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赛事节目遭遇法律保护难题

总第58期 文/聂士海发表,[著作权]文章

  业界人士则极力主张,体育赛事节目是具有独创性的作品。中央电视台总编室严波主任就表示,体育赛事节目制作过程中有很大的创作性,每一个镜头的组织策划是不同的,镜头的组织形成了语言表达意图。单纯的镜头A+B产生了C的新意思。镜头之间语言的衔接达到了创作的目的,而这一点恰恰在实际的创作中体现最深,虽然是及时的,但是创作出来的是ABCD还是ACBD传达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意思和层面,我们想表达左边的意思还是右边的意思?这里是有很重要的创作意图的。

  中央电视台转播部姜柏宁主任也强调体育赛事转播是一个有创意的工作:“体育是讲运动的,同时也要有情感。导演们的赛事风格完全不一样,不同的导演肯定呈现出不同的电视转播效果,对赛事的理解和故事的编排,包括对赛场细节的注重都是不同的。有的导演很善于表现情感。以乒乓球比赛为例,要拍出表情和细节,比如发球动作抖腕的细节,汗滴在球上的细节,摄像师也要有创意的劳动,根据不同的景别需要有即性发挥,还有场内突发事件的处理。字幕信息也是一个创意的劳动,不是随便贴在画面上,而是需要一些安排和设计。”

  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的李巍经理介绍说:“从体育赛事的组织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应该是有创作性和独创性的作品,版权法应该来保护体育赛事转播,体育赛事组织拥有版权。首先我们要区分几组概念,第一要将体育赛事本身和节目区分开来,第二要将体育赛事节目和单纯的录像制品区分开来的。体育赛事的结果不具有预知性和复制性,体育赛事是客观发生的,是没有版本的事先设计。如果把体育赛事等同为一个受版权保护的作品,那作品的参与方就太多了,现场的观众都是创作方之一,版权的创作者非常混乱。体育赛事和录像是不一样的,体育赛事是专业制作团队的创造性劳动的合成,是集体的智慧,也包括音像创意的因素在当中,录像只是一个单纯、客观、机械的记录在赛场上发生的事实。现场转播的赛事节目中有许多创作性的元素,其中包括现场比赛的实况,镜头的回放,其他赛事节目中选取的片断。NBA比赛开始之前或者中场休息期间会有一些访谈,还有图文字幕,现场解说,中场表演。综合来讲,赛事节目呈现给观众的绝不纯粹是这个比赛是怎么进行的,结果是什么,它额外添加了很多信息。另外,体育赛事组织是通过合约的安排,对体育赛事节目拥有版权。以NBA为例,在合同当中是有一些条款规定的,我们在进行授权的时候,都会写得非常清楚,允许转播几场,只能在电视台的平台转播,其余没有授予的权利,全部由NBA保留。”

  著作权还是邻接权

  据了解,目前体育赛事节目的法律保护在我国还属于边缘问题,但在国际上已经不是问题了。美国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明确适用版权法给予保护,甚至包括以色列都把它归到戏剧作品中给予保护。

  根据我国加入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协议)规定,广播组织应享有权利禁止未经其许可而为的下列行为:将其广播以无线方式重播,将其广播固定,将已固定的内容复制,以及通过同样方法将其电视广播向公众传播。我国2001年修订的《著作权法》第44条明确地规定了广播组织权: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未经其许可的下列行为:(一)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节目转播;(二)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录制在音像载体上以及复制音像载体。这就明确将广播组织的著作权与邻接权区分开来。

  现实中争议最大的是关于体育赛事的法律定性和适用法条问题,特别是涉及广播权、转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之间错综复杂的内涵关系,更是令包括专业人员在内的各方人士一头雾水。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法律性质到底是什么,各方观点见仁见智,有人主张按照作品对待,有人则主张按照邻接权来保护。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教授费安玲明确提出,体育赛事的转播权是无法替代的,它与著作权是两种权利。转播权是一种技术上的转移,其本身是基于体育赛事节目的竞技性和可观赏性所带有的固有经济利益的获取权。实际上转播权就是经济利益获取权的状态,当然绝对不是著作权,转播权和著作权及创作没有什么关系。“对体育赛事节目保护的基础是什么,是不是涉及到对某种投资的一种保护?”李琛就此提出质疑并表达了她的观点,“这也恰恰是邻接权和著作权分立的一个原因。如果有的赛事也投入很大,也是用这种转播权的许可来盈利的,是否会因为镜头的取舍比较少,就得不到保护了?这个基础到底应该建立在什么之上?因为制度是普遍适用的,不仅仅要解决一个个案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总是要依赖对作品性的证明,保护赛事组织者,可能反而是不够的。如果是用邻接权来解决,其实这是不要求对象有独创性。我不同意说广播组织权是与身份有关的。邻接权是财产权,而财产权都是可以转让的,都是可以通过合同来移转的,和身份没有关系。”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