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保护:重在交流 贵在执行——对话中欧知识产权保护项目组组长潘凯洛(Pandolfi Carlo)

总第41期 ChinaIP 文/图 罗先群发表,[综合]文章

 

  提及中、欧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活动,大家脱口而出的定是“IPR2”。而谈到“IPR2”,大家定会想到那位清瘦但睿智,儒雅而不失大气的技术援助组组长--潘凯洛。
  潘凯洛先生1959年出生于意大利的汽车之城--都灵。谈及对故乡的回忆和印象,潘凯洛兴致勃勃地描绘起那个留有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珍藏和建筑古迹的小城。都灵城市面积不及中国的众多城镇,人口约一百万。但小城的生活赋予他对人类整体文化和自然艺术独一无二的理解:特有的人文、食物、气候是众多极富历史气息且现代工业发达的城市所共有的元素。而谈到对中国的印象和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的感受,他更是感慨万分。
  潘凯洛于2008年2月加入IPR2。在加入该项目之前,他已参与过多项国际合作项目,肩负知识产权保护使命游历于欧盟各成员国之间。他曾参与欧洲专利局的国际合作活动长达15年。最初负责缔约国和欧洲专利局的已经拟定的和之后的一些后续合作项目,之后还负责协调政治争论和修改合作规划。此外,具体的工作还加入欧洲专利公约的支持,同时负责拟定新的成员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工作规划。随后,潘凯洛在布鲁塞尔建立了欧洲专利局的外联局,同时,他还负责三边合作(欧洲专利局,日本专利局和美国专利局)关系中的信息技术和知识产权项目。
  最初邀请潘凯洛先生接受本刊专访是在IPR2举行的媒体研讨会上。再次邀请是在“欧洲知识产权法律检索系统”发布会。“事不过三”的此次邀请终于让本刊如愿以偿。于是带着疑问与期待,我们就潘凯洛先生的人生阅历、IPR2的运营状况及时事热点话题走进了他在北京的办事处。
  China IP: 您曾是物理学博士,为何涉足知识产权领域?
  潘凯洛:谈起学校,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20年前,知识产权在大学的学科设置中并非主要的学科,而是作为二级学科出现的。刚开始我学习工业技术,后来意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我便转向专利保护领域。在欧洲,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具有技术背景的人如果对专利保护感兴趣,他便捡起知识产权然后“转行”专攻某一块。从实质上来说,专利就是用法律语言描绘技术本身。
  China IP: 您来中国是机构派遣的吗?目前的工作状态怎样?
  潘凯洛:我自己申请的IPR2这份工作。多年以来,我一直参与中国和欧洲的合作项目。我事业的全部都投入于各种国际合作中。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93年,时值中、欧双方互派官员进行交流学习。2007年我申请了IPR2这份工作,如今IPR2项目进驻北京这座充满魅力的城市已经两年多了。其合作的机构主要有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版权局、国家知识产权等13家政府机关和部门,另外还包括好几家知识产权代理机构。工作的重点就是知识产权执法。今年是中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的第三年,也是IPR2运作的第三年。IPR2及其合作伙伴积极参与到中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当中,这使我们的工作充满活力和生趣。
  China IP: IPR2作为中、欧知识产权合作的重要项目,所提供的技术支持具体有哪些?其意义何在?
  潘凯洛:提供技术支持是IPR2的核心工作。我们将中、欧知识产权专家和政府官员组织在一起,共同商讨法律修改、执行和培训。双方的交流澄清了知识产权保护框架的范畴,增强了知识产权执法信心。交流所产生的成果归相关机构所有,部分成果与公众和企业共享。
  双方就提交到桌面的问题交换意见和观点,目的是为知识产权注入新的血液。交流的另一个重点就是让欧洲的专家和中国的专家聚集在一起,欧洲专家阐述欧洲法律实施的途径和方法,中国专家阐述中国法律实施的途径和方法。此种途径让双方达到共同理解或更好理解不同政治体制下法律实施的过程。
  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从事和知识产权的合作活动相关的工作。此份工作对我而言意义匪浅。知识产权保护随着国际贸易发展的需求日显重要。加强知识产权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为国际贸易的发展减少障碍与冲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因此,通过国际合作解决知识产权问题上的冲突对双方的投资来说是百益而无一害的。
  China IP: IPR2有别于IPR1的地方体现在哪些方面?您对IPR3有哪些准备和展望?
