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假药泛滥:现状、原因与对策

总第163期 Inês Tavares 英闻达国际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 Inventa International IP Law Firm 商标专利代理人发表,[著作权]文章

制假是一种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现象,即仿造其他企业或个人的产品,且通常使用劣质的材料和部件,并未经他人许可非法使用他人的商标版权。在一个消费主义盛行的世界中,个人所拥有的物质往往成为对其进行评价的标准。因此,通过拥有一件知名品牌的特定商品,人们往往可以展现某种地位,或向其他人彰显自己。然而,品牌商品对很多人而言可能十分昂贵或稀缺,假冒伪劣产品的某种重要作用也因此凸显。

由于假冒伪劣商品的价格通常只相当于正品价格的一小部分,因此,无法负担正品价格的人们就转向购买假冒伪劣商品。如今,假冒伪劣产品已无处不在,并给市场带来双重危害。这些假冒伪劣产品通常与正品非常相似甚至完全相同,但质量低劣且廉价,这对买不起正品的消费者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笔者近日参加了一场反假冒研讨会,会上一些与会者的言论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你想知道某一知名品牌之下的某一产品是否正在流行,仅需看看它在非法市场上的流通和需求量就可以了。这说明一种产品越受追捧,就越有可能出现大量的仿冒品,以满足那些想要跟上潮流但缺乏足够经济购买力的消费者。在消费者群体中,无正品商品购买力的消费者比例(但如果该产品的价格在其承受范围内则会购买)往往远高于有购买力的消费者,这种情形在高端商品或奢侈品领域尤为明显。因此,丰厚的利润便成为吸引许多人将造假作为一门生意的原因之一。

2 0 1 7 年 ,前 沿 经 济 咨 询 公 司( F r o n t i e r Economics)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基于经合组织(OECD)和国际商标协会(INTA)2016年“制止假冒和盗版商业行动”(BASCAP)的项目报告,并在随后被国际商会(ICC)披露。报告预估,截止至2022年,假冒和盗版商品的国际贸易总额将高达9910亿美元,几乎是2013年(4610亿美元)的两倍之多。这些惊人的数字影响着全球的经济活动、税收、投资和就业。报告称,制假行为将使全球420万至540万个合法工作岗位面临失业风险。其中,每年全球仅假药市场的产值根据估算可以达到2000亿美元,假药也成为假冒商品中最有利可图的领域之一。

非洲地区的假药问题

非洲不幸地成为受假冒商品影响最严重的大洲之一,特别是在药品行业。世界卫生组织(W H O)表示,2013-2017年间,其收到的所有假药报告中,有42%来自非洲大陆国家。不过,这些数字或许还不够准确,因为WHO的报告系统依赖于各国或各地区监管机构的数据,这可能意味着非洲假药市场的实际情况要远比数据报告所显示的情况严重得多。

制假是一种危害性的犯罪,除了对市场、经济和就业造成负面影响之外,制假也助长了童工现象和有组织犯罪的发生。尤其是假冒药品的存在,对非洲消费者的身心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举例而言,在非洲抗疟疾药物和抗生素是最常见的假冒或不合格的药品。全球每年约有50万人死于疟疾,其中大部分是儿童。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受疟疾的影响尤其严重,人口感染和死亡的风险也更高。根据联合国统计,2013年,尼日利亚有73%抗疟疾药物的检测结果不合格,这一数据令人震惊。据估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不合格和仿冒的抗疟疾药物每年可能造成超过15万人死亡。2015年的另一项研究估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每年有超过12.2万名5岁以下的儿童死于劣质抗疟疾药物。2008年,西非地区售出了大约4500万种抗疟疾假药,总价值超过4.3亿美元。

不仅如此,在非洲即使是一些看似很平常的药物,也可能存在危险。非洲各国在突击检查中发现的假冒伪劣药物,通常包括止咳糖浆、抗寄生虫药、抗疟疾药、抗生素和避孕药等。例如,2009年2月,据尼日利亚卫生部长报告,84名婴儿在服用一种名为“My Pikin Baby”的出牙混合溶剂后死亡。该混合溶剂的药用旨在缓解婴儿出牙的疼痛,但后来发现该混合溶剂中含有二甘醇。二甘醇是一种工业溶剂、防冻液和制动液,被添加到混合溶剂中形成了有毒物质。另一起重大案件发生在尼日尔。该国在2015年和2017年的疫苗接种过程中,发现用于接种的注射瓶中含有水的成份,导致了数百人死亡。2019年,脑膜炎在尼日尔肆虐,尼日尔政府发现该国的一家药店大肆销售假冒疫苗,这起事件再次敲响了非洲地区假药泛滥的警钟。

