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黑灰产的前世今生

总第156期 李雪 廖风华(China IP) 孙黎卿 (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发表,[其他]文章

 
  时值隆冬,2019年已然画上一个句号。而对于那些在网络黑灰产业链上的不法分子和投机者来说,这个冬天只会越来越长、越来越冷。
 
  2019年11月,公安部通报了全国“净网2019”专项行动取得的丰硕成果:截至2019年10月31日,共侦破涉网案件4574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5832名。其中,侦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类案件286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647名;侦破黑客类案件136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133名;侦破网络诈骗类案件2193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2743名;侦破网络赌博类案件579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490名;侦破网络色情类案件240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512名。同时,针对互联网企业及联网单位开展安全监督检查17万余家次,清理违法有害信息445万余条,关闭网络账号60万余个,约谈整改相关网站及APP3.7万余家次,行政查处9.1万家次。
 
  这些数字令人触目惊心:我国互联网的黑灰产业链竟然如此庞大,发展如此之快,几乎已覆盖了与互联网相关的每一个角落。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每3起网络攻击就有1起发生在中国,中国电信诈骗案每年以20%-30%速度快速增长,每一年国内数亿网民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估算多达数百亿元。目前网络黑灰产的规模已经超过千亿人民币,并已发展到高度社会化分工协同的水平,很多方面已经超越合法产业,且屡禁不绝,尾大不掉。
 
  网络黑灰产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毒瘤”。然而魔高一尺可以道高一丈。面对黑灰产不断呈现出的新变化,我们相信,通过创新监管手段与打击措施,可以合力消弭网络灰黑产所带来的危害,从而不断优化网络生态环境。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究竟网络黑灰产从何发展而来?包括哪些细分产业?可造成哪些危害?为何禁而不绝?如何才能够更有效地打击网络黑灰产?政府、企业还有个人在这场声势浩大的群防群治行动中各自担负什么责任?司法者可以从哪些方面贡献一份力量?为此,中国知识产权杂志特别策划了《网络黑灰产的前世今生》,为您揭开这一神秘产业的层层“面纱”。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