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恐怖主义

总第57期 文/袁真富博士发表,[专利]文章

  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入选过“美国100位最有影响力的律师”金榜的李拜克,曾经例举出自己代表客户太阳(Sun)计算机公司和IBM谈判的亲身经验,将专利巨人IBM描绘成了不折不扣的“恶霸”企业。

  当时已是“专利工厂”的IBM,一口气摆开14位律师的大阵势,涌进当时规模仍很小的太阳公司。一位穿着深蓝西装的IBM代表举出洋洋洒洒的报告,警告太阳已经侵犯了IBM拥有的7项专利。轮到太阳反击的时候,李拜克和代表太阳的其他科技律师,拿起笔在白板上画下各种图表公式,有力地将IBM的指控一一击破,一阵口沫横飞后,“太阳派”的结论是:在IBM指控侵权的7项专利中,只有一项有可能在法庭成案,而且就算诉诸法律,这唯一的侵权案也不会胜诉。

  然而,IBM的代表们面对这场精彩的答辩,面无表情。在一阵尴尬的寂静后,为首的律师冷冷地开口:“好吧,或许你们真的没有侵犯这7项专利权,不过我们有1万个专利,你真的希望我们回总部找出7个你们的确有侵权的专利吗?还是你们干脆省点事,直接付我们两千万美元?”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双方讨价还价后,太阳决定花钱消灾,IBM律师团则盯住下一个倒霉的猎物。

  “IBM vs.Sun”的故事听起来像是专利恐吓:利用专利诉讼进行威胁,敲诈一笔专利许可费,甚至让你退出市场。更有人称其为专利恐怖主义者。“恐怖主义”的一个目的,是在目标地区制造恐慌和恐惧。与之相似的是,一些公司挥舞着“恐怖主义”的专利大棒,试图引起竞争对手的恐慌和恐惧,让其束手就擒!

  考虑到专利诉讼漫长的诉讼程序和高昂的法律费用,被告往往担心被拖进一个巨大的泥沼,脱身不得,而且花费惊人。更何况,专利诉讼不仅可以消耗对方财力,浪费对方时间,损害对方信誉,还可能挫伤对方客户以及合作伙伴的信心。因此,一些大公司有时不免会亮出几件专利武器来恐吓一下那些竞争对手,尤其是新进入的竞争者。现在,只要中国企业在国际上表现较好,外国企业就会条件反射似的把专利的“小鞋”丢过来。据说,这是中国企业国际化进程中必须经历的专利魔咒。

  值得注意的是,有时他们虽然抛出了专利侵权的指控,但并不指出具体侵犯了什么专利,而是把生产某产品可能用到的数百、数千项专利列出来,然后告诉你肯定侵犯了其中的某些专利--就像强盗逻辑一样。有的企业还会提出天价索赔金额,以借诉讼之名,行恐吓之实,从而真正地吓退竞争对手,特别是对中小企业,以阻挠其前进的步伐!

  其实,专利恐吓主义者并不分大小,有些小公司(甚至自然人)也会手持专利对大公司提出种种可怕的要求。《烧掉舰船》记载了微软前首席技术官内森·梅尔沃德讲述的一个故事:

  有一个叫埃弗瑞姆·阿拉兹的专利淘金者,仅花费了25000美元,从麻省理工学院购买了一项有关彩色成像与打印技术的专利许可。之后,埃弗瑞姆带着这项专利开始四处走访。

  在著名的宝丽来诉柯达一案判决(柯达因专利侵权而被判决向宝丽来支付9.25亿美元天价赔偿)之后大约一个星期,他来到了柯达公司:“你们的做法不是很合适啊?来,看看我的这项专利。”柯达公司说:“噢,天啊,不要再来了!”然后立即给他开出了一张1000万美元的支票。后来,他带着同一项专利来到了奥多比(Adobe)公司,同样向对方提出了无法拒绝的要求。就这样,又获得1000万美元。

  埃弗瑞姆后来又来到微软公司,讲述他用25000美元的专利换取2000万美元的故事。“嘿,这比风险投资还赚钱呢,”埃弗瑞姆滔滔不绝地说,“我甚至都不需要出让任何权益!”不过,这次游说没有成功,微软并不惧怕他的专利威胁。

  然而,你有微软那样的底气和财力吗?可怕的是,现在那些“专利流氓”经常购买大量的专利,等着恐吓你。而很多大公司都储备了弹药充足的专利武器库,像IBM与Sun的故事可能每周都在上演。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