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著作权法中法人著作相关问题——从大清著作权律谈起

总第45期 文/萧雄淋 台湾北辰著作权事务所律师 台北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发表,[著作权]文章

  一、大清著作权律的规定
  大清著作权律对于法人是否得为著作人,未为直接明文。大清著作权律第8条规定,依当时学者秦瑞玠解释:“本条为法人所有著作权之规定。”“著作与发行,本属两事,一人兼之亦可,分属于二人亦可。日本著作权法第6条云,以官公衙、学校等团体著作之名义而发行之著作物,其著作权专有至30年。本条不云以著作之名义而发行,只云以官署等出名发行之著作,似非官署等自己所有之著作,不过由官署居发行之名,为其发行者,而非为其著作者。然官署等虽非自然人,而亦得如自然人之有著作。实例甚多,如各署统计年鉴、各校讲义及一览表等皆是。故本条所云,应解为官署学校等自己著作而自己发行之者,此等著作权为官署等法人所有,而法人非如有形,得定其生存死亡期间,故只可于发行之始起算,共满30年。”
  我国著作权法最早起源于前清宣统2年(1910年)之著作权律,而学者秦瑞玠之见解,引日本著作权法第6条规定,认为本条系“法人著作”之规定,甚有启示。因为1910之大清著作权律第5条规定:“著作权归著作人终身有之;又著作人身故,得由承继人继续至30年。”如果法人仅系承受自然人之著作权,而非著作人本身,则著作权应为著作人终身加死亡后30年,而非仅为30年。
  二、大清著作权律对北洋政府及国民政府立法的影响
  自《大清著作权律》制定颁布迄1949年间,北洋政府及国民政府有关法人著作之立法如下:
  1 、1915 年北洋政府之著作权法,大抵沿袭1910年《大清著作权律》规定。著作权原则上归著作人所有(第4条至第6条)。而于第7条规定:“以官署、学校、公司、局所、寺院、会所之名义发行之著作,其著作权亦得享有30年。”与大著作权律第8条规定,实质内容相同,仅文字作枝节之修正。
  2 、1928 年国民政府之著作权法,立法精神承袭北洋政府之著作权法,著作权原则上归属著作人(第4条、第5条)。而于第7条规定:“著作物系用官署、学校、公司、会所或其它法人或团体名义者,其著作权之年限亦为30年。”
  本条规定,依当时的司法院24年院字第1366号解释:“著作物用著作人个人之真实姓名,由官署、法人或团体等,呈请注册为该著作权之所有人者,究与著作物单纯用官署等名义者不同,其著作权享有之年限,应依著作人就该著作物于注册后是否仍享有何种利益定之。若系由著作人将著作物全部转让于官署、法人或团体。不再享受何种利益,则著作权已全属于官署、法人或团体,其享受之年限,应依著作权法第7条之规定,为30年。倘著作人于法人或团体呈请注册后,仍享受著作物之利益,(如抽收版税等),则其著作权与原著作人并未脱杂关系,应依同法第4条、第5条之规定,为其享有之期间。”
  司法院该项解释,似乎认为如果著作系以官署、学校、公司、会所或其它法人或团体名义者,依第7条规定,其著作权之年限为30年。然而,如果著作非以官署、学校、公司、会所或其它法人或团体名义者,而系以创作者个人名义出版发行,仅著作权转让官署、学校、公司、会所或其它法人或团体名义者,其著作权之年限亦为30年。此项解释,似缺乏依据。盖著作如果非以官署、学校、公司、会所或其它法人或团体为著作人名义者,即不宜适用1928年著作权法第7条之规定,何以其著作权之年限亦为30年?应为原著作人终身加30年,方为合理。
  3、1944年修正之著作权法第7条规定:“著作物用官署、学校、公司、会所或其它法人或团体名义者,其著作权之年限为30年。”内容与1928年之著作权法第7条同,仅部分文字有所修正。
  4、1949年著作权法的修正,对于前述著作权法第7条规定无修正。
  三、1949年后台湾著作权法的演变1949年“国民政府”在台湾,著作权法陆续有多次的修正,有关法人著作之规定如下:
