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十年间的变化——专访原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

总第56期 文/李雪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China IP: 现在正值《著作权法》和《商标法》的修改阶段,对于这次法律的修改您有何建议?

  蒋志培:现在《商标法》和《著作权法》正处在修改的不同阶段,在《著作权法》方面,由于网络上的新技术、新情况在不断增多,影响越来越大,著作权案件数量成为知识产权案件中最多的,网络上的一些基本原则,如网络服务商的责任等,还不是太清晰,实践中争议颇多。《著作权法》应该在实体上规定一些基本原则的条文,以便更好的规范网络上的权利和行为。另外,在举证责任方面,是否应考虑除了现有的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外,在当被认定为侵权时,那么对于侵权的量、损失的程度,行为人也就是被告应负有举证责任。现在侵权的成本比较低,维权的成本比较高,很大原因是来自取证、举证难。在《商标法》的修改上,建议加强对商标、商品和服务的混淆、误认,假冒产品的处理、赔偿等问题作出更明确的规定;除此之外,法定赔偿额是否也能像《专利法》那样增加到100万元以下,这些问题都值得在新法中考虑。

  China IP: 十年来,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经历了很大的变化,从数据上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您认为有哪些问题是随着发展有待修改完善的?

  蒋志培:十年间法院的变化还是挺大的,对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越来越重视,从最高法院到各级各地法院,都把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当做改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和维护企业创新、创造一个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大环境来考虑,在认识的起点上较过去有很大的提高。另外,实际案件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2010年是四万多件,今年上半年已经收案两万七千件。在我印象中,从2000年到现在,案件每年都增加20%-30%以上,这两年增长的幅度更大,达到30%-40%。我时常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机制比作一台已经开动的巨大机器,周而复始地运行,开动起来了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其前进。

  企业在这几年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进步也很明显,他们已经将知识产权作为自己发展中最为重要的主体力量,同时也更加注重将司法保护作为保护自身权利的主渠道。虽然还存在各种问题,但是在建立知识产权庭以后,保护的范围更宽阔、制度程序更完善了,过去中高级法院有知识产权庭,现在随着形势变化,很多基层法院也相应有了知识产权庭,受理大量的著作权等案件。

  当然,机制的问题还有待完善,比如涉及重复诉讼,层次比较多,确权、授权纠纷解决时间长,给当事人造成很多诉累。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的衔接等,这些问题还是有很大的改革余地。另一个就是各级法院法官水平和素质的问题,对法官的培训是一个经常性的工作,如果素质好了,机制也改善了,那么在处理案件上自然会有所提高。

  除此之外,我始终建议在北京,应就授权、确权、侵权的问题建立一个统一的知识产权专门法院,或称为上诉法院。中国现在在国际上是专利大国、商标大国,授权位居全球之首,目前仅靠北京市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的力量,无法与现实情况相适应,无法高效率高质量解决众多中外企业取得权利的纠纷,无论是资源还是机制或是审判力量都是不够的。我国要建立创新型国家,知识产权法律的实施体制、保护机制问题就应提上日程。这不是法院一家的事,更不是北京市法院的事。虽然TRIPS协议中没有要求各成员国必须为知识产权建立某种机制,但从中国长远的发展来看,是有必要建立一个知识产权法院来解决这些问题的,知识产权有其独特的重要地位,建立这样的法院我们会看到的将是一个系统性的效果。

  China IP: 您认为,今后一段时期,在推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需要做好哪些主要工作?

  蒋志培:从总体上讲,我觉得一方面是全社会的知识产权意识的再教育,在这方面要进行有针对性的宣传、培训,培养知识产权观念依然很重要。在法院方面,应该办好案子,审判水平要提高,程序要公平、公正,给公众、企业,包括国外投资企业一个讲理的地方。法律和制度是透明的,大家就会有预见性,就会遵从,从而减少纠纷,保障社会生产和生活的正常运行。

  China IP: 从法院退休后,您便在事务所从事顾问的相关工作,您觉得中国的知识产权事务所是否是伴着入世后的10年发展壮大的?您认为在发展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