  潘凯洛:中- 欧知识产权保护项目(一期)在2004年结束,该项目执行期间正值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际,故工作的重点放在协调知识产权规范,使之与国际规则一致。之后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合作由中欧世贸项目继续进行,该项目始于2004年,截止于2009年。中欧世贸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与贸易相关的技术援助项目,其涉及中国-欧盟贸易关系项下的重要对话,包含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内容中的知识产权。中欧世贸项目将知识产议题整合在世界贸易组织更广泛的框架下,并建立在中国-欧盟知识产权保护项目(一期)的成果上。随着中国-欧盟知识产权保护项目(二期)的开展,所有在中欧世贸项目下进行的知识产权相关活动都随之移至该新项目下。对于IPR3,中国和欧盟正在寻找中国-欧盟知识产权保护项目(三期)的合作机会。目前还不能给出确切的答复。但如果IPR3项目成立,我就可以用中文跟你们交流了。
  China IP: 我们采访过很多在华外企,他们反应企业在维权方面常会遇到地方保护的现象,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潘凯洛:中国企业正以一种有效的方式使用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是商业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欧洲绝大部分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时,它们并没有做好有效使用当地知识产权的准备工作。这正是问题的所在。每个进入他国从事经营活动的企业都应适应当地的法律体系。相关调查显示的数据表明,中国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居多,其次是美国。知识产权的使用也是极富竞争性的。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执法体系,知识产权的执法尤为复杂。在高度竞争的商业环境下,既然我们不能改变一种法律体制,我们就应该适应它。
  China IP: 在5月25日举行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知识产权成为三大讨论话题之一,美国将中国列为“国际盗版观察名单”,您对此作何评价?
  潘凯洛:知识产权在国际事务上不单单是一个法律问题,它涉及到国家的政治经济背景。在华的外国企业曾一度认为有时他们无法得到公平的待遇。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也是如此,而公正的待遇是正当竞争的基础。
  中国知识产权的发展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开始稳步发展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由中央政府颁布,由地方各级机关执行,因而水平上存在差异。已实施三年的中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推行至2020年,这将给企业创造更完善、更公平的知识产权执法环境。
  China IP: 您如何理解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和发展的现状?
  潘凯洛:知识产权保护不仅在中国,在许多国家都是严重的问题。中国和欧盟都将此作为贸易议事日程的关键议题。此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也涉及知识产权内容。知识产权已成为政治斡旋和商业斗争的重要武器。
  欧盟在其《里斯本议程》中指明“新知识主导经济的挑战”,并为其自身建立了宏大的目标---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和活力的知识主导经济”。2008年的中国《国家知识产权》通过指明“知识产权日益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成为建设创新性国家的重要支撑和掌握发展主动权的关键”,也确立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
  中国知识产权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一方面,中国知识产权相关领域申请提交量以两位数的速度逐年增长。中国企业正将所拥有的自主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无形的商业资产和商业工具加以运用。另一方面,政策上的支持提高了知识产权的质量,确保了法律的确定性,提升了中国自主研发技术和品牌的能力。在此背景下,中国知识产权的发展将会在现有的成就上取得更长足的进步。

  注:IPR2即中国-欧盟知识产权保护项目二期,是欧盟委员会与中国商务部共同出资1600多万欧元组建的知识产权技术援助小组。该项目于2007年启动,为期四年;旨在通过为中国立法、司法、行政执法机构和部门提供技术援助来提高中国知识产权执法力度。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