假药存在多种多样的问题,如:可能由有毒成份组成;活性成份可能与正品完全不同或含量不同;外包装上的生产日期可能被更改;或者可能在运输过程中被损坏或被全部重新包装。上述问题都会破坏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导致病人病情恶化或降低病人的生存率,严重损害患者的健康。

非洲假药泛滥的原因

在打击假冒伪劣商品、降低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方面,知识产权保护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如此,相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在发达国家日益取得的进展,目前非洲各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环境却不足以妥善解决制售假冒伪劣商品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为什么非洲如此容易沦陷成制假泛滥之地?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非洲基本上是一个欠发达的大陆,有大量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加上药店抬高正品药品的价格,使得人们往往无法承受。此外,在非洲各国,药品往往得不到政府的补贴,而是由消费者全额支付。W H O和国际健康行动组织(Health Action International)的一项研究发现,在非洲“关税、税收、加价、分销成本和配药费往往很高,通常占药品零售价格的30%至40%,有时甚至高达80%以上”。因此,人们往往只能转而求助于药品销售点,如售货亭、街头小贩和其他开放的药品市场来进行一线治疗。

(二)、大多数非洲国家没有现代化的医疗保健系统,这也使患者难以获得正品药物和合适的治疗方案。

(三)、非洲各国之间缺乏边境管制,走私者很难被发现。联合国最近发现,在那些潜在药品利润较高的国家中,假药反而不那么泛滥;假药在被发现机率最低的地区也最为泛滥,尤其是西非地区。据报道,西非地区至少有10%的流通药品是假药,而这一真实数据还低于实际数据。

(四)、非洲地区缺乏药品监管,各国相关法律框架薄弱或不一致,难以形成有效措施打击假药。一些负责发放许可和管理药品的非洲国家政府机构缺乏培训、人力不足,还经常深受腐败问题的困扰。众所周知,一些非洲国家政府机构的工作人员(如检查员等)经常收受贿赂并允许假药非法通过边境。

在非洲,无证药商难以被有效追踪和制裁,这些药商大多在街头、售货亭或公开市场贩卖假药。

非洲各国法律依据

在尼日利亚,据估计售出的药品中70%是假药。尼日利亚《商标法》对在法院(高级联邦法院)提起的侵权诉讼提供了法律依据;《商品商标法》明确依法惩处伪造商标的犯罪行为,警察可对涉嫌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工厂、商家进行突击检查、搜查以及查封;《假药和非法加工食品法》规定将制售假冒药品和非法加工食品行为定为刑事犯罪。虽然,尼日利亚至今仍未出台专门的反假冒法,但是尼日利亚海关在打假活动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在尼日利亚,商标所有者可以在尼日利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NAFDAC)注册其产品。商标所有者必须向NAFDAC提出书面申请,提供制造商和产品的名称,并强制要求该商标为注册商标或至少已递交商标注册申请。向NAFDAC注册的申请必须随附实验室样品、实验室分析结果以及生产工厂检查结果,并提交给NAFDAC委员会审批,该委员会包括董事会委员会、董事会下设委员会和最终批准委员会。授予注册必须得到上述三个委员会的批准。

在阿尔及利亚,一切侵害他人注册商标权益的行为,均被视为假冒。如果商标所有权人的商标在该国被伪造,则应立即提起侵权诉讼。如果伪造商标证据确凿,法官将任命一名法警对案件进行调查并扣留货物。商标所有人可在三十日内提起民事诉讼,确认侵权后要求销毁侵权商品。此外,商标所有者可向海关提出针对特定品牌采取保护措施的申请,以识别可能存在的假冒产品,该措施可以持续5年之久。

根据加纳《商标法》规定,侵犯商标权行为属于刑事犯罪,法院可以下令扣押和销毁假冒货物。尽管法律未作具体规定,但加纳海关实行标准化做法。通常,如果海关发现任何可疑货物,将会与货物持有人和进口商联系。如果进口商确认这些货物为假货,则货物将被销毁。否则,货物所有权人必须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在马达加斯加,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属于犯罪行为,可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三年不等、单处罚金或两者并罚。法警负责调查可疑案件并收集证据。但是,根据马达加斯加第89-019号条例,关于确定保护工业产权的安排,如需没收假冒商品,应由申请人提供担保。马达加斯加海关也可办理商标注册。通常情况下,除非法院下令,否则海关对于涉嫌侵权货物的扣押期限只有一个月。

