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于IP和商业之间的法律人——专访路盛知识产权服务团队

总第150期 刘淑均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数年前,一家美国IT巨头公司曾欲与我国的一家国有企业洽谈专利交易项目。然而,该公司总部的高管及一位内部资深律师前后三次来到中国,却因核心交易架构分歧而无法推进交易,通过其中国公司推荐聘用的中国律师也未能给出有效建议,这让美国总部的这位律师十分苦恼。经人介绍,该律师与金玲进行了30分钟通话,咨询完成这次专利交易的解决方案。通话结束后,该律师由衷感叹:“这30分钟通话的价值,远远超过我之前三次来中国谈判的收获。”随后,该律师将这次专利交易案件的工作转委托给金玲所在的事务所代理。基于在该项目中的出色表现,金玲获聘为该巨头公司在中国的其他重大项目提供法律服务。

  如今,金玲已成为北京市路盛律师事务所的商法业务总监。路盛律师事务所(下称“路盛”)专门提供知识产权保护的全方位服务,包括市场准入、跨境知识产权交易、知识产权诉讼及争议解决,专利版权商标及植物新品种权注册代理和相关法律服务,具有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SIPO)批准的专利代理机构资格,主要办事机构设在北京,并在上海、广州设立了分所。在知识产权诉讼、专利申请、知识产权侵权分析、跨境知识产权交易和相关法律咨询等方面,路盛均能为客户提供高水准、国际化的专业服务。

  华丽转身 立法者成长为商法业务领头人
  China IP记者在路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见到了金玲。这位在商法业务领域倍受赞誉的律师并非记者想象中的职业女强人模样,相反,黑色长裙、披肩长发、温和的笑容和不疾不徐的语速让她显得平易近人。采访中,金玲和China IP记者谈起了她和路盛商法团队的“那些年”。

  在转型从事法律实务工作之前,金玲在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从事立法相关工作已有10年之久。每每提起19年前自己职业上的转变,金玲都非常感慨:“这是一个大胆但正确的决定,它帮助我在随后的法律实务工作中,能够站在相当的高度理解中国的法律及政策,这是一种十分独特的优势。”

  1997年,金玲获得了中澳政府交流项目的奖学金,得以前往澳大利亚顶尖法学院——墨尔本大学法学院继续知识产权法的深造。在墨尔本大学求学期间,金玲获得了大量与当地律师事务所交流工作经验的机会。那时,她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将在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的工作经验应用到法律实务工作上。停留在法学理论层面的工作,无法让金玲体会到“法律落地的感觉”,而将多年积累的立法工作经验运用到实务中,才能让她收获更多的“满足感”。金玲坦言,这是促使她实现职业转变“最重要的原因”。

  在从事法律实务工作的19年间,金玲带领路盛商法业务取得了从无到有的迅速发展。如今,商法业务已成为路盛的主要业务板块之一。“我刚刚加入时,团队办理的多为知识产权的争议解决和商标代理业务,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商法业务并不多见。建立商法团队后的那几年,适逢中国加入WTO,经济迅速发展,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也不断提高,客户对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商法业务的需求大大增加,这让我在国务院法制办的工作经验派上了用场。”据介绍,金玲就职于国务院法制办时,其工作集中于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及知识产权领域,且作为一线人员参与了一系列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国内修法和国际谈判活动,其中包括影响深远的中美知识产权谈判。

  在采访中,金玲特别提及了中国加入国际植物新品种联盟(UPOV)的往事。“基于WTO的要求,中国要在植物新品种领域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我作为主办人员当时全程参与了我国加入国际植物新品种联盟的谈判。由于这个领域相比版权专利等其他知识产权领域而言较为小众,很多相关内容都需由我亲自与国际组织的成员沟通并达成一致。”金玲坦言,这样的经历让她深得客户的信任,而在植物新品种保护的相关交易等“小众”知识产权业务上圆满完成一些大型项目的经历,也让她倍感骄傲:“植物新品种权申请的困难在于植物种苗的‘三性’(特异性、稳定性、一致性)种植测试,尤其是海外的植物种苗移植到中国,往往会面临包括进口检疫、种植场地、气候、病虫害、种苗流失等不确定因素的挑战,最后可能会导致新品种出现申请周期长、申请费用高甚至申请失败等问题。路盛团队对于这类案件的办理已经有了较为丰富的经验,能为客户提供性价比高的解决方案。”金玲介绍,其带领的商法业务团队曾协助一家欧洲主要农产品巨头开展法律监管、商事、技术许可以及与植物新品种权相关的工作,包括在交易谈判前对多家潜在的被许可方进行全面的法律和知识产权尽职调查,为交易谈判和交易后注册提供咨询等。

