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上市公司市值法

总第153期 龙小宁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 教授、博导发表,[其他]文章

  龙小宁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经济学博士,2001-2011年在美国Colgate University任教,2011年起任厦门大学教授、博导。曾获Stanford University HooverInstitution Glenn Campbell and Rita Ricardo-Campbell国家奖金(2005)、“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2016),并获评厦门大学“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2015)。研究领域为制度的经济分析,在国内外发表50余篇论文和多部著作,并担任China Economic Review及《中国经济问题》联合主编。目前主要关注法经济学实证方法在企业创新发展和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应用。

  摘要:

  上市公司市值法是评估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的价值的重要经济学方法,具体过程可以通过计算托宾Q,进而推算出无形资产所对应的市场价值。鉴于估算出的无形资产价值会受到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影响,因此公司市值法也可以用来评估知识产权保护的市场价值。公司市值法的应用有其益处,也有其弊端。益处体现在上市公司数据比较容易获得,且比较准确。弊端则是方法适用具有局限性,因为大部分企业不是上市公司,并没有对应的股票价格可以作为分析基础。

  上市公司市值法简介

  在前几期的讨论中,笔者谈到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在我国当前亟需提高,而准确计算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金额是现实可行的途径之一。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在遭到侵权时,其资产价值可能发生损失,该损失应该是侵权损害赔偿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至关重要。当然,除了侵权损害赔偿的计算之外,公司在并购、重组、借贷、投资等重要决策中,也经常需要对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进行价值评估。

  本文以专利为例,简要介绍经济学中评估知识产权价值的一种重要方法,即上市公司市值法。上市公司市值法最重要的经济逻辑,是假设金融市场是有效运行的,而在有效运行的金融市场中,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能够准确反映理性投资者对这一上市公司在未来获利能力的预期。这个有效市场的假设非常关键,因为在理性投资者预期准确的含义之下,它意味着股票市场中上市公司对应的股票价格能够准确反映这个公司的未来价值。

  在有效市场的假设条件下,就可以基于上市公司的股价计算出一个公司的总市值,也就是用这个公司的股票数量乘以每股股票的价格,所得到的乘积对应的就是这个公司的总市值。换言之,投资者认为这家上市公司在未来所有时期的利润,如果都折现到今天,那么它对应的总现值就是上面计算出的结果。

  接下来分析公司股票价格的变化。在假设股票价格能够准确反映上市公司未来盈利能力的前提下,如果一个公司的盈利能力提高了,股价会如何反应?这里要考虑的情况是公司创新能力的提高。具体如何衡量创新能力?可以用这个公司得到授权的专利数来衡量。

  给定上市公司在某一年中专利的授权数量和公司股票的年末价格,可以通过公司的托宾Q的数值变化来评估专利对公司价值的影响。托宾Q是公司市场价值对其资产重置成本的比率,其计算公式为:托宾Q =公司的市场价值/资产重置成本。鉴于资产重置成本不会经常发生变化,托宾Q的数值可以用来反映公司市场价值的变化。除了创新能力之外,还有众多其他因素可能影响公司股价,因此在评估过程中需要使用计量方法来控制这些影响,这些因素既包括上市公司所处的行业和地区的特征,也包括固定资产、资产周转率、杠杆率、销售增长率、股权结构等上市公司自身的特征。[1]

  专利知识产权保护的价值评估

  我们的研究团队曾经使用这一研究方法,为中国的上市公司计算了专利的平均价值[2]。其中有两项主要研究发现,第一项是关于专利价值的估计:首先,以中国的上市公司在2008-2015年为样本期间,平均每一项专利给上市公司带来的市场价值增加量大约为608万元。其次,将专利按照申请类别细分为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可发现每项被授权的发明专利给上市公司带来的股价提升也即公司市值的增加远高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换言之,一项发明专利的价值远远高于一项实用新型或外观设计专利的价值,具体数值见下面表1中的第一行:上市公司持有的发明专利平均价值为2378万元,而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的平均价值分别为273万元和816万元,仅约为发明专利价值的十分之一和三分之一左右。

  这些结果符合经济理论的预期,其中发明专利的创新含量比较高,可以通过更多的产品差异性和质量优势给专利持有者带来更高的经济收益,因此通常被称为“大专利”;而另外两种专利被称为“小专利”,甚至像外观设计这一类创新在很多国家的专利法中并不会得到承认和保护,也被称为是“小专利”(petty patent)。