摩洛哥《工业产权法》规定,权利人需向商事法院呈交诉状,并要求委派法警调查侵权假冒商品。经查证属实后,商标权利人有30天的期限对侵权人提起诉讼。法院可以采取扣押等措施以防止损害后果的扩大。

莫桑比克《工业产权法》(第47/2015号法令)规定,制假是对工业产权的侵犯。莫桑比克《工业产权法》(第35/2014号法令)第310条规定,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为犯罪行为,可被处监禁或罚金。莫桑比克国家经济活动监察局(INAE)受莫桑比克工商部的监督,在品牌专家的协助下对生产企业和商业场所进行检查。

南非《商标版权法》规定了侵犯知识产权的民事和刑事诉讼程序,《假冒伪劣商品法》(1997年)规定了打击假冒伪劣违法行为的具体事项。伪造商标行为的认定标准为故意和欺诈性侵犯注册商标,与所生产的商品类型无关。《假冒伪劣商品法》规定,海关应对假冒货物保持警惕。品牌所有者和其他实体也会对南非海关官员们进行培训。

肯尼亚是为数不多的制定了《反假冒法》(2008年)的非洲国家之一。通过该立法设立了反假冒机构,行使的主要职责包括启发和告知公众有关假冒行为的情形,并推动打击假冒伪劣侵权行为的培训课程等。

非洲假药问题的治理进展

尽 管 打 击 假 药 是 一 项 极 为 艰 巨 的 挑 战 ,但 是 在WHO和其他机构的帮助下,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加入了这场斗争。WHO正在协助非洲各国学习监管药物所需的专业知识,其中最重要的措施之一是帮助非洲国家建立有效的药品注册制度。药品注册,也称为营销许可和产品许可,旨在组织政府机构进行评估一种特定药品是否可供消费者安全使用。通过这一制度,政府机构还可以确保在不影响药品市场效率和安全性的前提下,按照批准的管理规程生产、贮存和分销药品。

在非洲各国实施反假冒行动,特别是赋予当局必要的授权,通过采取适当和必要的行动来打击假冒伪劣商品从而直接解决这一问题,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在坦桑尼亚和加纳,政府机构出资对非法药商进行培训、监管并发放许可证。其他一些国家则开展宣传运动,以教育当地人使用假药的危险以及鉴别具有潜在危险药品的方法。通常而言,假药的特征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价格较低;包装不同于正品或原始包装经过更改;在不可靠、不值得信任的地点出售。其中,鉴别假药的最好方法就是看价格,假药的售价通常远低于真药。当地下市场利用药品流通系统存在的漏洞将假药流入到医院、药店和其他经销商时,问题将尤为严重。因此,对消费者和健康领域工作者进行药品知识教育和培训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往往不容易区分出正品中的假冒产品。

此外,肯尼亚、加纳和尼日利亚等国也在其法规中规定了通过移动电话的消费者验证措施,以保护消费者免受假冒产品的侵害。

对于打击假药问题而言,非洲各国之间开展密切合作至关重要。区域协调将有助于监控海关执法和加强边界安全保卫。在此方面,喀麦隆和尼日利亚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承诺通过经验共享和技术专长解决假药问题在两国边界引发的纠纷。2020年1月,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日尔、塞内加尔、多哥、乌干达、加纳和冈比亚的总统共同签署了《洛美倡议》,这一项协议具有约束力,将非法贩运假药定为犯罪行为。《洛美倡议》将有助于解决非洲地区药物监管缺失和医疗体系薄弱等问题。

目前,一些非洲国家的海关正在实施一系列措施,例如拦截各类违禁品(诸如非法药品和武器),对旅客的行李、物品、邮件进行检查,保护企业免受非法贸易行为的影响,实施进出口限制措施,在必要时暂停货品的通过程序,以推动解决假药问题。

然而,尽管非洲各国在打击假冒药品上付出了更多努力,但非洲地区的假药问题依然极其复杂。假药泛滥所涉及的游说团体、有组织犯罪、腐败和贿赂等问题,都不容易消除。而非洲地区具有极端贫困、教育水平低下、缺失完善的医疗保健系统等问题,也都加剧了假药带来的困境。通常情况下,非洲地区的消费者在有药品需求时,除了求助于当地药店外别无选择。

打击非洲和其他地区泛滥成灾的假药市场,必须凝聚全球力量,而知识产权在这场斗争中发挥着巨大作用。为此,越来越多的相关法规正在落实,越来越多的官员也正在海关接受培训,以检测和识别包括药品在内的各种假冒商品。制假是一种全球性现象,且很可能导致悲剧性后果。世界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必须联合起来解决假药问题,为挽救每年数百万人的生命和工作岗位而努力。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