  1 、1964年著作权法修正,对于前述著作权法第7条规定,并无修正。
  2、1985年之著作权法第10条规定:“出资聘人完成之著作,其著作权归出资人享有之。但当事人间另有约定者,从其约定。”本条规定,大抵承袭1964年著作权法第16条规定,仅将1964年著作权法16条之“出资聘人所成之著作物”,修改为“出资聘人完成之著作”而已。而值得注意的是,1985年之著作权法第10条规定,所谓“出资聘人完成著作”,实务上认为,此不仅包含出资者为自然人或实际著作人为自然人之情形,尚包含出资者为法人或实际创作者为法人之情形在内。
  3、1990年修正之著作权法,对1985年著作权法第10条及第11条规定,并无作成任何修正。
  4、1992年著作权法对过去从大清著作权律以来的著作权法架构,作出全面更动,对于是否应有所谓“法人著作“之问题,在台湾立法机关,引起激烈的辩论。最后折冲出来之规定为1 9 9 2 年著作权法第11条规定:“法人之受雇人,在法人之企划下,完成其职务上之著作,以该受雇人为著作人。但契约约定以法人或其代表人为著作人者,从其约定。”第12条规定:“受聘人在出资人之企划下完成之著作,除前条形外,以该受聘人为著作人。但契约约定以出资人或其代表人为著作人者,从其约定。”此一规定,明显发生下列问题:
  (1)依1992年著作权法第11条及第12条规定,出资聘人完成著作,如出资人与受雇人或受聘人未为约定,则所完成之著作其著作人格权及著作财产权均属受雇人或受聘人,显然与世界各国著作权法通例相违。盖美国著作权法之出资聘人完成著作,出资人原则上享有著作人格权及著作财产权。日本、中国大陆、美国原则均承认法人得为著作人,且仅符合一定之要件,法人即得为著作人,无须特别约定。德国虽然不承认法人得为著作人,但在职务关系完成之著作,法人仍得拥有不受限制之利用权。故至少在著作财产权方面,1992年台湾著作权法第11条、第12条可能系全世界最不利于出资人的规定。
  (2)依大清著作权律迄1992年著作权法修正前之旧法,法人无须依赖与原创作者之约定,即当然享有著作人格权及著作财产权,且其他出资人亦无须约定即当然享有著作财产权;1992年著作权法则正好相反,如无约定,无论法人或其他出资人,均不得享有著作人格权或著作财产权。而依著作权法第111条规定,在新旧法过渡期间,则以“著作完成日”作应适用新法或旧法之分界,此将造成许多不公平。例如:A公司于1990年1月聘请职员甲为其完成某著作,该著作预计三年完成,A公司因信任法律,故与甲之间并未为著作权归属之约定。在1992年旧法时期因该著作尚未完成,不能产生著作权(著作权法第13条),而在1993年1月该著作完成之时,则已属适用新法之时期,著作权因A公司与职员甲未为著作权归属之约定,而归属职员甲所有,此对A公司甚不公平。实务上常发生在旧法时期受聘于软件公司之程序设计师,在新法时期离职,离职后不仅将在原公司开发之软件拷贝而自行成立公司贩卖之,且进一步禁止原公司继续生产、销售该软件或再进一步予以研发,否则将追诉就其姓名表示权及同一性保持权之侵害责任,此__对国内软件产业造成极大困扰。
  (3)在1992年6月12日著作权法生效后,由于公司须与员工签约,以确保其著作权益,此在与新进员工间之缔约,尚能顺利进行,但在与旧有员工签约时,由于劳工意识高涨,往往造成不少反弹,使劳资关系恶劣。
  5 、1998 年,为了因应1992 年著作权法对资方的不利地位,又修正著作权法,于著作权法第11条规定:“受雇人于职务上完成之著作,以该受雇人为著作人。但契约约定以雇用人为著作人者,从其约定(第1 项)。”“依前项规定,以受雇人为著作人者,其著作财产权归雇用人享有。但契约约定其著作财产权归受雇人享有者,从其约定(第2项)。”“前二项所称受雇人,包括公务员(第3项)。”第12条规定:“出资聘请他人完成之著作,除前条情形外,以该受聘人为著作人。但契约约定以出资人为著作人者,从其约定(第1项)。”“依前项规定,以受聘人为著作人者,其著作财产权依契约约定归受聘人或出资人享有。未约定著作财产权之归属者,其著作财产权归受聘人享有( 第2项)。”“依前项规定著作财产权归受聘人享有者,出资人得利用该著作(第3项)。”上述规定,迄今并未再作修正。
