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十年间的变化——专访原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

总第56期 文/李雪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从知识产权庭庭长到律师事务所顾问,从1995年2月任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知识产权办公室副主任,到1996年10月任最高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再到2000年8月出任最高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知识产权庭庭长,直至2008年8月卸任庭长的工作至今,蒋志培依旧忙碌在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工作中。

  本刊记者与蒋老师并不陌生,不仅会在一些会议论坛上相遇,也常因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请教他。此次采访是蒋老师加入金杜律师事务所后的第一次拜访,新的办公室里堆满了还未整理的书籍和奖牌。

  回忆入世前的忙碌

  回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前期的准备工作时,蒋志培感慨到:“那段工作虽然很辛苦,很紧张,但从后来法律实施的情况看,国内外的满意度还是比较高的,那些工作都没有白做”。我们的采访话题也随着蒋老师的回忆而开始,回到2001年入世前后忙碌而紧张的状态中。最高院的知识产权庭是在1996年10月成立的,在此之前只有知识产权办公室,而蒋志培当时是办公室副主任之一。知识产权庭成立后,由经济庭的庭长黄赤东兼任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任副庭长之一。

  2000年8月,知识产权庭从经济庭独立出来,蒋志培出任知识产权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而在当时,知识产权庭的工作人员也只有五六位,案件也比较少,主要工作是调研和制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框架,适时地制定一些司法解释,当然也有一些申请再审的案件和指导协调工作。蒋志培回忆说:“当时在设立知识产权庭的时候,对人员的要求除了基本条件外,还特别强调要有多年从事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经验、理工科背景的法官,同时要有一定的外语能力,虽然人少,但非常精干。”

  而在入世前,审理的知识产权相关案件数量并不多,主要集中在专利方面,以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为主。蒋志培说:“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这两类案件在授权的时候不经过实审,授权数量多,纠纷也自然多。当时企业的知识产权创新意识还不是很强,只有一些科研院所和大型企业,大部分中小企业都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为入世准备着

  为顺利加入WTO,中国修改了相关的法律,并制定了一系列的司法解释,涉及专利商标版权、植物新品种、布图设计等方面,也有涉及程序的如诉前禁令、证据等,使得中国的知识产权司法在一段时间内快速发展完善。

  回忆在入世前集中所做的工作,蒋志培说:“之前所做的这些,一方面是因为我国政府已经表态要加入世贸组织,要入世就要履行国际上的义务。为更好的审判知识产权案件,应对新类型案件所带来的法律和专业技术的挑战,认为有必要将知识产权庭作为法院专门的审判庭,这确实是为入世所做的措施之一。另一方面,要为我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提供一个良好的法治环境,特别是提高知识产权法律实施的水平。这个工作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知识产权法最初颁布以来就在进行,一直有这样的专业人员在做,只是没有整合在一起,原来分散在经济庭工业产权审判组和民庭的著作权审判组,直至1996年成立知识产权审判庭,才将两部分审判人员集中起来,但仍和经济审判庭“合署”办公;直到2000年,知识产权庭从原来的经济庭完全脱离出来,成为一个专门的、独立的审判庭。”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1 2 3 4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