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规划》中期成绩单——专访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会长杨梧

总第60期 文/图 李雪 China IP发表,[专利]文章

  China IP: 去年专利代理人行业采用了实习制度,在取得代理人资格证书后,必须有一年的实习过程,这类似于德国的模式,您觉得现在这样的制度实施起来作用如何?

  杨梧:实习制度是去年刚刚开始,去年还没有严格执行,这也是我们今后要推行的制度。但是对于怎样提高专利代理人的能力,各国的要求都不一样。有些国家是通过考试来衡量,像日本、韩国的考试通过率很低,但是只要通过就可以拿到执业证,不过想要通过是很难的,一般都是辞去工作,专门学习一、二年然后参加考试。像德国是考前有一个严格的要求,考前的两年,需要先到代理人协会进行注册,在一家事务所里由指导老师带着工作,然后协会定期按地区将报考人集中起来进行培训,并要求在德国专利局、德国专利法院实习,参加考试的资格要求比较严格,考试通过率则比较高。我们国家参加考试的资格要求比日本严格些,比德国松一些,考过以后有一年的实习期,并且我们对这一年的实习期也做了多项要求,避免人员拿到了资格证,各方面的能力却不达标。进入这个行业后,协会有一个上岗培训,培训的要求是比较严格的,第一,规定的考前培训的时间从两天延长到了五天,想要拿到执业证必须参加;第二,在事务所里要求有一年的实习期,事务所会指派一名指导老师带新人,一年办理多少件案子,这都是有审核标准的,获得专利资格证的人员在进入事务所实习时,事务所会将人员的信息上报协会。这样,通过层层选拔,大概会有60%的人真正进入专利代理人行业。我们通过这样的培训和实习,来保证专利代理人这支队伍的素质和水平。

  China IP: 2011年全国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的内地考生近1.4万人,有189名中国台湾地区居民首次参加今年的考试。为何现在才向台湾开放考试?通过考试后是否和大陆执业者一样?

  杨梧:台湾以前的专利代理制度很特别,没有专门的专利代理人考试,律师、技师、会计师有统一的考试,考试通过后可以直接注册成为专利代理人,一定工作年限的专利局审查官也可以成为专利代理人,而其他人没有途径成为专利代理人,所以这个制度是不太好的。前几年台湾的相关制度发生了一些变化,新设立一个专利师考试,考过以后可以成为专利师,并成立了专利师公会。这次台湾地区来大陆实际参加考试有189人,其中包括台湾专利代理行业内许多资深人士都来参加了考试,这表明了他们对大陆知识产权制度和专利代理行业的强烈兴趣。

  China IP: 此前在采访过的一些事务所中得知,“持代理人资格证,但工作能力偏低;工作能力强,却无证”的现象在行业内普遍存在,现在这样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

  杨梧:总体上我不太认可这种说法,这只能说是个别现象。大部分工作能力强的人是能考过的,但是也有工作能力不太好的人也能考过。少数工作能力强却没有通过考试的,我觉得还是自身存在某些方面的问题。就考试而言,的确是刚出学校的人员考试能力比较强,尤其是专利法律与相关法律两门考试,而事务所中的老员工可能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考试或年龄稍大,也确实存在考不过的现象,但这只是极小范围的现象。

  China IP: 您在上任会长之初时曾评价代理行业当时的现状是“喜忧参半”,尤其是在人员迅速增加的情况下,国内专利代理行业也出现了不规范代理与互相压价、恶性竞争等问题。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您如何评价当下的代理行业?您认为当下代理行业需要完善改进的地方有哪些?

  杨梧:经营状况做得比较好、比较规范的以原来涉外的一些事务所居多,以前涉外和国内这两部分事务所之间是有一条界限的,现在涉外代理限制已经取消了,我认为这是比较好的。这两年来看,这两部分业务现在比较融合,涉外代理机构现在也接一些国内的案件,原来主要做国内案子的事务所现在也已经慢慢做涉外的案件了,从行业角度来看,我是非常支持这件事的。在国内企业专利申请量迅猛增长的情况下,涉外代理机构应该为国内企业提供一些服务,这也有利于机构内部业务的平衡,从头撰写申请对于代理人能力提高也是很有必要的。另外,国内机构办理涉外的案子,接触一些国际上高水平的专利律师,对于办案水平的提高,撰写质量的改善,涉外信件交往等方面都有可供学习的地方。国内事务所要做涉外案件就必须具备两点,一是要有人才,二是需要客户。涉外事务所做国内的案子也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价格。这也是整个行业的问题,价格太低使得中国这个行业发展太慢;招不到好的人才;不能进行很好的培训;也不能在硬件、软件各方面进行改善。这个问题是从中国开始建立专利代理制度就存在的问题,当时只有三家事务所做涉外,其余都是国内业务。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现象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主要是因为企业申请人长期形成价格低的观念,事务所之间也存在压价竞争。我认为,专利代理行业应该做成一个高端行业,要在业务能力、人才、服务等方面来竞争,而不是一味的压低价格。另外一种现象就是“黑代理”,对于这种现象,我觉得我们最主要的还是要将自身的工作做好,就这种现象我在会议中曾举过一个例子,北京五环外某些地铁站出口会聚集一些“黑车”(非正规出租车),我曾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过这种现象,出租车司机坦言,“黑车”确实对他们造成竞争压力,因为很多费用“黑车”是不用缴纳的。同时,市面上还有“黑三轮”存在,出租车司机笑言,“黑三轮”与出租车不存在竞争关系,因为不在一个档次,坐出租车的人不会去坐三轮,做三轮的人也不会花这个钱去打车。所以只要我们在业务能力、人才、服务方面拉开档次,“黑代理”是无法构成威胁的。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