  四、两岸著作权法有关法人著作之评论
  1、对大陆著作权法有关法人著作之评论大陆著作权法于1990 年正式制定, 由于受到“ 版权传统”(copyright tradition)和“作者权传统” (author’s right tradition)之双重影响,再加上又有若干属于自己特色的独创规定。此外,大陆的著作权法规,不以著作权法为限,尚有其它法规,如“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计算器软件保护条例”等,此其它法规,其规定虽属于补充性质,但具有实质上之著作权法规定效力。又最高人民法院之解释,亦扮演一定之角色。因而,了解大陆著作权法,不能仅由著作权法规定去了解,尚应就相关法规及司法解释去理解。
  大陆著作权法有关法人著作之规定,有下列启示:
  (1)大陆著作权法对是否成立法人著作,于学说虽有所争论,而有学者强力否定法人得作为著作人。然而,在立法上基于“有的作品是在法人或者其它组织的主持下创作的,体现了法人或者其它组织的意志,并不是执笔者的个人意志,并由该法人或者组织承担作品的责任。特别是有些作品的创作,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个人一般不能完成这项任务。法人作为法律拟制的人,同自然人一样,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所以能够成为作者。基于职务著作及集体创作之数量日愈庞大,大陆著作权法最后亦承认法人著作。此一现象与理由,在台湾著作权法亦属存在,台湾著作权法基于同一理由,承认法人著作,或亦有其必要。
  (2)大陆著作权法承认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得为著作人,然而个人并非组织,如果个人为出资者,且一样“由出资者主持,由出资者之意志创作,且由出资者承担责任”,是否出资者得为著作人?日本及台湾著作权法均承认非实际创作之个人之出资者,在某一条件下,亦可能为著作人。依大陆著作权法第11条第2项似无可能。然而大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除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外,由他人执笔,本人审阅定稿并以本人名义发表的报告、讲话等作品,著作权归报告人或者讲话人享有,著作权人可以支付执笔人适当报酬。非创作者之自然人,亦得成为著作人。”法律规定与司法解释,似有不同之处。台湾著作权法第12条允许自然人之出资者,在一定条件下成为著作人,亦有必要。然而如何防止非属于工商业务所需要之职务著作,而系收买他人之学术著作据为己有,值得立法者深思。
  (3)在大陆著作权法,法人著作与委托著作分离规定,此与美国、日本之规定不同。此规定有其优点。然而缺点为如部分学者所疵议者,有部分情形,究系为法人著作抑或职务著作,界限不明。大陆著作权法将法人著作与职务著作分立之情形,其优劣点值得进一步观察。
  2、台著作权法法人著作评论
  (1)法人著作是否承认之问题有关法人得否为著作人, 在1992年著作权法修正时,曾有极大的争论,迄今仍有学者认为法人不宜为著作人。然而,基于下列观点,台湾著作权法比大陆著作权法更需要法人著作制度:
  A、就公约而论
  a、伯恩公约之参加国,有大陆法系之“作者权传统”(author’s right tradition)国家,如德国,亦有英美法系之“版权传统”(copyright tradition)之美国。伯恩公约并未明确规定,著作之著作人应为自然人或法人。在伯恩公约国家,同盟中许多国家明示或暗示,著作之著作人应限于自然人,但有重要的例外,特别是英美法系国家。足见伯恩公约对此一问题未表明态度。而承袭伯恩公约精神的世界著作权保护条约(WCT),亦为如此。