  四大板块 打造知识产权生命周期全方位服务
  2018年,路盛商法团队业务发展势头良好,新开卷号的案件超过400件。金玲向China IP记者解释道:“不同于诉讼案件,商法业务团队的一个案件就是一个项目,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因此往往一个案件会牵涉大量的人员和精力。”她告诉记者,团队以前的客户多为外商投资企业,不过近年来,中国企业对相关服务的需求亦在不断增加,因此团队的国内客户数量较以往有所上升。据悉,2018年,团队曾全程参与一家中国知名上市公司收购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四个在华工厂的项目,交易主体还涉及了该美国公司在香港的关联公司,工作涵盖中外法律合规、经营者集中等多个问题。“那时候,我们数次出差去香港参与项目的相关谈判,为案件付出了很多精力,最终促成该项目取得圆满成功,从而获得了客户的信任。如今,该客户又委托我们为其欧洲项目提供全面服务。”金玲说道。

  金玲进一步介绍了路盛商法团队所负责的业务领域的几大板块。依据行业的差异性,团队将其业务分为“硬性I P业务”和“软性IP业务”。“硬性IP业务”围绕专利和专有技术开展,包括专利或专有技术许可、技术转移等内容。金玲提到,团队曾接受一家拥有革命性铝电池技术的以色列科技公司的委托,与我国一家大型国有上市公司及其他投资者签署一项重大合资协议。“当时,我们的工作包括对这家国有上市公司(包括其关联公司)进行全面的法律和知识产权尽职调查,审查其专利和技术能力,就框架协议、合资协议和技术许可协议、供应协议和其他协议为其他合资伙伴提供咨询,并与之进行广泛谈判。”这家以色列科技公司高度赞誉了路盛商法团队提供的优质服务,对金玲团队在实现其新技术全球首次商业化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给予了高度肯定。如今,凭借着20多年的IP业务经验,路盛商法团队正不断帮助清洁能源、生命科学、通信等“硬性IP”技术领域的外资企业开拓中国市场。

  路盛商法团队的“软性IP业务”涉及的内容也十分丰富,除了传统的商标版权业务外,还涵盖了娱乐法、体育法等相关业务内容。曾有一家全球领先的体育服装公司找到金玲团队,希望团队能够帮助其开拓中国市场。“我们为该客户在中国设立了代表处,而后协助其在中国成立了一家外商独资贸易公司。随着该客户在中国业务的增长和发展,我们又为其提供及时高效的法律服务,帮助客户构建与各个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商业合同关系,并指导其在中国开展涉及监管和复杂性商业内容的业务。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代表该客户与各类名人、体育协会、体育赛事组织者和代理机构谈判,并起草了各种赞助协议,以确保整个协议框架的完整。”

  路盛商法团队还有一块以市场营销、广告和数字产业涉及的综合法律问题为核心的特殊业务,内容涵盖交易合同(包括赞助、代言、联合品牌和市场)、数字广告、广告宣传许可、特许经营业务、电子商务及数据保护等。据金玲介绍,自2008年起至今,路盛作为一家美国广告巨头在中国的独家外部律师团队,在广告法律事务方面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经验。金玲表示:“开展这一业务,大大迎合了客户的新需求。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让线上法律问题逐渐多样化和丰富化,业务合规和内容审查、网络安全、个人数据保护等问题日益突出,而这些问题也必然与知识产权问题紧密交织。”

  不断拓展新业务的同时,金玲团队也并未放弃传统的商法业务,依然尽职尽责地为客户提供公司设立、证照申请等基础服务。为何这些看起来与知识产权关联度不高的业务如今依然是团队的基础业务?金玲向China IP记者解释了背后的原因:“这些基础业务可以帮助我们持续了解商业运作的最新动态,包括税务、会计、审计以及公司的设立、运作及财务等问题,从而使我们在法律和知识产权尽职调查中更加迅速地抓住问题的关键。它们看似与知识产权问题不相关,但却在实际交易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金玲提到,正是基于对商法业务的深入了解,团队为某客户成功规避了一次商业风险:“曾经,有一家海外公司将其技术转移项目委托由我们团队做法律尽职调查。而我们将在尽职调查中所发现的知识产权转移定价问题及时向该客户做出风险提示。知识产权转移定价与一般的转移定价有所不同,如果不是同时具备知识产权相关的工作经验和商法业务经验,很难发现其中隐藏的风险。”金玲接着指出,传统商法业务除了能够为团队完成知识产权业务提供助力,还能帮助团队有效提高客户粘合度:“很多委托我们处理知识产权业务的大客户也有很多基础性的商法业务需要处理,如果为此另寻其他律师团队,往往需要付出不少精力和费用。而我们团队在处理基础性商法业务方面的能力与经验,帮助我们更好地抓住了客户。”

