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有关地名商标的问题研究(下)

总第58期 文/刘晓军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法学博士发表,[商标]文章

  六、“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的理解

  我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在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的同时,也规定了“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的例外情形。

  首先,商标含义的产生早于其地名含义时不宜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撤销已经注册的商标。如前所述,《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中地名的“其他含义”通常不包括其商标含义。但如果商标含义的产生早于其地名含义的,如果不允许其注册或者撤销已经获得注册的地名商标,对该商标权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如果私权化的地名所蕴含的商业信誉主要是某一特定的生产经营者所创造出来的,消费者也是基于对某一个生产经营者的信任而购买标有该地名的商品,那么地名就可以被该生产经营者在某一特定商品上享有垄断性的权利。”此时,已经获得注册的可以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前述例外情形维持其注册。如内蒙古的伊克昭盟设立1649年并一直沿用至21世纪,“鄂尔多斯”原本是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集团公司在服装等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但2001年2月伊克昭盟更名为鄂尔多斯市,使得“鄂尔多斯”在其 商标意义上又增加了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意义。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已注册的“鄂尔多斯”商标继续有效,即不得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撤销其注册。

  其次,商标含义早于地名含义但该商标未及时申请注册的,在地名含义形成后其能否作为商标申请注册?有人认为,《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仅是对已注册商标而言,如果某个地名商标没有注册,那么即使它历史再悠久、名气再大也不能得到商标法的保护。”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对商标使用者过于严厉,似应给予这类商标使用者申请注册的合理期限,即如果在形成地名含义时其作为未注册商标已经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较高的知名度,则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但在其地名含义形成后的合理期限内未及时申请注册的,亦可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不予核准其注册;如果在形成地名含义时其作为未注册商标的显著性较弱且知名度较低,或者社会公众多对其具有负面认识或评价时,亦可不予核准其注册。尽管如何确定该合理期限可能会有较大争议,但在商标法实施仅三十年后的今天,这种情况了已经极为罕见了。

  再次,“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主要是指在该商标申请注册时法律无禁止性规定的情形。改革开放后,1982年8月23日制定的《商标法》自1983年3月1日开始施行,但该《商标法》第八条并无地名条款的规定,即此时尚可申请注册地名商标。1993年2月22日第一次修订的《商标法》第八条在保留1982年《商标法》第八条内容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2001年12月27日第二次修订的《商标法》将1982年《商标法》和1993年《商标法》的第八条调整为第十条,同时将1993年《商标法》第八条第二款的地名条款修订为“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由此可见,“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条款首次出现在1993年第一次修订的商标法中,故此前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依法继续有效。从实践来看,这样的注册商标比较多,如 “云南白药”、“中华”牙膏、“泸州老窖”、“金华火腿”等。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上一页 1 2 3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