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村”的那些事儿

总第41期 ChinaIP 文/杨海艳发表,[商标]文章

  2000年4月19日,上海杏花村食品厂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杏花村”商标注册申请,该申请注册商标为图形和文字组合,主体突出“杏花村”,指定使用在第30类“饼干、蛋糕等”商品。
  商标局做出初步审定后,招致了山西杏花村汾酒厂的“不满”,于是向商标局提出异议,但异议被驳回。随即山西杏花村汾酒厂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 商评委于2009年11月16日裁定异议复审理由不成立,该商标予以核准注册。无奈之下,山西杏花村汾酒厂将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告上了法院,认为上海杏花村食品厂注册的“杏花村”商标文字和自己公司享有的“杏花村”酒驰名商标文字完全一致,极易导致混淆误认,商评委不应予以注册。
  山西杏花村汾酒厂的“ 杏花村”维权之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海杏花村食品厂的成功注册无疑又一次戳到其痛处。
  牧童遥手一指 晋皖暗战八年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耳熟能详的《清明》诗使“杏花村”名满天下,而也正是这首千古绝唱,给后人留下了许多纷争。
  “ 杏花村”商标之争历来已久,当本刊记者在中国商标网“商标查询”栏目敲入“杏花村”时,出现的“杏花村”种类令人眼花缭乱:杏花村烧酒,杏花村大米,杏花村涂料,杏花村冷凝装置等等。但很多商标都经历了异议和异议复审,有的甚至已经无效,抑或在审理当中。
  说到“杏花村”纷争,不得不提山西杏花村汾酒厂和安徽省杏花村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八年之战”。
  山西汾阳杏花村酿酒始于北魏,已有1500多年历史。经查询得知,山西杏花村汾酒厂1996年在酒类产品上申请注册“杏花村”商标。1997年,被国家工商局认定为国家驰名商标
  安徽池州杏花村曾为安徽胜迹。1999年,欧洲中华文化事业发展集团董事长詹晓荣与池州市签订合同,投资恢复杏花村原貌。2001年5月28日申请注册“杏花村”旅游服务类注册商标。2002年9月14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发布了“杏花村”商标初审公告。
  就在公告发布的最后期限里,山西杏花村汾酒厂向商标局提出异议:“杏花村”是山西杏花村汾酒厂的主商标,97年被国家工商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既然是驰名商标,就应该享受相关保护。再者,2000年5 月成立的山西杏花村酒都旅行社,与被异议商标使用指定服务类别内容一致,势必造成消费者的误认。经过商评委依法审理认为:山西杏花村汾酒厂申请注册的“杏花村”旅游服务类商标的日期晚于安徽杏花村文化旅游发展公司“杏花村”商标的申请注册日期,且其被核准注册的酒类服务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旅游服务类服务不类似,故不能构成被异议商标注册的权利障碍。
  2009年11月23日,安徽杏花村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被核准注册“杏花村”旅游服务类商标。至此,历时八年的“杏花村”商标之争尘埃落定。而杜牧笔下的“杏花村”也一分为二,“酒”在山西,“玩”在安徽。
  山西杏花村汾酒厂不服,于2010年1月28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6月28日,北京一中院作出判决,维持国家商评委作出的异议复审裁定。至此,池州“杏花村”获许核准注册。
  现象很普遍
  “杏花村”之痛并不是个别现象,类似情况普遍存在。“我国已经注册了600万个商标,但是只有45个类别,即平均每个类别注册了十几万个商标,”北京城市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文化传统理念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对某些词汇的喜好是趋同的,我国现有词汇早已无法支撑这么多的商标,同一个词在不同的类别上被注册成商标是必然的。”
  王瑜介绍说,在我国的葡萄酒中,有三个商标是非常有名的,“长城”、“张裕”、“王朝”,仅“长城”就注册了几百个商标,成为驰名商标的至少有三个:河北昌黎的长城、山东烟台的长城、河北沙城的长城,而且都是中粮企业的,另外在各地还有各种“ 长城”,这些都是傍名牌者。长城的委托人们全国四处奔走打假,但是仿冒的“长城”还是此起彼伏。相比之下,“王朝”和“张裕”却要省心得多。
  杜康酒,因中国白酒始祖杜康而得名,更因三国曹操一句“谁能解忧、惟有杜康”而广为流传,也正是这首《短歌行》,引起了现代版的“三国之争”:伊川杜康、汝阳杜康、白水杜康都在争夺。“三国之争” 也让杜康陷入了集体困境,谁都没得到好处,如今杜康的品牌价值已经严重缩水。
  “驰名商标”是否管用
  对驰名商标的保护一直是我国学界关注的热点,山西杏花村汾酒厂是否可以援引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呢?带着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姚建军法官说,驰名商标司法认定是在个案中为保护驰名商标权利的需要而进行的法律要件事实的认定,属于认定事实的范畴。为尽量减少当事人利用驰名商标认定追逐其他不正当利益的机会,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他表示,容易导致混淆,一般包括三种情形:一是将原被告的商品完全误认;二是认为原被告的商品来源相同,为同一经营者;三是误认为原被告之间具有商业标识许可使用、参股控股、关联企业等特定的联系。
  另外,对于驰名的注册商标可给予在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上的跨类保护。其中规定的“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不应简单地从一般商标侵权的市场混淆意义上进行理解,通常都涉及因误导相关公众而减弱驰名商标的显著性或者贬损其声誉。这种界定更符合此类驰名商标的司法保护实际,更利于加强驰名商标的保护。当然,这种界定直接涉及到跨类保护的范围,不能是程度不高的“联想”。
  姚建军表示,处理该类案件应该站在历史和现实结合的背景下考量,既要保护权利人的利益,也要保护社会公众的利益,即通常而言的适度平衡原则;也要考虑当事人的主观心态,如果当事人是怀着“傍名牌”的心态恶意注册,这种情形下不应予以注册。
  山西科贝律师事务所商标代理人李燕升说,“杏花村及图”在对跨行业相似商标提出异议时未获得成功的事件表明,驰名商标的认定是一种法律状态,具有行业性和区域性,很多企业对于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功能存在很深的误解。认为只要认定了驰名商标,就可以在其生产的所有商品和服务项目上都打上“中国驰名商标”的标记进行宣传,实际上,经认定的驰名商标使用的范围仅限于其所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项目,不得随意扩大或改变范围。其在不相同类别上禁止他人使用的“跨类保护”功能是有条件限制的。无限制扩大使用和扩大保护的行为实属不正当竞争行为。
  “杏花村”的启示
  王瑜认为,商标最基本的功能是起到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基于这个功能对商标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具有显著性。
  他表示,人们熟知的名词作为商标显得非常的大众性,没有显著性,也就是最不吸引消费者眼球的商标。越是有名的名词作为商标越不吸引眼球,所以可以说“长城”不是个好商标商标的显著性和作为商标的词汇知名度成反比,词汇越没有任何人知道越具有显著性,越是通用越没有显著性。
  李燕升认为,“长城”、“杏花村”等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名词作为商标缺乏固有的显著性,当企业将此类名称作为商标使用后,为防止商标被弱化、淡化,必须付出比其他企业更大的精力去维护商标权利。
  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商标在经济活动中的威力已愈益凸显,由于缺乏商标意识,一些企业未能认清商标是重要的知识产权,导致惨痛的教训。“一方面企业对商标制度缺乏深刻的理解,另一方面某些中介打着商标保护的旗子,不正当地误导企业盲目维权,由此造成企业盲从心态。”王瑜说。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