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饭店"复声" 音乐版权该怎样收费

总第26期 胡洪江发表,[综合]文章

      因被要求缴纳许可使用费,昆明200余家饭店、宾馆从去年12月1日起集体停播背景音乐的“静默行动”,在历经20多天的僵局后,前不久“复声”。

  根据昆明市饭店行业协会的通报,自去年年底起,昆明市近200家饭店、宾馆在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外的相关组织和个人的帮助及授权下已开始“复声”。饭店方称,“有音乐制作人和组织免费赠送他们自己的音乐光碟给酒店使用。”

  僵局被打破了,但问题并没有完全得到解决,分歧仍然存在。音著协云南办事处方面表示,对一些仍然模糊或难以解答的问题,双方将进一步沟通。饭店方表示,期待对方对有关问题给予明确诠释,并将把音著协有利于企业的服务内容及时转达给各企业。

  【分歧】

  收费标准、监管方式、歌曲清单

  去年12月1日,昆明市内200多家宾馆饭店集体采取“静默行动”,进任何一家饭店大堂都听不到音响设备播放的背景音乐,只有少数几家四星级、五星级饭店采取现场弹奏的方式营造气氛。“我们有105家星级饭店全部参与,包括6家五星级饭店;其余约100家未上星饭店也参与进来。”昆明饭店协会一位负责人说,“疑团没有解开之前饭店不会交钱。我不放你的音乐总可以吧?”据悉,此举在全国尚无先例。

  “静默行动”在全国引起了较大反响。为和平解决争议,去年12月18日、19日,音著协云南办事处与昆明饭店协会进行了两轮正面接触。

  据音著协云南办事处主任张晏珲介绍,目前,昆明市饭店行业协会与他们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每床每月1.75元的收费标准是如何制定的?所收费用如何监管?音著协宣称拥有的1400多万首歌曲清单在哪里?

  对此,张晏珲解释说,“1.75元的收费标准只是参考价,并不作为强制标准执行。音著协每年的财务报告都提交国家版权局审核,会员大会也要进行审议和表决,一切都在法律框架内运作。商品购买者要监督我们的每一分钱,这是好事。”

  至于1400多万首歌曲的清单,“由于数目巨大,无法一一开列,加之这是一个动态数字,按照国际惯例,也不可能很清楚地实时掌握。”记者提出,是否可以采取公布作者名单的方式?张晏珲说,“中国内地5000多名会员的名单已经公布在音著协的网站上,但涉及港澳台及其他国家的会员名单,目前还难以全面掌握。”

  对于张晏珲表述的三大分歧,昆明市饭店行业协会秘书长杨艾军予以了认可,但他同时表示,“这三个是首要问题,并不是全部问题。”饭店行业协会提出三大希望:希望音著协明确答复1.75元收费标准的具体推演过程;希望增加饭店方为所收费用的监管方;希望能尽快通过网络了解到详细的歌曲清单。

     【质疑】

  收费为何没有价格听证会

  “静默行动”发生后,去年12月10日,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发表声明称,“协会依法维权与社会公众利益不冲突。侵权播放音乐致使协会收不到使用费直接侵害了音乐作者的权益,另一方面,允许部分商家长期侵权播放音乐,实际构成了对合法播放音乐商家的不公平竞争。”

  两天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云南办事处又做出公开回应,就协会的成立与性质、协会开展著作权集体管理的主要内容、协会收费主体及收费标准的合法性问题、收费用途公开问题等进行了答疑。张晏珲强调,现在实施的收费标准是2000年9月21日经国家版权局批准的参考标准。由于是多年前制定的,在当前的经济条件下显然较低。协会代著作权人行使民事权利,收费标准不需经过物价局批准。

  去年12月17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云南省旅游业协会饭店分会、昆明市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昆明市饭店行业协会联合发出《答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公开信》,提出多项质疑,包括前述三大主要分歧,以及国家版权局作为版权保护职能部门有无权力对具体的收费行为进行定价或者价格批复;涉及到行业、企业的大范围收费行为,饭店方是否有权提出或者音著协是否有义务召开价格听证会等。

  “卖东西要主动提供产品,而不是客户去猜或者上门去查,这是基本的商业规则。作为消费方,行业、企业是有知情权的。然而,长期以来,音著协并没有就上述问题做出明确、详细和有说服力的诠释,难免令人产生质疑,甚至反感和抵触。”杨艾军说。

  【建议】

  保护知识产权还需细化

  对于这场国内罕见的“静默行动”,张晏珲说,从普法的角度上讲,其实并不是坏事,“知识产权保护在全国案例很多,但能引起这么大关注的并不多。”

  不少律师也认为,推进著作权作品的依法有偿使用是大势所趋,但由于目前国内相关规定、标准尚需明确,普通民众的认识尚需提高,关于收多少、怎么收等问题也需要不断磨合和创新。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春光说,国外收取背景音乐使用费,通常会限定特定的范围和特定的对象,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收取使用费,宾馆大堂一般是不收的,音乐餐厅则另当别论。版权保护有利于保护创作人的积极性,但要充分考虑传统心理习惯,慢慢来。

  云南北川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文林提出,首先,背景音乐的收费性质应属于民事范围收费,音著协有权决定收多少钱,饭店也有权停止播放被授权的音乐。收费标准不宜一刀切,应针对具体情况具体协商。其次,国家相关部门应尽快出台更细化的法律法规,以不断规范和完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来源:《人民日报》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