  跨界融合 持续升级团队综合实力
  在采访过程中,金玲历数了团队曾成功代理过的多个非常复杂、难度极高的项目,以及客户对其团队的信任和赞誉。为什么如此多的客户都对金玲团队有着高度评价?金玲直言:“我们团队一直站在客户的角度提供服务,遇到问题,我们不会向他们强调问题有多难,而只专注于了解风险因素,努力为其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路盛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张再平评价道:“基于在国务院法制办的工作背景和对政府机构的深入了解,金玲能够恰当地把握政策的倾向性,从战略层面看待问题,并为实现客户的商业诉求积极地寻找解决方案,最终促成商业交易的完成,这是路盛的商法团队相较于其他商法团队来说最具优势之处。”

  金玲向China IP记者透露,团队有很多项目都是与国有企业开展合作。“外资企业在与国有企业合作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因双方互不了解导致项目无法推进的情况。基于自身特别的工作经历,我对外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需求都十分了解,从而能够在项目中扮演桥梁角色,洞察双方的需求和忧虑,推动双方达成合意。”金玲坦言,“大家往往都对未知十分恐惧,但当我促成双方互相了解,并就关键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后,交易自然就水到渠成了。不仅是所代表的客户,就连项目的合作方往往也对我们团队赞誉有加,因为我们建议的解决方案总是能综合考虑各方诉求。而随着经验的积累,越是复杂的项目,反而越能体现出我们团队的优势。”

  在多年的律师工作经历中,金玲也总结了一套提升律师业务能力的心得。在她看来,“融合”二字是身处人工智能时代的律师提升自我能力的“关键词”。“在知识产权行业工作久了就会发现,法律只是一个经济阶段的产物,它永远是滞后的。作为一名律师,我们不能简单地将目光停留在法律层面,而更应该与客户所在的不同行业相融合。只有深入客户所在的行业,才能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实现客户的商业目标。人工智能时代,越是具有综合性的能力就越难被替代,而培养律师团队的综合能力,也是路盛未来的重要规划之一。人工智能终将只能替代从事普通业务的、低价竞争的律师,而突破专业、勇于跨界的律师,将能够长期保持竞争优势。”金玲说道。她还告诉记者,虽然团队以非诉业务为主,但她也常常要求团队成员介入诉讼业务:“诉讼会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交易中的实际风险点,从而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一支强大的精英律师团队,是路盛近年来迅速发展的关键因素。据金玲介绍,团队成员均有各自的优势领域,涵盖知识产权领域、商法领域及海外业务等;团队采取以“客户需求为中心”的工作方式,各成员的工作界限并不明晰。“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都对知识产权具有浓厚的兴趣,且知识面十分广博。我们也对团队成员的综合能力有着很高的要求,因为一项复杂的业务,往往需要不同方面知识的融合。”金玲同时指出,“将心比心”是路盛保持团队稳定性与聚合力的核心因素。“团队成员最在意的是个人成就感,路盛便为他们提供了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团队成员希望可以自由地接触多方面工作、拓展自身的综合才能,而路盛也从来不会将团队成员们局限在某一项工作上。此外,互相帮助的工作氛围、积极向上的学习氛围,也都是团队保持良好发展势头的重要原因。”金玲话锋一转,“但我们也不提倡‘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理念。我始终认为,工作是为了理想的生活,如果无法享受生活,那么工作也失去了意义。我们团队成员都有着个人独特的兴趣爱好,并乐在其中。”

  对于路盛商法团队的未来发展,无论是金玲还是张再平都有所期许。从宏观层面来说,张再平表示:“商法业务是路盛的特色业务,该业务能够为客户提供整个知识产权生命周期的全方位服务,在当前法律服务行业竞争激烈的状况下,这一业务是一个非常具有潜力的发展方向。我希望未来的几年中,无论在工作质量还是案件规模上,商法团队都能够更上一层楼。”金玲则从业务层面表达了她的期望:“作为法律专业人士,大家都希望在业务上能够越专业越好,这本身很重要。而我认为,在业务精深的基础上,法律人一定要跳出法律视角,以商业化视角提供法律专业服务,最终呈现给客户一个落地于商业的解决方案。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