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制度中的“斯芬克斯之谜”

总第45期 文/吴琼 康信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合伙人、律师发表,[商标]文章

  古希腊神话中的斯芬克斯是一个背上长着翅膀,上半身是美女,下半身却是狮身的怪物。她向每一个过路人都出一个谜语:“在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间用三只脚走路。在一切生物中这是唯一的用不同数目的脚走路的生物。脚最多的时候,正是速度和力量最小的时候。”没有猜出答案的过路人都被斯芬克斯吃掉了。最后终于有一个聪明勇敢的年青人俄狄浦斯答对了这个谜:是人。为何之前的那些过路人竟猜不到谜底就是自己呢?
  细想起来,我们的商标制度中似乎也有斯芬克斯之谜的影子。
  先让我们来看这样一个连锁反应:因为在商标注册的审查中会驳回与类似商品/服务上在先申请的商标近似的商标,所以商标成为稀缺资源;因为商标成为稀缺资源,所以有人开始囤积商标,就像囤积其他稀缺资源一样;因为有囤积商标的现象,所以商标变得更加稀缺,注册中的驳回率进一步提高,也更加剧和促使了其他人也效仿囤积商标。于是导致的结果就是:真正长期使用宣传某一商标的企业可能根本无法获得这一商标的注册,因为商标已被那些抢先注册者牢牢地握在手中。反过来,那些抢先囤积商标的人虽然自己不使用,但可以坐地起价把商标当作有升值潜力的物品进行拍卖,甚至以此要挟实际使用者。
  虽然有连续三年不使用撤销的制度,但是必须是在商标注册满三年的情况下提出,并且对于使用证据的充分性和真实性往往是难于考察衡量的,因此也不足以遏制囤积商标的现象继续恶化。
  那么造成这一恶性循环的罪魁祸首是谁呢?可能有人觉得应当痛斥并惩罚那些在先抢注商标的人。的确有些抢注人是明知此商标是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商标而故意去抢注的;此外,也有不少抢注人并不知道别人使用的情况,只是抱着“先把好点的商标囤积起来”的心态大量申请商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似乎“抢注”又是商标制度所鼓励的,因为我们实行“申请在先原则”,其导向和暗示就是:不管你现在用不用,以后用不用,反正只要你先注册,就先获得保护,否则就只能“望标兴叹”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并非是那些抢注人道德低下,而是我们的商标制度的导向出现了偏差。
  有人不禁要问:“我们的商标注册程序到底保护了谁?保护了什么?商标注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也许就是我们商标制度中的“斯芬克斯之谜”。
  其实,商标的本质是代表企业商誉的载体,因此商标价值的高低取决于其所承载的企业商誉的好坏。所以我们的商标法真正保护的客体应当是商标背后企业的商誉,而非商标本身,因为没有商誉的商标就像一个没有灵魂也没有生命的躯壳。只有看透这一点,才能够理解不能“为了商标商标”。事实上,商标的生命力来自企业的经营,商标的诞生、成长、演化、兴盛、衰落或灭亡,都源自企业的每一步发展和决策。因此,在商标的一生中,主角应当是企业自己,而非政府行政管理机关。
  以上述对于商标本质的诠释作为前提,商标注册的目的应当更多地在于“公示权利”,而非“授予权利”。因为企业对于某个商标的权利并非来自商标局颁发的注册证,而应来自企业实际的市场活动与经营所积累的商誉。
  我们的立法者,虽然不必像希腊神话中那些过路人一样担心被斯芬克斯怪物吃掉,但是当面对我们商标制度中的“斯芬克斯之谜”的时候,如果没有坚定地给出正确的答案,恐怕会有更多的企业陷入商标的怪圈之中无法自拔。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