  值得注意的是,表1中估算出的上市公司每项专利的价值,远高于我国各地法院近年来专利侵权案件裁决中的专利赔偿平均数额。例如,江苏法院在2018年审理的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案件中,平均判赔金额分别为95万元、27万元和7.2万元。[3]由于涉诉专利权人主体多样,既有上市公司,也有非上市公司,还有大量中小企业,涉及的专利有很大异质性,因此法院专利案件的平均判赔额不能与表1中估算的上市公司专利价值进行简单比较,但至少可以为法院评估专利案件平均判赔额是否合理、是否足以填平专利权人的损失,提供一个观察问题的视角。同时,有两个因素可以帮助解释法院裁决中专利赔偿金额为何远远低于表1中的专利估值:首先,相较于其他企业,上市公司持有的专利质量可能更高,因而对应的专利价值也较其他企业持有的专利为高;其次,表1中估算出的是专利的全部价值,而法院裁决案件中的专利侵权行为并没有导致专利价值的全部丧失。当然,也不排除个案中存在涉案专利价值被低估从而导致专利侵权损害赔偿金额偏低的可能性。

  研究中的第二个发现是,在不同地区专利授权带给上市公司的市值变化量是不同的:在产权保护水平高的地区,当地上市公司的专利在获得授权后,其市场价值的增加量会更高。也就是说知识产权保护这种制度安排本身是具有经济价值和市场价值的。并且,在三类专利中,发明专利的市场价值对知识产权保护最为敏感,也即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会让发明专利的市场价值有更大的提高。这一规律的经济解释如下:发明专利拥有更高的技术复杂性和创新含量,如果被保护,那么其能够从市场垄断中得到经济利益也更多,故而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依赖度也更高,对保护水平也更敏感。换言之,知识产权保护对于高水平专利具有更高的经济价值。

  表1中的第二至四行给出了专利价值在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不同的地区中的分布,其中保护水平高的地区专利价值最高,保护水平低的地区专利价值最低。这种规律对于不同种类的专利也依然适用,并且发明专利在保护水平不同的地区之间的价值差距更为显著。图1给出了这一规律的图示解读。

  小结与拓展

  总结起来,上市公司市值法是评估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的价值的重要经济学方法,具体过程可以通过计算托宾Q,进而推算出无形资产所对应的市场价值。鉴于估算出的无形资产价值会受到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影响,因此公司市值法也可以用来评估知识产权保护的市场价值。

  如果有更具体的专利授权时间和更高频的上市公司股票价格信息,还可以使用事件分析法来估算股价的超额回报率,进而推导出公司市值的超额变动,并更及时地评估专利的价值。具体操作如下:针对上市公司获得一项专利授权当天的前后一段时间进行跟踪观察,比较与这家公司相似的其他公司在同一时间段的股价变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排除其他也会引起公司股价波动的多种因素的影响,包括上文中提到的公司股权结构等各项特征。在剔除了其他影响因素之后,如果仍然观察到公司新获得授权的专利给这个公司带来了股价上涨,那么这部分增加的公司市值就可以被认为是这一项被新授权的专利所对应的价值。

  公司市值法的应用有其益处,也有其弊端。益处体现在上市公司数据比较容易获得,且比较准确。弊端则是方法适用具有局限性,因为大部分企业不是上市公司,并没有对应的股票价格可以作为分析基础,尤其是中小规模的创新型企业,大部分仍在风投、私募的过程中,还没有到上市环节。

  如何评估这些企业所持有的专利价值?可以在上市公司市值计算的基础上,使用效用估价法(Hedonic pricing)来估算其他非上市公司专利价值。简单地说,思路如下:第一步,使用上述方法估算上市公司持有的各类专利的价值;第二步,进一步估算专利的各种特征如何决定专利的价值,例如专利种类(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涉及行业、专利所为P C T专利、是否属于某一专利群、是否为核心专利等等;第三步,给定需要评估价值的专利,便可以将其相应的上述特征带入前述第二步估算出的关系公式,从而估算出所需要的专利价值。

  效用估价法的使用过程中还会涉及很多具体问题,例如:如何选取专利特征、如何处理特征对价值影响的动态变化等等。此外,有些情况下需要使用其他一些经济学和会计学中评估知识产权价值的方法,包括期权价值评估法、成本推算法、交易估值法等等。同时,除了专利之外,版权商标商业秘密等也是重要的知识产权类别,如何评估它们的价值也是需要关注的研究命题。如何针对不同的知识产权类别选取和使用不同的价值评估方法,我们将在今后讨论中详细展开。

  注释:

  [1] 详见龙小宁、易巍、林志帆(2018)及其中引用的Griliches (1981)。

  [2] 详见龙小宁、易巍、林志帆(2018)。

  [3] 数据来源:北京知产宝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9)。

  参考文献:

  1 龙小宁、易巍、林志帆,2018,“知识产权保护的价值有多大?——来自中国上市公司专利数据的经验证据”,《金融研究》,第458卷第8期,第120-136页。

  2 Griliches Z., 1981. “Market Value, R&D and Patents,” Economics Letters, 7(2):183-187.

  3 北京知产宝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9,《江苏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6 年-2018 年)》。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