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遭遇知识产权明枪暗箭

总第41期 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副所长 文/袁真富博士发表,[综合]文章

  上市是许多企业及其投资人的梦想。百度赴美上市创造了8位亿万富翁,50位千万富翁。阿里巴巴B2B赴港上市,更是批量生产了近千名百万富翁。不过,近段时间一些公司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不断遭遇知识产权问题的纠缠。
  这些知识产权麻烦大多根源于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证券市场的灵魂在于信息公开披露制度”,而信息披露是一柄双刃剑,上市公司可以借此增强投资信心,带来投资利益,也可因此惹火烧身,麻烦不断。
  十年以前,母公司利用商标高价套现或抵减对上市公司的欠款,通过信息披露公开后,就已惹来争议一片。从1998年到2004年,上市公司五粮液向母公司五粮液集团上缴高达6.62亿的商标使用费;三九集团向上市公司三九医药转让“999”和“三九胃泰”商标抵欠款6.2亿元;上市公司厦华电子以3.27亿元受让大股东厦华电子“厦华”系列商标,抵减大股东欠款后仍需支付现金1.75亿元。母公司通过知识产权运作,把上市公司变成了挣钱机器,以致于一些上市公司与母公司上演知识产权争夺战。
  这些知识产权麻烦还是母子公司之间的“内忧”,但现在信息披露已经带来了“外患”。
  苏州恒久就是这样的倒霉蛋,2010年招股说明书披露其共计拥有5项已授权专利,但这5项专利均因未缴年费而被终止失效,结果被媒体曝光。苏州恒久因此被证监会要求核查相关问题,从而未能如期上市。同样倒霉的还有星网锐捷,它在苏州恒久前车之鉴的压力下,主动要求暂缓上市。
  事实上,由于缺乏制度上的系统规范,或出于公司利益的考虑,甚至是对知识产权的无知,很多上市公司的知识产权信息披露都存在问题,违反信息披露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原则的情形并不少见。
  现在,盯着上市公司知识产权信息披露问题的,至少有两类人,一类是竞争对手,一类是权利人。
  2010年2月,汉王科技刚刚发布招股说明书,正在对汉王科技展开诉讼的南开越洋公司就发布公告,宣称汉王科技的信息披露误导公众以为“汉王科技侵权纠纷已了”。幸运的是,它的上市征途并未受到影响。
  但新大新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原定于2010年5月20日在深圳证交所创业板上市的新大新材,却在上市前夜突然宣传暂缓上市。《华尔街日报》评述说:“这是中国创业板历史上首家在上市前夜宣布暂缓上市的公司,这一罕见现象或与该公司被竞争对手举报涉嫌知识产权侵犯和招股说明书虚假陈述有关。”此前,河南醒狮向证监会连续发出4封举报信,包括举报新大新材主营业务的相关技术涉嫌侵犯其“半导体材料线切割专用刃料”发明专利和产品专用名称。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手握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并不急于控告侵权人。而是在等待他们上市的时刻。2007年,刚刚在香港上市的金山软件上市首日就遭遇了美国敏特智能科技公司的知识产权投诉。考虑到这些公司对于上市前景的担忧,选择这种时机起诉或者投诉,更能让权利人占据更有利的谈判地位。
  一些已上市的公司,同样可能成为猎物。微软公司诉上海大亚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历时4年多。令人关注的并非大亚败诉的结果,而是大亚公司的股东之一——上市公司大亚科技在媒体上披露了这起盗版软件诉讼纠纷案,据说这是首例因盗版软件诉讼而进行信息披露的案件。这给许多软件版权公司提供了暗示,他们开始关心起上市公司以及准备上市公司的盗版问题。
  上市公司相对透明的财务数据,也给权利人向其主张赔偿,特别是巨额赔偿提供了便利或依据。2004年,经营着注册资金只有两万元、经营场所不足5平方米的“山东红河饮料经营部”的私营企业主林辉,将上市公司红河光明告上佛山中院,称其“红河红”啤酒再次侵害了“红河”商标权,红河光明被一审判令赔偿原告天文数字般的“1000万元”,原告主张巨额赔偿的依据就是来自红河光明公开披露的年度报告。虽然直到现在,仍有一些上市公司(比如工商银行)在年报中对知识产权只字不提。但随着知识产权日益成为上市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和无形资产的重要部分,一些科技型上市公司,特别是创业板公司,对知识产权信息披露往往重视有加。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