失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从而同意和解。但此时,很有可能因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强力介入,致使双方丧失和解的机会。

  因此,无效请求人找到合适的证据或理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遇到一个愿意割舍利益同意和解的专利权人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能合理把握谈判过程中的尺度以顺利达成和解,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四、无效请求人试图通过对他人专利权提出无效而获利,有没有风险?

  对于这个问题,要分两个层面来回答。就纯粹的专利无效的法律程序而言,无效请求人是不存在太多风险的。对他人专利权提出无效,如果无效不成功,或者专利权人不同意达成和解,最多也就是付出一些时间成本和很少的经济成本。

  但是,如果无效请求人仅仅是因为单纯的获利目的而对他人专利权提出无效,当把这样的行为放入社会认知层面时,就需要认真考虑可能要面临的其它法律风险了。

  首先,对于应该被无效的专利权的法律属性问题,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社会认知。一个人如果通过合法程序将本属于社会公众共享的技术资源纳入其个人专属领地后,另一个人在通过合法程序告知其丧失权利可能性的同时,是否有权与其达成合意,以维持前者本不该拥有的权利来换取后者个人的私利?后者到底属于社会资源的共同窃取者?还是侠盗罗宾汉?这都值得去讨论。

  其次,在目前地方保护主义盛行、行政司法部门易受利害关系人影响的社会现实下,如选择对象不当,最终成为“敲诈勒索者”而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也不是不可能。因此,持有特别目的的无效请求人,在行动之前更加需要三思而后行了。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上一页 1 2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