  b、在世界著作权公约,系以美国为主之公约,并未排斥法人得为著作人。1961年罗马公约更强调录音物之权利人为录音物之制作人,此制作人系最初固定表演之音或其它之音的自然人或法人(第3条(c)项)。此所谓“最初固定表演之音声或其它之音声”之录制品,其强调乃工业活动,而非个人活动。法人之受雇人在其职务范围内录制声音,应认为作为雇主的法人为制作人。而承袭罗马公约精神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及录音物条约(WPPT),亦然。基于台湾著作权法有关录音系以著作权加以保护,而非如同大陆著作权法以著作邻接权加以保护,则承认法人得为著作人,至少在录音著作之保护上,较符罗马公约和WPPT之精神。
  B、 就各国立法例而论
  目前各国立法例中,美、日、南韩、中国大陆、荷兰、澳洲、英国之立法例,均承认法人著作存在,而在德国、法国法,仅承认自然人得为著作人。基于1910年大清著作权律受日本1899年旧著作权法之影响,1992年台湾著作权法受日本1970年著作权法及1987年南韩著作权法之影响,在整体法制之面向观察,承认法人得为著作人,较能在法制继受上不致产生断裂。且台湾与美国、中国大陆、日本之著作权贸易最为大宗,在法制上,亦不宜相差太大,故从立法例之继受及贸易政策之采择上,台湾著作权法之立法,亦宜承认法人得为著作人。
  C、 就立法沿革而论
  自1910年之大清著作权律第8条之草案说明及著作权律立法后之学者论述,均已承认法人著作存在,其后该规定亦一直延续适用,在1990年台湾高等法院79年上易字第3451号判决,亦承认法人亦得为出资聘人完成著作之受聘人,法人亦得创作著作,而台湾主管机关函释亦承认法人得为著作人。虽然于1992年著作权法修法过程中,对于法人是否得为著作人发生争论,然而既然长期已有承认法人著作之事实,如果将来立法不承认法人著作,则法人先前已为著作人,将依何理论而消灭?过去承认法人著作,在实务上并无扞格之处,如果贸然不承认法人著作存在,反而在实务上将产生问题。
  (2)法人著作系依一定要件而存在,抑或依约定而存在?
  依台湾著作权法第11条第1项规定:“受雇人于职务上完成之著作,以该受雇人为著作人。但契约约定以雇用人为著作人者,从其约定。”第12条第1项规定:“出资聘请他人完成之著作,除前条情形外,以该受聘人为著作人。但契约约定以出资人为著作人者,从其约定。”依此二规定,职务著作原则上以受雇人或受聘人为著作人,但如果有约定,则受雇人或出资人亦得为著作人。
  然而依美国著作权法第201条b项、日本著作权法第15条第1项规定、南韩著作权法第9条规定、大陆著作权法第11条第3项规定,均系须依一定要件始得成为“法人著作”,而非系依赖约定。台湾著作权法第21条规定:“著作人格权专属于著作人本身,不得让与或继承。”依台湾著作权法第11条及第12条规定,实际创作之受雇人或受聘人,本为“著作人”,因“约定”而不再成为“著作人”,不得拥有著作人格权,此与著作人格权之让与无异,台湾著作权法第11条及第12条之立法理论,显有矛盾,似应检讨。
  此外,如果受雇人在雇用人企划下,于职务上完成著作,预定以受雇人名义发表,如果仍须依约定,法人方为著作人。则于台湾中小企业内,雇主与受雇人间,不见得人人均订有书面契约,如果雇用人仍不能修改受雇人之著作,或以法人之名义发表,实务上仍有困扰。
  尤其在公法人之受雇人,往往与公法人间未具备有关职务著作之契约,而公法人之职员在职务上完成之著作,公法人之主管往往予以大加修改,如果谓此时仍然以受雇人为著作人,实在难以理解。因此,在法人著作,应依一定条件而以法人为著作人或“视为”著作人,方属合理。
  至于应规定为以法人“为”著作人,或以法人“视为”著作人?美国法及中国大陆规定“视为”著作人,日本及南韩法,并无“视为”字样。为平衡“作者权传统”与“版权传统”对法人著作理论的冲突,应将法人“视为”著作人为妥。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